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影劇困境》台劇金鐘大爆發 風光背後,編劇酬勞、田調方式都成隱憂…

2019-10-21 08:20

? 人氣

今年金鐘獎兩大贏家《我們與惡的距離》、《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不僅引起社會上對相關議題熱議,也紛紛在海外博得亮眼成績。圖為《與惡》6日獲韓國釜山影展「亞洲內容獎」最佳編劇,編劇呂蒔媛(見圖)上台領獎。(資料照,公視提供)

今年金鐘獎兩大贏家《我們與惡的距離》、《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不僅引起社會上對相關議題熱議,也紛紛在海外博得亮眼成績。圖為《與惡》6日獲韓國釜山影展「亞洲內容獎」最佳編劇,編劇呂蒔媛(見圖)上台領獎。(資料照,公視提供)

台劇大爆發是近年媒體、社群上不時可見的一句話,包含《麻醉風暴》、《花甲男孩轉大人》等戲劇不但叫好又叫座,公共電視與HBO合作的《通靈少女》也開啟台劇站上國際的契機,來到今年金鐘獎兩大贏家《我們與惡的距離》、《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不僅引起社會上對相關議題熱議,也紛紛在海外博得亮眼成績。

然而風光背後,台灣編劇的處境仍然堪憂,上述2劇團隊日前金鐘奪獎後,都紛紛為編劇叫屈。《你的孩子》製作團隊受訪時表示,希望業界給編劇更合理待遇、工作時間,編劇吃不飽就不會有好劇本,《與惡》編劇呂蒔媛則呼籲,製作單位跟導演不要改劇本,「錢給人家少,又愛改,又愛嫌。」

(延伸閱讀:《我們與惡的距離》狂摘6獎項 賈靜雯:宋喬安告訴大家,唯有愛跟放下才能往前走

20191005-2019電視金鐘獎,戲劇節目編劇獎呂蒔媛《我們與惡的距離》。(陳品佑攝)
《與惡》編劇呂蒔媛(見圖)獲頒2019電視金鐘獎「戲劇節目編劇獎」。(資料照,陳品佑攝)

台劇攻佔國際是軟實力,若將戲劇視為產品,則劇本的生成,幾乎等於是產品開發。《與惡》劇本最初,是由資策會透過大數據技術,費時5個月於社群平台上,以無差別殺人事件為主軸,搜尋近1年關鍵字,最後從約1萬8000筆資料中,進行事件、議題、人物分類,再由呂蒔媛獨自進行田野調查,訪問律師、法官、精神科醫師等相關人士約40人,才於1年後生成最後成果。

《你的孩子》最初定調為社會寫實劇,然而導演陳慧翎、公視節目部經理於蓓華,一方面覺得寫實劇過去已有《危險心靈》、《他們在畢業的前一天爆炸》,另一方面也覺得《你的孩子》劇本仍欠臨門一腳,最後從科幻影集《黑鏡》找到靈感,找來簡士耕等年輕編劇加入,揉和科幻驚悚元素後,才打造出在日本Netflix奪下人氣第一的亮眼成績。

(延伸閱讀:台灣影劇困境》台劇合作Netflix、HBO仍須磨合 業界看好「練功後」突破中國封鎖

20191005-2019電視金鐘獎,《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貓的孩子》劇組。(顏麟宇攝)
《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最初定調為社會寫實劇,後揉和科幻驚悚元素後,才打造出在日本Netflix奪下人氣第一的亮眼成績。圖為《你的孩子》貓的孩子劇組出席2019金鐘獎。(資料照,顏麟宇攝)

「台灣編劇很難活」 於蓓華:若無好沃土,產業怎麼活得好?

