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珍專欄:當「討厭韓國瑜」大於「討厭蔡英文」

2019-09-27 06:20

? 人氣

蔣萬安(右二)與國民黨總統候選人韓國瑜(右一)。(柯承惠攝)

蔣萬安(右二)與國民黨總統候選人韓國瑜(右一)。(柯承惠攝)

政治是高明的騙術,有人同意,有人不同意;但選舉,必須是化不可能為可能的技術。二0二0總統大選藍綠兩強,蔡英文總統和高雄市長韓國瑜,都有這個異於常人的本事。

蔡英文半年之內,先是初選拖垮黨內對手賴清德,繼而讓自己的民調從墊底,硬生生拉到獨步藍綠白,從過去的持續探底,到如今持續飆升,直逼五成、甚至破五成支持度,照這個數字和趨勢,基本宣告韓國瑜沒戲了,蔡英文連任幾無懸念。

「韓流」依舊在,民調直直落

韓國瑜本事不遑多讓,九個月前「韓流」創造高雄選舉史上的奇蹟,韓國瑜空降高票當選;九個月後「韓流」依舊在,他的民調數字却像去年的蔡英文,不斷探底,每過一關就掉一階,宣布參與總統初選,先掉一階,但還是黨內之冠;初選過關,民調高峰只有一夜,就像灰姑娘,夜半十二點才過立刻被打回原形。不論是正向或反向,他都把不可能化為可能。

根據台灣民意基金會公布的最新民調,韓國瑜自初選結束迄今兩個月,支持度足足掉了十個百分點以上,落後蔡英文近二十三個百分點,幾乎是二0一六年總統大選藍綠得票率的翻版。意思是,韓國瑜有可能創造另一個「不可能」─「丁守中2.0」─丁守中在去年台北市長選舉得票比二0一四年的連勝文還低,讓國民黨在台北市的基本盤化到最小,韓國瑜若不能再創造一次奇蹟,他很有機會在明年大選中,得票比朱立倫還少。

韓國瑜可以民調機構效應寬解自己,但是包括聯合、中時絕非綠媒的報紙所做民調,韓國瑜都輸蔡英文十二個百分點,韓國瑜就不能不正視數字背後代表的意義。更值得注意的是,在正向支持度之外,「討厭韓國瑜」的反向指標,已經遠超過「討厭蔡英文」,也來到十五到二十個百分點,民調支持度可能隱藏,討厭却不必隱藏,支持(滿意)、不支持(不滿意)或沒意見,還有小幅流動的可能,一旦表明「討厭」,那就是九牛拉不回的情緒,被兩成民眾討厭的韓國瑜,可以過半當選高雄市長,試問,當討厭度達到四成甚至五成的韓國瑜,如何在藍綠對決中,勝過蔡英文?

20190926-總統蔡英文26日出席2020蔡英文總統連任全國會計師後援會成立大會。(顏麟宇攝)
總統蔡英文化不可能為可能,讓自己的民調從年初的谷底飆升到逼近五成,甚至超越五成。(顏麟宇攝)

承接不了民意對總統的想像,就撼動不了蔡英文

韓國瑜危機從動念選總統那一刻就已經埋下。

第一,忽略選民對信諾勤政的要求;

第二,初選裂痕沒有能力彌補,郭台銘能冒出頭正代表韓國瑜缺的一塊,初選結束,韓營把民調滑落歸責於郭台銘不團結是戰術錯誤,郭台銘先退黨再退選,國民黨從群起攻之痛駡,「不要以為退黨就拿你沒辦法!」到中常會決議慰留,胡鬧兩個月,慰留不打緊,就是不知道大選起跑,郭台銘萬一為他黨(台灣民眾黨)候選人站台,國民黨又該做何解?是要再圍剿揚言黨紀處分嗎?可以確信,黨紀處分一個脫黨黨員絕對無益於國民黨選情,倒很有可能成為他黨造勢的天外飛來一槍。關鍵在於,不補足韓國瑜缺的那一塊,對韓國瑜民調就沒有一丁點幫助;

第三,刻版印象的造成,「黑(韓)」從來不是唯一原因,毫無疑問,韓國瑜自前年迄今,是政壇最醒目的箭靶,「黑韓產業鏈」雖是笑話,却也非無放矢,高雄勝選創造的奇蹟,要在短時間複製到總統大選,本來就是高難度工程,他還忽略了民意對「國家領導人」的心理需求,也是一種「刻板印象」,庶民翻轉在他當選就任市長那一刻開始,邊際效用遞減,他再也不是兩手空空的庶民,他必須承接民意對國家領導人的想像。

當「討厭韓國瑜」超過「討厭蔡英文」,造成的後果就是任何負面民意都沾不上民進黨、蔡政府、蔡英文,韓國瑜竟成了蔡英文的奈米保護膜,不說過去三年多的諸多爭議,就該最近發生三大案:私菸案由國安特勤人員頂下來之後,幾乎船過無痕;陳明文高鐵三百萬,查不出追不到,陳明文照樣被民進黨提名選立委,還嗆聲,「這是我家的事!」還有蔡英文個人的博士論文爭議,不論蔡英文拿出版本不同的各種證明書,或者散頁論文,甚至五成民眾不相信蔡英文的解釋,都無法撼動蔡英文的支持度於一、二,因為選民也理解博士學歷不是總統的必要條件。

20190922-台灣民眾黨立法委員提名記者會,主席柯文哲(右五)與參選人合影。(盧逸峰攝)
台灣民眾黨志在政黨票,不斷強調韓國瑜當選要吃安眠藥的主席柯文哲(右五),可能成為壓垮韓國瑜形象的最後一根稻草。(盧逸峰攝)

這顆「百憂解」,壓垮韓國瑜的最後一根稻草

簡單講,在兩個「討厭」之中,選民選擇了「取其輕」,蔡英文個人形象超過韓國瑜,她已經做過四年總統,再壞的套路都看過,而韓國瑜連市長都只做了九個月;套用台北市長柯文哲的話,韓國瑜若勝選,「不敢想,想了要吃安眠藥,不然睡不著」,至於蔡英文勝選,兩岸很困難,日子苦一點,「用鎮定劑就可以。」

韓國瑜能不能改變民意形象?他的國政顧問團不可謂不用心,形象不可謂不高大上,柯文哲認為韓國瑜沒準備好,「情治要怎麼指揮?沒那麼容易」柯文哲疏忽了,韓國瑜可能沒準備好,國民黨不可能沒準備好,情治系統要怎麼指揮?沒頭沒腦搞出「介選計畫」的一班子換掉得了,國民黨輕車熟路,最不怕的就是指揮情治系統。

問題是,年初好感度曾經大贏民進黨的國民黨,如今形勢丕變,否則不會有台灣民眾黨的空間,搶攻政黨票的柯文哲,打好算盤,總統綠勝機率大於藍勝,國會三(多)黨不過半,從行政院長到立法院長,藍綠布局都可能遭遇衝擊,這樣的政局有利於台灣嗎?實在不能樂觀,在安眠藥和鎮定劑之外,柯文哲試圖讓自己成為「百憂解」,多一個選擇,不過,這個選擇可能正是壓垮韓國瑜形象的最後一根稻草。

本篇文章共 5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745

喜歡這篇文章嗎?

夏珍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