觀點投書:臺灣的地位未定嗎?教科書是補腦還是洗腦?

2019-09-02 06:00

? 人氣

國民黨立委林奕華(左起)、蔣乃辛、全教產理事長黃耀南、立委陳學聖、柯志恩召開「落實108多元選修課綱精神,增置高中職教師員額至3人」記者會。(顏麟宇攝)

國民黨立委林奕華(左起)、蔣乃辛、全教產理事長黃耀南、立委陳學聖、柯志恩召開「落實108多元選修課綱精神,增置高中職教師員額至3人」記者會。(顏麟宇攝)

新的學期開學了,然而,我們這個國家卻迎來一個很可悲的偽歷史,而這個偽歷史卻還是堂堂全國學生均一使用的教科書,您說,悲不悲呢?

根據108新課綱編寫且已審查過關的眾家高中第一冊歷史課本,居然「不約而同」地宣稱「台灣主權未定論」,此舉不但引起學界熱議,也讓我們這些普羅百姓譁然。試想:如果到現在為止,我們土生土長這麼多年的這塊土地,其主權居然還屬於未定狀態的話,那末,我們到底是立足在什麼地方呢?追溯這些教科書出版社編寫的「初衷」,言下之意多是「課本是課綱委員審定」,有問題應該請教國家教育院。很顯然地,現在民進黨政府掌控著的國家機器,正在無聲無息地進行著一場思想改造的「文化台獨」革命,不僅利用公權力進行思想審查,還將之形諸文字,深植未來年輕學子的大腦深處。

不可否認地,世界各國無不借助教育這個思想改造的大工程,針對己身國家的莘莘學子進行智識、技能,以及更重要的,是人格發展的打造,因為,誠如綠營人士最厭惡的蔣介石先生所言:「有健全的國民,才有健全的民族;有健全的民族,才能建設富強的國家。」顯然綠營人士將這句話聽進去了,還將其倒裝成「沒有健全的國民,就沒有健全的民族;沒有健全的民族,就不能建設富強的國家」─而這個國家就是他們口口聲聲所講的中華民國。

倘若能夠成功扭曲掉年輕世代的價值觀及歷史觀,何愁顛覆不成,就算是要建立新的國號,恐怕也是指日可待的事情。因此,有心人士便自25年前的4月10日開始,假借「教育改革」之名,行「思想改造」之實。此一企圖,或許可以從李登輝前總統曾公開說過,希望能有四分之三的人,自認為自己是台灣人不是中國人,或可得窺一二。台灣人是不是中國人,這不是本文所要探討的重點,在此略而不提。但是,攸關史實的論述,尤其是攸關健全國民的教科書,其論述若是如此不堪,請問,我們國家還會有希望嗎?

20190810-108新課綱解析座談會,教育部長潘文忠出席。(盧逸峰攝)
20190810-108新課綱解析座談會,教育部長潘文忠出席。(盧逸峰攝)

作為一國教育最重要文本的教科書,居然宣稱「台灣主權未定論」,還指出《中日和約》裡日本「只宣布放棄台澎,並未說明將主權移交中華民國」。這種公然將謬誤當成真實,還想誤導年輕學子的歹毒行徑,真是人神共憤。讓我們來看看證據吧!眾所周知,1895年的《馬關條約》將臺灣(及其附屬島嶼)與澎湖主權,割讓予日本,日本據此出兵占領臺灣,並且殖民了50年之久。割讓期間的臺灣還「旁觀」了中華民國面對日本蠻橫侵略長達八年的艱辛對抗過程,這段期間正好與二次世界大戰當中的六年相重疊。正是因為當時的中華民國堅決且有效地抵禦日本皇軍鐵蹄蹂躪的形象,贏得當時共同對抗軸心國侵略的諸多國家敬重,適才有後來1943年11月底,中、美、英三國在埃及開羅舉行戰時領袖高峰會,並於12月1日共同發布之《開羅宣言》。《開羅宣言》決定盟軍共同擊敗日本,且日本須將竊自中華民國的領土,包括東北四省、臺灣及澎湖群島歸還中華民國。戰後世界各國於1951年9月4日在舊金山召開對日和約會議,但由於英國的反對,中華民國最終未能與會。

但值得注意的是,根據《舊金山和約》第4條,日本接受美國軍政府(亦即嗣後麥帥領導的盟軍總部)對於日本依該約第2條之要求,放棄其對土地的一切安排。再依據「麥帥第一號命令」及日本向中國戰區投降文書,臺澎日軍要向中國戰區的蔣介石委員長投降,蔣委員長再以「中國戰區最高統帥第一號命令」委派臺灣行政長官陳儀接受當時日本在臺總督安藤利吉的投降。《舊金山和約》第26條又規定未到舊金山簽署合約而與日本交戰過的國家,另與日本簽訂和《舊金山和約》法律效力相同之國際條約。原本極有可能胎死腹中的《中日和約》,卻因為隨後爆發的韓戰而燃起了生機。其時的美國,為了仰賴中華民國的軍政幫助,便在《舊金山和約》即將換文生效前的7小時,逼迫日本與我國簽署《中日和約》。

《中日和約》其中的第2條便提及:日本放棄對台灣、澎湖、西沙、南沙的主權。第4條也提及:確認林森主席對日宣戰布告所提,兩國在1941年12月9日以前的一切條約、協定(包括《馬關條約》)均失效。第10條更提到:確認台澎地區人民具有中華民國國籍。同日生效的照會第一號載明:《中日和約》適用的範圍,包括現在或未來中華民國控制下的全部領土。試問,如此明確的歷史文件,史跡斑斑,還可以狡辯嗎?還可以無良至此地向我們的孩子們說「台灣主權未定」嗎?

十分諷刺的是,蔡英文總統曾於綠營人士惡意發動的「反課綱活動」中,在其臉書寫道:「給孩子一個健全的教育環境和客觀的歷史,原本應是大人的責任。」

結果,事實擺在眼前,寫這句話的大人,及其一干共犯結構,卻正在惡意且歹毒地提供我們下一代一個訛誤且顛覆的教育環境和歷史!擺在眼前的是,現今臺灣社會不會有政客們刻意煽動而為的「反108課綱活動」(似乎訴諸於煽惑暴動的政治手段始終非為中道人士之所當為),所以,蔡政府急忙在明年可能的政權再次交替之前,趕鴨子上架,匆促且草率地強推備受爭議的108新課綱上市。然而,我們大人能夠為我們的孩子們做的,就只是在2020年總統及立委大選的投票箱中,投入反對的那一票,徹底下架這個包藏禍心的「那個政府」,沒有辦法,民主政治的最高精神便是在於票匭中的票數多寡,而且是可以撥亂反正的那些票,否則許多政治、歷史學者擔心的「民主政治之脆弱」就會發生在人民集體之無感與無知當下。

*作者為國中教師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