於蓓華接受《風傳媒》訪問時再強調,台劇除了資金問題外,還有問題就是編劇,「台灣編劇就很難活,編劇活不好,代表產業不好,他是一劇之好,如果沒有好的沃土,產業怎麼活得好?」

於蓓華從類型劇切入,表示如果編劇不寫推理,都已經活不去,那還要他寫推理的話呢?當然有很多編劇科幻、推理寫得很好,但沒有投資者肯投資,因為過去沒有這種類型成功的model,投資人就沒有信心。 

於蓓華坦言,在目前機制下,編劇難有時間田野調查,她舉例不是每個人都有辦法像呂蒔媛一樣,花這麼多時間跟力氣,而就算時間稍微充裕,接下來的問題就是,編劇本身會不會、有沒有資源做田調?她認為有些編劇切入故事的概念可能很棒,但從說故事的方式,就會發現田調還是做得不夠。

20191021-公視節目部經理於蓓華。(公視提供)
公視節目部經理於蓓華(見圖)強調,台劇除了資金問題外,還有問題就是編劇。(資料照,公視提供)

於蓓華舉例,假設有個股票交易師的職人劇,編劇就要真的進到號子裡,去看交易師在現場怎麼講話、怎麼交易,甚至怎麼吃飯、下班時是什麼表情,不是說有認識朋友是交易師、做周邊調查就好,如果無法真的進到那個職場裡去,就只好放棄。

「職人劇要抓到日常趣味才會成功」 汪怡昕:台劇田調應組隊

導演汪怡昕執導的歷史政治劇《國際橋牌社》,年底將於Netflix開播,他則從該劇整理史料經驗指出,台灣影劇圈需要專業田調團隊,台劇調查都由編劇1人負責,但國外會有專門團隊田調,並把資料從影像化的方向,變成編劇可以使用的資料。

汪怡昕舉例,如要寫記者的職人劇,除了記者會怎麼講話外,「像我是攝影記者出身,大家堵mic時,我們都會幹譙平面偷跑,或是(攝影記者)趴數不夠不要站中間,或者文字跟攝影一天到晚吵架」,他強調,職人劇就要抓到職業的日常趣味,讓從業人員看了會共感,這樣才會成功。

汪怡昕表示,此外還有像記者用什麼電腦、訪問時電腦放在哪裡,這些影像化的紀錄,一般編劇田調不會做,傳統調查只是把對話過程挖出來,甚至因為資金不夠,編劇只能上網google,所以他認為要有調查組,將資料影像化後,再來才是編劇參與。

20181207-「國際橋牌社」製作人汪怡昕、監製馮賢賢專訪。圖為汪怡昕。(蔡親傑攝)
《國際橋牌社》導演汪怡昕(見圖)強調,職人劇就要抓到職業的日常趣味,讓從業人員看了會共感,這樣才會成功。。(資料照,蔡親傑攝)

汪怡昕也指出,像台劇缺少喜劇,是因為喜劇要有深厚的生活經驗,像《海角七號》是從魏德聖草根的生活經驗跟觀察而來,但很多編劇根本沒有上過班,大學唸電影,剛出社會寫幾個本還不錯,就繼續寫下去,他們在自己生活經驗內的故事發展,有很多好作品,但脫離就無法了,此外也沒有人肯拍類型戲劇,編劇沒機會練習,就沒有人會寫類型。

尊重專業!公視推戲劇孵育計畫 於蓓華盼改善「編劇困境」

於蓓華則談到,日本對編劇的尊重值得借鏡,她以過去跟日方合作經驗表示,日本導演、監製要更動劇本前,即使只是一句話,也要問過編劇,台灣是導演、製作人,甚至演員都能改寫好的劇本,她強調尊重專業很重要,台灣許多戲劇宣傳時,都沒人會談編劇是誰,記者會也不常找編劇出席,對此應該要盡力改善。

公視自去年起舉辦戲劇孵育計畫,徵求主創團隊(包含製作人、編劇),提出劇本企劃案參加甄選,入選後,將提供1年時間,並由公視邀請劇本顧問共同孵育劇本,今年已進行第2屆。

於蓓華說,「這就是給錢、給時間」,讓製作人、編劇有合理報酬跟時間做事,今年可能會找韓國、香港劇本顧問參與,劇本完成後,會尋找國際合製,也希望國際廠商能在研發劇本階段加入,這樣不管最後結果如何,至少這些編劇都會有心得,看怎麼貼近韓國或日本的生態。

喜歡這篇文章嗎?

吳尚軒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