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駿觀點:「同心圓『史觀』」是台灣史學界的恥辱柱

2019-09-04 06:30

? 人氣

杜正勝提出「同心圓史觀」,被作者指為蔡英文為了宣揚台獨理念所使用的工具。(資料照,柯承惠攝)

杜正勝提出「同心圓史觀」,被作者指為蔡英文為了宣揚台獨理念所使用的工具。(資料照,柯承惠攝)

108新課綱正式啟用,蔡英文為了宣揚台獨理念,採用所謂的「同心圓」史觀,108新課綱成為宣揚此理念的尖兵,歷史課本充滿「台灣地位未定論」等民進黨的政治語言,並且將台灣史和中國史切割開來,中國史歸屬於東亞史。不知是以「史觀」宣揚「理念」,還是以「瞎掰」加強「妄想」?

20190828-智慧顯示展,總統蔡英文出席。(盧逸峰攝)
作者認為,蔡英文為了宣揚台獨理念,採用所謂的「同心圓」史觀,108新課綱成為宣揚此理念的尖兵。(資料照,盧逸峰攝)

不根據事實就是妄想,沒有史觀

歷史是人類群體過往活動的紀錄,是已發生而客觀(外在於個人)存在的事實,不以個人意志為轉移,有縱貫的來龍去脈,若是不先了解此脈絡,憑空點出個圓心,根本這個圓心也無從定義,哪裡會有什麼同心圓?全是瞎掰。不是事實的就不會是歷史,不是從歷史出發的,就不可能有「史觀」,只能是虛無縹緲的「妄想觀」。這是有史學專業的道理可以論說的!

搞出同心圓史觀的歷史學者其實是對自己最大的侮辱猶不自知,等於否定了自己學習了幾十年的專業以及因此專業而獲得的榮譽,無異痛罵自己瞎混幾十年,所學都是瞎扯淡,因所學而能當上的部長也是扯淡的瞎部長。一個學了幾十年的專業被自己幡然否定,那麼,自己瞎混了那麼多年,欺世盜名,又是什麼玩意兒?不是連自己的先人都侮辱了嗎?想過否?搞了幾十年的上古史,聽過「無忝爾所生」嗎?

確立「台灣主體意識」的教育走向,是杜正勝在教育史上留下的重大影響,許多讀著依據「同心圓史觀」所修訂的歷史課本長大的鄉民認為,杜正勝以前都被媒體汙名化,他應該是最有台灣主體意識的部長。(取自成功大學)
前教育部部長杜正勝提出史學觀點「同心圓史觀」。(取自成功大學)

「台灣地位未定論」為「同心圓妄想」張目

若要以台灣為中心,把中國當成外國放在東亞史,那就要先拿出事實證明台灣不屬於中國,就是要先能夠在客觀事實上打破目前「兩岸同屬一個中國」的事實與現實,亦即要能夠打破《中美建交公報》,讓美國同時承認海峽兩岸為兩個國家。要等到事實發生了才有資格說「同心圓史觀」吧?否則就是違反歷史事實的妄想。

為了支持所謂的「同心圓史觀」,必須要改變一個中國的事實,「台灣地位未定論」的空想正好為其作邏輯上(不是事實上)的鋪墊。

有些歷史因年代久遠或記錄缺失,無法考證,但有關台灣地位的中外文獻汗牛充棟,車載斗量,只要大家還講個人世間的正常道理,但用正常的神智,不可能考證不出來。

在蔣介石節節敗退後,美國開始傾向主張「台灣地位未定論」。(圖/維基百科)
為了支持所謂的「同心圓史觀」,必須要改變一個中國的事實,「台灣地位未定論」的空想正好為其作邏輯上而非事實上的鋪墊。(圖/維基百科)

近代史或台灣史的在職學者有虧專業職守

台灣那麼多教近代史或台灣史的在職學者,難道沒一個神智正常的,可以將有關台灣地位的議題,根據事實與人類的正常神智公開說清楚的嗎?還是因為懼怕政治權力,擔心講了實話會影響個人國科會的津貼或在公家機關講課的收入,只好夾者尾巴,縮著腦袋,放棄做人,當個烏龜?既然怕站出來講真歷史,那還學什麼歷史專業?還配當學者或傳道授業者嗎?不是誤人子弟嗎?「我誤詩書」的標準典型!

不論是違背歷史專業搞出妄想捏造的所謂「同心圓妄想觀」者,或是見到自己的專業被踐踏糟蹋卻不敢吱一聲者,都是無恥,只是起因與表現的形式不同罷了。這些人都可謂為現代社會的士大夫,古有明訓「士大夫之無恥是謂國恥」。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