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男子「獻身」讓毒蛇咬數百次 忍痛尋找萬能抗毒血清

2019-09-21 12:25

? 人氣

黑曼巴蛇屬劇毒蛇,只要兩滴毒液就能讓人死亡。(BBC中文網)

黑曼巴蛇屬劇毒蛇,只要兩滴毒液就能讓人死亡。(BBC中文網)

每5分鐘,就有一人由於遭毒蛇咬而死亡,還有4人被永久性致殘。

蒂姆·弗里德(Tim Friede)生活在美國威斯康辛州。為了尋找萬能抗毒蛇血清,他經常「捨己獻身」,用自己身體作試驗,故意讓毒蛇咬自己,並把整個過程上傳到社交媒體YouTube上去。

Tim Friede's both the arms are bleeding after bitten by snakes
弗里德有時會在YouTube上分享被蛇咬的感覺。

比如,他形容說,在被一條黑曼巴毒蛇咬傷後,就好像被1000隻蜜蜂叮咬一樣的疼痛。黑曼巴蛇屬劇毒蛇,只要兩滴毒液就能讓人死亡。

被這種毒蛇咬了後,身體會腫脹,而且會非常疼痛。

極其危險

但不是所有人對弗里德這種大膽嘗試表示贊同。

Tim Friede getting bitten by a snake
弗里德稱,他身體裏已經有足夠的免疫抵抗力來對付蛇毒。

英國利物浦熱帶醫學院的恩斯沃斯博士(Dr Stuart Ainsworth)表示,這樣做很危險,而且也不道德。

因為,通常新的抗蛇毒血清需要先在小老鼠身上進行實驗,只有當實驗成功後,才會在人體上實驗。

恩斯沃斯博士說,如果自己試驗可能會導致意外死亡,不應該冒這樣的危險。

然而,在全球製藥行業中,缺乏對抗蛇毒血清研究方面的指導性文件。

但弗里德強烈否認他這樣做是為了增加自己在社交媒體的粉絲數量。

他表示,自己這樣做是為了能「救人性命」。

Tim Friede showing one of the snakes he is keeping
弗里德承認有幾次自己死裏逃生。

毒蛇大全

世界上的蛇約有3000種,其中毒蛇約有200種。有些劇毒蛇可以致死或致殘人類。

弗里德對這些毒蛇了如指掌,並且親身做過試驗。

在過去20年間,他一共被毒蛇咬過200多次,同時,自己還往身體中注射過700多次的毒蛇液。

弗里德表示,注射毒液能更有效地控制毒液劑量。

比如,他表示,如果你對黑曼巴蛇毒液沒有免疫力的話,在被這種毒蛇咬了後,會影響你的神經系統。 這意味著你會無法呼吸,你會睜不開眼睛並且無法講話。 你會癱瘓麻痺,但因為蛇毒不會影響人的中樞神經系統,所以你仍然可以思考,直到你慢慢死去。

弗里德的後院養了一些毒蛇,可以讓他隨時「被咬」。

A black Mamba
黑曼巴蛇是劇毒蛇之一,人一旦被咬,會在30分鐘之內死亡。

「我還有一種生長在水裏的非洲眼鏡蛇。它們很厲害,」弗里德說。

這種蛇毒含有神經毒素,可以影響神經細胞。

另外一些眼鏡蛇的毒液含有能引起壞死的細胞毒素。像響尾蛇一樣。 它可以咬掉人的一根手指甚至一隻手。

通過每次注射極少量的蛇毒,弗里德身體可以逐漸形成免疫力。但他的方法也受到很多批評。

A snake charmer in Pakistan
在有些文化中,人們對蛇既懼怕又尊敬。

傳統方法

抗毒蛇血清的生產方法自從19世紀以來基本上變化不大,通常是給馬或是羊注射小劑量的蛇毒,讓它們產生抗體,之後再供人類治療毒蛇咬傷使用。

弗里德表示,他的辦法其實就是把自己變成了「馬」。

弗里德以前曾當過卡車司機,並且從沒上過大學。之所以決心找到抗毒蛇血清是因為他總擔心會被有毒動物咬死。

所以,他從20年前先開始用毒蜘蛛和毒蠍子作試驗,然後才開始用毒蛇。

弗里德說,他選擇的都是最致命的毒蛇。

多年的蛇毒試驗讓他疤痕累累,還有幾次險些喪命。但他對自己的做法和經歷表示毫不後悔。他認為,這些都是「成長過程中」必然的一部分。

多年的試驗,讓弗里德身體中產生了大量的抗體。

弗里德的故事還引起了輝瑞製藥公司免疫學家格蘭維爾(Jacob Glanville)的關注。受弗里德的啟發,格蘭維爾也創辦了自己的抗毒蛇血清公司。

但格蘭維爾表示,他並不推薦任何人嘗試弗里德的做法,因為這樣做太危險。

格蘭維爾公司還使用弗里德的血液樣本來生產新型抗蛇毒血清。

被忽視的疾病

據世界衛生組織估計,每年全世界有540萬人遭毒蛇咬傷,造成近14萬人死亡。同時,還有40萬人由此成為永久殘疾,嚴重影響了它們的生活質量。

A viper in the grass
毒蛇咬人事件在許多地方常有發生。

直到2017年,世界衛生組織才把被毒蛇咬傷劃歸一種熱帶疾病。

同時,世衛組織還把每年的9月19日作為毒蛇咬傷日(a snakebite awareness day),提醒人們重視。

目前,許多國家現存的一些抗蛇毒血清也只能對付幾種有限的毒蛇,因此,急需研製新的、更有效的抗蛇毒血清。

雖然弗里德的方法受到業界人士的廣泛批評,但他辯解說,他的這種極端手段是有其目的。

他說,「我置自己的生死於度外,就是想能找到一種人們能買得起的通用抗蛇毒血清。」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