諾貝爾和平獎提名》敘利亞內戰煉獄裡的無私天使 Netflix以紀錄片向「白盔隊」致敬

2016-10-05 08:00

? 人氣

「救人一命就等於救了全人類,這就是我們的宗旨。」──《白盔隊》

頭頂安全盔、一身工裝的男人們圍成一圈,倚著水泥碎塊正準備吃午餐,突然一陣天搖地動,攝影師還沒站穩,男人們早已丟下食物,衝進滾滾飛煙。

這是「敘利亞民防隊」(Syrian Civil Defense)成員的日常生活場景,自2013年成立以來,他們總是第一時間衝進受內戰交火波及而塌陷的建築,憑著基本救難裝備,3年來救出近6萬名敘利亞老百姓,由於成員一律戴著醒目的白色頭盔,因此也被暱稱為「白盔隊」(The White Helmets)。

敘利亞白盔隊。(美聯社)
敘利亞白盔隊。(美聯社)

「我的孩子跟別人的孩子有什麼分別?他們不都是無辜的嗎?」──《白盔隊》

近日網路流傳一段救援影片,一位渾身泥屑的白盔隊成員,成功救出1名才剛滿月的女嬰,確定她還有生命跡象後忍不住嚎啕大哭。2014年,白盔隊也有類似經驗,眾人不屈不撓挖掘16小時後,奇蹟救出僅出生10天的男嬰,這名男嬰被稱為「奇蹟寶寶」(Miracle baby),救出他的隊員都不禁哽咽落淚。「確認所有人都出來以前,我們絕不會停下。」。

敘利亞內戰延燒至第6年,白盔隊的動人事蹟也不斷傳到國際社會耳裡,曾獲奧斯卡金像獎提名的導演艾希德勒(Orlando von Einsiedel)深受感動,飛往敘利亞跟拍5個星期,將這群平民英雄的身影留在《白盔隊》(White Helmets)紀錄片。

「我們做了心理準備,但戰爭摧殘的情況太驚人,完全超出我們的想像」《白盔隊》製片納塔西賈拉(Joanna Natasegara)形容她所見到的白盔隊,「數年來,他們每天都要面對人世最殘酷的景象,竟然還能保持著不可動搖的決心,一直持續救援工作。」

白盔隊近3,000名成員都是當地居民,自敘利亞內戰開始2年後投入救援行動,奮力營救和他們一樣的平民百姓。但這也是「世上最危險的工作」,因為他們都是俄國與敘利亞政府軍空襲的目標,3年來已折損145名成員,包括因救出「奇蹟寶寶」而成名的哈拉赫(Khaled Omran Harrah)也躲不過砲彈,於今年8月11日死於空襲,得年僅31歲。

救出奇蹟寶寶而感動落淚的哈拉赫,已在2016年8月命喪彈火下。

納塔西賈拉說:「在這黑暗至極的世界,白盔隊的存在堅定了我們對美好人性的信念,更能鼓勵我們繼續為信念而奮鬥。」艾希德勒的劇組也和美國隨選影音龍頭業者「網飛」(Netflix)合作,在其平台上推出《白盔隊》,希望借助Netflix全球8千多萬的龐大用戶量,將白盔隊的故事傳達到更多人面前。

由於沒有救援經驗,白盔隊所有成員都必須到土耳其受訓,劇組就在土耳其和他們碰面,其中僅21歲的成員哈帝卜(Khaleed Khateeb)是《白盔隊》的主要攝影師之一。內戰初始之時,還是高中生的哈帝卜就決心成為攝影師,「總統阿薩德節節敗退的時候,好多記者和攝影師來到敘利亞,從那時開始,我就一心想跟他們一樣。」,哈帝卜說。

《白盔隊》紀錄片一圓哈帝卜的夢想,劇組被這名少年的勇氣感動,不但親自傳授專業拍攝技巧,更將轉播電視等級的攝影機借予他,讓在第一線跟隨白盔隊的哈帝卜,拍下他們在熟悉家園裡出生入死的畫面。「最重要的是,要讓世界看到這些影像,」哈帝卜說:「也許大眾能向他們的政府施壓,也許我們能讓這場戰爭停歇。」

讓這場戰爭停歇,是白盔隊成員的共同心願,這群人原本都是再平凡不過的鐵匠、裁縫師、健身教練……現在卻都已經習慣與死亡為伍的生活。但他們仍抱持希望,一部紀錄片或一個獲救女嬰的哭聲,都是他們持續下去的動力,「正義終有得以伸張的一天,」成員法拉(Khaled Farah)說,「未來總會變好的。」

敘利亞白盔隊。(截自預告)
敘利亞白盔隊成員都是一般平民。(截自預告)

國際倡議組織「敘利亞計畫」(The Syria Campaign)日前宣布,已向諾貝爾和平獎委員會提名白盔隊,今年的諾貝爾和平獎共有376個符合標準的團體或個人獲得提名,創下史上數量最多紀錄,但目前白盔隊的呼聲相當高。諾貝爾和平獎得獎名單將在10月7日公布。

喜歡這篇文章嗎?

王穎芝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