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珍專欄:蔡英文與胡適

2019-09-06 06:20

? 人氣

蔡英文總統的博士論文與學位備受質疑,結果她對質疑她的學者提起知告訴。(蔡親傑攝)

蔡英文總統的博士論文與學位備受質疑,結果她對質疑她的學者提起知告訴。(蔡親傑攝)

把胡適和蔡英文並列,委屈了胡適,抬舉了蔡英文。但在蔡英文為她的博士論文與學位「舊案」,左支右絀,對質疑她的台大退休教授賀德芬提起告訴同時,不能不提醒蔡英文,提告是不得已的最後手段,套用她自己的話「作為總統,可以講清楚的事情應該要說清楚,不需要用訴訟來證明什麼事情」。提告的結果就是換來賀德芬一句:「菜始皇登基,焚書坑儒」;還讓沒喝過洋墨水前總統陳水扁指三道四,調侃蔡英文早點論文公開,讓他也見識一下「足可拿兩個博士學位」的論文有多厲害。

「論文好到能拿兩個博士」,馬屁自己的笑話

做為總統、乃至總統候選人,蔡英文有沒有倫敦政經學院的博士論文和學位,實在不重要,中華民國憲法對總統參選人只規定年滿四十,沒有任何學歷要件,特愛譏笑蔡英文的陳水扁,不過台大法律系畢畢業;挑戰蔡英文連任的國民黨候選人韓國瑜,最高學歷政大東亞所碩士;要選不選還在搞懸疑的台灣首富郭台銘,學歷是中國海專五專部畢業。丟掉倫敦政經學院博士,蔡英文還有康乃爾法學碩士,擺出去毫不遜色。

蔡英文的問題不在博士論文與學位真偽,而在政治人物的誠信。因為她自己曾經洋洋得意自陳她二年拿到博士,指導教授甚至認為她的論文好到可以得到兩個博士學位,經過幾個小時討論,後來決定給她一個半博士。一般超過常情常理的表述就是笑話,看過笑笑就是,沒想到獨派學者認真了。

這個博士學位與她的總統職位無關,却與當年她取得教職身份有關。這也是為什麼獨派學者窮盡心力調查蔡英文論文與學位真偽,儘管疑點確實重重,但說服力依然不信者恆不信。

在大學自治落實前,國立大學教授副教授都是「部聘」,資格與升等都得由部長主持的舉行審議委員會審查通過,審查到底多嚴謹,或許見仁見智,一九八四年返台任教的蔡英文,大概找不到人幫她「關說」(其時,李登輝還是副總統,不必冒風險關說時任教育部長的李煥);一九九一年教授升等論文審查,教育部主持人是毛高文,此刻蔡英文已經是李登輝重用的幕僚之一,就算毛高文想放水,她交不出升等論文,毛高文也放行不了。

升等若能騙過政大教育部,比美《神鬼交鋒》

簡單講,如果蔡英文的博士論文和學位有問題,絕對不只她有問題,而是倫敦政經學院有問題,當年的政大和教育部都有問題;倫敦政經學院曾經出過販賣學位的醜聞;政大和教育部經過學術審議,就算假文憑騙得了人,論文總騙不了人吧?如果這都能騙得過,那蔡英文本事可比美《神鬼交鋒》裡的李奧納多,她竟創造了一個超越自己的身份。蔡英文半生從政,以博士教授身份進入總統府國安會那一刻開始,她的博士論文和學位的「利用價值」就告一段落,若非她我吹捧,拍自己的馬屁,大概不至於惹出後來這麼多事。

20190904-針對博士論文爭議,總統蔡英文4日提出相關證明文件。圖為1984年政大致教育部審核蔡英文教職公文,內文稱蔡英文「先生」為當時對教育界慣例敬稱。(總統府提供)
針對博士論文爭議,總統蔡英文4日提出相關證明文件。圖為1984年政大致教育部審核蔡英文教職公文,內文稱蔡英文「先生」為當時對教育界慣例敬稱。(總統府提供)

最奇特的是,蔡英文對她的論文和學位似乎並不那麼「珍惜」,畢業證書是二0一五年申請補發,論文則是今年六月才補送進倫敦政經學院典藏,而且,照獨派學者的調查,論文顯然還是「初稿」,而非定本,且論文與畢業證書的「原件」均告佚失。

以現在的眼光看,不珍惜論文與證明者幾稀,但這樣的「範式」於民國初年所在多有,而且愈是大學者愈不介意。比方說,大學問家陳寅恪遊學日本、美國、德國、瑞士、法國…,但他一生沒有一張文憑,在他眼中只有學問沒有文憑。

提告不能止謗,只容揄揚之輩是治理危機

再比方說,文化啟蒙旗手之一的前中研院長胡適之,一九一七年自美留學返國即以「胡博士」行世,當時已有人質疑他是「假博士」,胡適不以為意,認為質疑他學位的朋友有三類:一是期待太切而生不滿;二是生性偏窄;三是頑固成性,他們愛怎麼說由他們說,但胡適的好友朱經農不斷寫信,催促胡一定要發表他論文,證明他的確通過博士學位考試,朱經農的信從一九一九年寫到一九二0年,直到胡一度考慮應聘回哥大任教,才把論文重新修訂後於一九二二年出版(《先秦名學史》(The Development of the Logical Method in Ancient China)),論文保留一九一七年初稿的前言,增加一九二二年新增的附註;直到一九二七年他第二次赴美,交了一百冊新印行的論文,這一年才正式在哥大註冊為哲學博士。

自五四以降,胡適是影響兩三代人的「時代代言人」。
胡適一九一七年「考過博士論文考試」,直到一九二七年才把修訂印行的論文送回哥大。

胡適完成論文考試到註冊為博士,整整十年,這十年間胡適一直是「博士」,但這起「假博士公案」,胡適生前始終不與人爭辯;根據唐德剛回憶,哥大東亞圖書館館長林頓(Howard P. Linton)為紀念哥大二百周年校慶,編撰《哥倫比亞大學有關亞洲研究的博士碩士論文目錄》,於一九五七年出版,這本目錄詳盡完整,獨漏胡適論文,成了校園笑談,為什麼校方正式紀錄中沒有胡適博士論文的紀錄,連林頓都莫名所以。像不像蔡英文的論文人間蒸發?甚至有學者查遍當年該學院碩博士畢業生名冊,也找不到蔡英文的名字。

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胡適的地位早早超過這張文憑。提告不能止謗,蔡英文問題不在這張文憑,而在她眼中只容得下自己的好,看到的都是別人的壞,馬屁別人拍不夠,還要自己拍,就像她莫名其妙把購置紐約代表處大樓之功攬在自己身上一般,最後只能道歉了事。領導者身邊盡皆揄揚馬屁之輩,蔡英文治理危機有多大,可想而知。

本篇文章共 11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495

喜歡這篇文章嗎?

夏珍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