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駿觀點:「台灣病」的病根在找不到自己的魂魄

2016-10-26 07:00

? 人氣

圖為紙風車劇團去年在民進黨慶表演台灣光復迎接國民政府的橋段,高唱「中國一定強」、「八百壯士」等愛國歌曲。(蔡耀徵攝)

圖為紙風車劇團去年在民進黨慶表演台灣光復迎接國民政府的橋段,高唱「中國一定強」、「八百壯士」等愛國歌曲。(蔡耀徵攝)

有專家以「英國病」、「荷蘭病」、「阿根廷病」、「菲律賓病」、「拉美病」等幾個名稱討論相關各國或地區在社會經濟發展上由盛轉衰的情況。在結論得出以下論斷與提問:「最大的不幸正是,臺灣目前不但罹患上了菲律賓病與阿根廷病,甚至於也不能擺脫掉『英國病』乃至『荷蘭病』的糾葛,而且綜合症候更加嚴重惡化。

另一方面的弔詭是,許多國際觀察家也在關心:究竟今天,是臺灣病造致臺灣經濟社會的困頓頹退?抑或是臺灣政經社會的困頓頹退,才惡化了臺灣病?已是國際社會另類探看臺灣未來發展成長前景的另一個曖昧的羅生門議題。」

這些列出的病癥都反映在社會經濟的表象,但表象只是內在結果的顯相,肯定不是病根所在,只抓住表象是找不到病根,肯定醫不好病的。每個地區或國家的歷史不同,走過的路徑不同,肇因必然會有差異,台灣不曾有大英帝國的光輝或荷蘭殖民地的資源,肯定不會是「英國病」或「荷蘭病」,因為沒有這種歷史條件與資格。中國人向來勤儉內向,吃苦耐勞,認份認命,與浪漫多情,散逸悠閒,熱情外向的拉美人民在生活習慣上差距頗大,世界觀與地理條件也差異大,肯定患不上「阿根廷病」、「拉美病」、「菲律賓病」(受西班牙文化影響深刻)。

但是,可以確定的一點是,這些在社會經濟顯相的病癥根源都來自政治作為的失誤。這就是Joseph Stiglitz在2012年的書中說過的:「笨蛋,問題在政治。」「台灣病」的病根必然也在政治,而政治是每個社會在一定階段選擇價值的最終且最有權力的決定者,價值又是文化的積累與表現,體現在人民現實生活的內涵,例如選擇美式資本主義與德國式社會民主主義的價值與道路必然不同,人民的生活方式與待遇也不同,這是生活的現實,不是理論。別搞錯了!

因此,政治與文化相表裏,而一個社會的文化又與其歷史息息相關,或延續,或改變,其脈絡形成的肇因都是在歷史之中發展出來的,台灣病這個政治病根的內涵與肇因必然要在與台灣相關的歷史脈絡中尋找,肯定在「英國」、「荷蘭」、「阿根廷」、「菲律賓」、「拉美」中是找不到的。

根據台灣歷史的脈絡來看,個人以為,台灣最大的病根種在兩個方面及其派生物:日本殖民歷史與國共戰爭。

日本殖民時期的台灣。(圖取自網站flickr)
日本殖民時期的台灣。(圖取自網站flickr)

日本殖民歷史使得台灣許多人喪失了自我認知與自信心,由一點可以看出,多少台灣先民被日本人用武士刀削去頭顱,被迫失去受正常教育的機會,無法平等生活於自己的社會,社會經濟地位受盡壓迫與剝奪,……等等,迄今卻還懷念甚至歌頌日據時期的作為及其殘酷的主政者,顯然患有人類歷史上空前嚴重的斯德哥爾摩症。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