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新聞》學霸謝佩芬接到「陌生人」電話,勸進她選立委

2019-09-11 16:20

? 人氣

在留學過程,謝佩芬深深感受台灣的外交處境艱難。(郭晉瑋攝)

在留學過程,謝佩芬深深感受台灣的外交處境艱難。(郭晉瑋攝)

民進黨日前宣布徵召前吐瓦魯駐聯合國外交官謝佩芬投入台北市大安區立委選舉。《新新聞》專訪當天,這位被外界暱稱為「學霸女孩」的謝佩芬穿著簡單的白襯衫、牛仔褲,背著一只深藍色後背包現身咖啡廳,十足學生模樣。第一次打選戰,她與兩位黨中央派駐的助理,就這樣投入綠營艱困選區⋯⋯。

陌生人找上她「選立委」

「羅文嘉打給我的第一通電話,我沒接到;接通的第一句話,他問我,是不是謝佩芬?」謝佩芬訴說和羅文嘉的電話奇遇時表情靦腆。一通近乎陌生的電話,連姓名都得再三確認,結果竟是找上她「選立委」。「我猶豫了幾天,雖然一開始說過不排斥參選,但還是猶豫。平常朋友連約我出去玩,我都還要想一下,何況是要參選立委這種事。」謝佩芬說。

不過只想了兩三天,甚至沒跟家人商量就爽快地答應,「內心做了決定就去做!」

謝佩芬是台北人,一路念北一女、台大法律系、申請到哈佛法學院,求學之路極為順遂。在碩士畢業後,她短暫在律師事務所實習,之後轉進聯合國總部擔任吐瓦魯駐聯合國外交官。

工作三年後,謝佩芬進入哈佛甘迺迪政府學院就讀公共政策,這是世界頂尖、研究公共政策的學院,新加坡總理李顯龍、前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是校友,我國駐日代表謝長廷也曾到此進修。這串顯赫的學經歷,讓同學以為她會留在美國工作、申請綠卡,沒想到她卻選擇回到台灣,進入國安會工作。

「我完全沒申請過綠卡,綠卡代表的是對另一個國家的認同,我不會想效忠那個國家,不是說它不好,而是跟我的情感連結沒那麼重,我的國家認同只能是『台灣』。」謝佩芬說道。

讀書死背碰到細節就容易陣亡

不過,她也坦言,藉著參加國際營隊到國外交流,才發現世界上對於台灣人的錯誤認知有多麼嚴重。

大四那年,她到美國布朗大學參加兩岸關係研習營。當時美國人、中國人侃侃而談如何看待兩岸,不少言論都是「台灣問題應該是美國、中國協商」、「台灣是中國一部分,兩岸終究該統一」,只有她主張「台灣的未來應由台灣人決定」,但這項說法竟被美籍會議主席打斷,並稱其「非常偏激」,讓她相當不解。

進入哈佛法學院後,甚至知名國際法教授都告訴她「你們台灣人應該不想獨立吧」,諸如此類的「文化衝擊」,讓謝佩芬察覺,想要提升台灣在國際上的弱勢地位,只能讓更多台灣人站上國際舞台,這也是讓她決心參選的原因之一。「若能透過我的經驗做為橋樑,讓更多優秀台灣人躍上國際發聲,或許就有更多人能認識到台灣的處境和主張。」

談到最拿手的念書,謝佩芬笑著說:「訣竅就是先大範圍的觀察。以法律條文來說,要先讀通它的架構、背景、邏輯,太多人去死記單一條文,死背碰到細節就容易陣亡,弄通邏輯就能推算出答案。」她靠著這份專注力與觀察力,從小到大不曾補習,當同學下課趕著去南陽街時,她反而多了時間去書店看書。身為學霸,她常幫學弟妹刪修自傳,更開玩笑說,「選民服務可以幫忙考生做落點分析或是整理筆記、改自傳,畢竟都是我常做的事。」

二○一六年,國民黨立委蔣乃辛在大安區面臨十一位競爭者,最後奪下四成六選票;一八年國民黨台北市長參選人丁守中面對台北市長柯文哲、民進黨參選人姚文智的夾殺,在大安區仍開出近四成五的票數,顯見其鐵藍程度。民進黨這次派出刺客想翻轉局勢,外界多不看好。雖然謝佩芬可能吞下學霸人生的第一場敗仗,但笑容依舊燦爛。

年輕政治人物像是「服務世代」

不畏戰的原因,或許在於謝佩芬習慣從大範圍看整個局勢,「若有助於二○二○年守護台灣主權,個人成敗似乎沒那麼重要。」她說,以前想從政,大多仰賴雄厚的家族後盾或背景,但現在的年輕政治人物比較像是「服務世代」,這些人在專業領域很優秀,閒暇時候也願意投身公共事務,他們具備能力、熱情及機會,能做的遠比在專業領域上更多,不妨為台灣挺身而出。

謝佩芬小檔案
出生:1987年
現職:台北市大安區民進黨立委參選人
學歷:台灣大學法律系學士、哈佛大學甘迺迪政府學院碩士、哈佛大學法學院碩士
經歷:律師、司法官特考過關、吐瓦魯常駐聯合國代表團外交官、國安會政策研究人員、新境界智庫諮詢委員、哈佛大學台灣同學會會長

➤更多內容請看新新聞

外交實務講座 劉仕傑 謝佩芬 郭家佑
 

外交官到底都在做什麼?做外交對台灣到底有什麼幫助?這些我們不知道的事,除了報導,我們更透過三場講座,讓劉仕傑、謝佩芬、郭家佑等三位年輕世代外交工作者跟我們分享!

立即前往購票》https://www.accupass.com/go/stormglobal2019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