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於亂世有一種責任,登上北京黑名單又何妨?何韻詩驕傲擁抱「香港人認同」

2019-09-13 22:55

? 人氣

20190913-「2019年奧斯陸自由論壇-台灣」13日舉行,何韻詩主講「民主與團結的對談」。(蔡親傑攝)

20190913-「2019年奧斯陸自由論壇-台灣」13日舉行,何韻詩主講「民主與團結的對談」。(蔡親傑攝)

不需一把尺去辨別有用

還有一種有價但是無求的勇

來吧為小島 發現 動人出眾

——何韻詩〈是有種人〉

從2014年雨傘運動到今年的反送中「自由之夏」,香港知名歌手何韻詩始終站在運動第一線,卻也為此付出極大代價,在中國的演藝生涯一夕間化為烏有,廣告商與原本的娛樂圈友人也避之唯恐不及,但或許就像她歌詞裡的句子「生於亂世有種責任」,常因擁有加拿大國籍遭質疑的何韻詩,已成為代表香港反送中運動最鮮明的面孔之一。

齊上齊落的香港精神

20190913-「2019年奧斯陸自由論壇-台灣」13日舉行,何韻詩於會後作閉幕演出。(蔡親傑攝)
20190913-「2019年奧斯陸自由論壇-台灣」13日舉行,何韻詩於會後作閉幕演出。(蔡親傑攝)

何韻詩13日來台參與奧斯陸自由論壇時指出,2014年的雨傘運動,對她而言是參與社會運動的啟蒙,當時她和許多人一樣,不清楚自己在運動中的位置和角色,自然希望前方有「大台」、組織帶領群眾,但隨著雨傘運動在堅持79天後煙消雲散,是新一代的年輕人帶領受挫港人再度站出來,開展無大台、無組織卻越挫越勇的反送中運動。

談及運動期間令她最動容的時刻,何韻詩回憶自己有天深夜兩、三點在香港中上環街頭,遇見兩個待在街頭不肯離去的男孩,後來才發現兩人其實互不相識,只是因為其中一人堅持「警察不離開我就不走」,另一個男孩就說「你不走我也不走」,兩人就這麼待在剛被催淚彈侵襲過的街頭不願離開。何韻詩說,年輕人這種「齊上齊落」的團結精神讓她相當感動。

2019台北奧斯陸自由論壇:香港歌手何韻詩觀看活動現場設置的連儂牆(簡恒宇攝)
2019台北奧斯陸自由論壇:香港歌手何韻詩觀看活動現場設置的連儂牆(簡恒宇攝)

成為反送中運動的代表臉孔

而在這幾年,何韻詩自身也歷經成為中國黑名單、從主流娛樂圈出走的跌宕,但何韻詩用自己的方式繼續歌唱事業,證明不需保持中立、遠離政治也能創造無限可能——2016年6月,國際知名化妝品品牌蘭蔻(Lancôme)無預警取消與何韻詩合作的音樂會活動,她以一己之力在同時同地舉辦「有種的漂亮」音樂會:面對沒有品牌願意贊助的窘境,何韻詩成功募集300間香港本土商家的支持,照樣在紅磡體育館舉行演唱會,「我自己的狀態也比傘運時期有更多準備。」

提到反送中運動延燒近百日以來,已有逾200人遭警方控罪,其中70多人更被控暴動重罪,何韻詩指出,反送中是一場沒有面孔的運動,而她身為公眾人物的影響力,加上成長於加拿大的文化背景,都有助於她把群眾的聲音與故事傳遞給國際社會,何韻詩認為,這是她在運動中最能發揮的作用,也透過這樣的方式,與眾多付出被控代價的年輕人站在一起。

20190913-「2019年奧斯陸自由論壇-台灣」13日舉行,何韻詩與現場參與人對談。(蔡親傑攝)
20190913-「2019年奧斯陸自由論壇-台灣」13日舉行,何韻詩與現場參與人對談。(蔡親傑攝)

撤回運動不等於運動勝利

而對於香港林鄭月娥日前宣布撤回《逃犯條例》,何韻詩則指出,林鄭遲至運動爆發三個月後,才終於願意撤回條例,不只做得「太遲太少」,時間點更正值美國國會將審議《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的時刻,令港人認為港府是在政治算計下才不情願地撤回條例,對政府撤回條例的背後動機充滿不信任。

何韻詩強調,《逃犯條例》撤回並不代表這場運動的勝利,警察暴力在3個月的運動期間已然失控,社會氣氛非常無助和憤怒。何韻詩指出,人民如今期待的是香港作出徹底政治改革,並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使民眾有抗衡警方濫暴的機制,「把公義帶回香港」,若「五大訴求缺一不可」的聲音依然被無視,人民將會持續走上街頭。

 
 
 
 
 
 
 
 
 
 
 
 
 
 
 

Hocc 何韻詩(@hoccgoomusic)分享的貼文 張貼

「我是香港人」的認同不代表追求港獨

「我們不是英國人,我們不是中國人,我們是香港人(HONGKONGER)。」何韻詩曾在演講中提及,直到參與雨傘運動、與群眾站在一起的那刻,她感受到自己真正與香港這座城市產生連結,也因此定義自身的認同,但香港近年爭取民主、自治的社會運動,總會被北京貼上「港獨」標籤,何韻詩更常面臨「加拿大人有何資格干涉香港事務」的質疑。

被問及怎麼看待「香港人」的身份認同,何韻詩表示,香港基於歷史因素被賦予一國兩制的既定框架,「被兩個國家丟來丟去之後,香港人開始發展『我是香港人』的認同」,但她認為這樣的認同不應與追求港獨劃上等號,港人仍是在一國兩制的框架下,要求中國政府履行《中英聯合聲明》與《基本法》中承諾香港的高度自治,而非恣意收窄港人的自由空間,「如果這麼強大的國家連這麽基本的一點都做不到,要國際上其他國家如何相信(中共)會遵守任何承諾?」

20190913-「2019年奧斯陸自由論壇-台灣」13日舉行,何韻詩主講「民主與團結的對談」。(蔡親傑攝)
20190913-「2019年奧斯陸自由論壇-台灣」13日舉行,何韻詩主講「民主與團結的對談」。(蔡親傑攝)

「香港人才能關注香港」的謬誤

何韻詩還說,香港是個多元族群混雜的城市,很多人即使移民、離開香港,還是對這裡有很深的情感,「我生於香港、長於香港,在加拿大度過我的青春期,香港就是我的家」,而偶像與師父梅艷芳更是引領她前行的榜樣。對於眼下香港面臨的處境,何韻詩強調:「這不只是國界或公民身份的議題,我們談論的是自由、人權、法治、公義的普世價值,凡是相信、認同這些價值,不管你是台灣人、美國人或來自任何地方,都應該要關注香港。」

結束台灣行程後,何韻詩將馬不停蹄轉往美國,與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出席美國國會及行政當局中國委員會(CECC)舉辦的聽證會,提供反送中運動的第一手觀察,但即使離開香港數千公里遠,她口中說的、心心念念的,還是那個數千公里外的香江,期待「這片地終再看到那艷陽高飛」。

本篇文章共 4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490

喜歡這篇文章嗎?

鍾巧庭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