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朝平觀點:誰說故宮典藏不能一次展出?

2019-10-26 07:00

? 人氣

香港城市大學創意媒體學院以虛擬實境(VR)、擴增實境(AR)重現敦煌壁畫一景。

香港城市大學創意媒體學院以虛擬實境(VR)、擴增實境(AR)重現敦煌壁畫一景。

台北故宮典藏的文物可不可以一次展出?要回答這問題前,容我先說說幾個小故事。

大約是2000年左右吧,那時,中國華北地區星巴克的代理是徐大麟博士創辦的「漢鼎公司」(H&Q);經由公開招標的程序,星巴克取得了在北京故宮內獨家設立咖啡廳的權利。消息傳出,北京文化界譁然。在他們的眼裡,北京故宮裡設立茶館倒是天經地義的事兒,弄個洋裡洋氣的咖啡館進駐故宮,簡直是不倫不類,文化界當可鳴鼓而攻之。

2000年往前,我的一位傳播界的好朋友,受託將故宮挑選出的7、80件國寶,利用高畫質的攝影機,360度地將每件國寶攝製成兩、三分鐘的短片。並在公共電視的頻道播出。在那之後,台北故宮開始嘗試涉獵文創,邀請國外大師級的設計師來協助故宮將傳統的中國工藝之美,轉化成歐美人士能夠接受的創意商品。2010年左右,或許更早些,故宮開始推動數位典藏化的工作,也嘗試著將故宮的典藏品,透過數位科技展示給國人觀賞。像是清明上河圖、夜宴圖都曾將卷軸用數位化的方式呈現給國內外的觀眾。

2012年,單霽翔接掌北京故宮,參考台北故宮,積極創新,青出於藍而勝於藍。這些年,北京故宮的文創商品成為北京年輕人競相追逐的對象,那怕是要價不斐的口紅,都能擄獲大陸年輕人的心。單霽翔院長的創意,也成了大陸文青心目中的「範兒」。13、14年北京的小友邀我合作,央請我幫他們和台北故宮牽個線。我興匆匆地跑到北京,親眼看見好些年輕的朋友,將故宮裡的文物寶藏虛擬化,配上背景音樂、語音說明,並將系列的虛擬典藏內容,做成App供消費者下載。這一瞧,我才發現,北京年輕朋友的創意怕是已經走在台北的前面了,這線,不牽也罷。

一點都不假!北京故宮的數位化,早已結合搭上了中國大陸移動通信快速發展的列車。這列車,不僅帶動了移動電商產業,也帶動了移動文化創意產業的進步。北京故宮透過數位科技和移動通信,已經將故宮裡成千上萬的典藏精品,送到7、8億智慧手機用戶的手上,也創造了龐大的商機。數位時代,人多好辦事。別說吃到飽,下載一個App那怕一次性收費一塊人民幣,下載次數隨隨便便就達到了百萬級。

2015、16年,我有機會參訪香港城市大學創意媒體學院,當時,北京故宮已經和創意媒體學院合作,把大陸許多名勝古蹟用虛擬實境(VR)、擴增實境(AR)、等技術組合成了360度的電影院。我去參觀時,城市大學正在展出敦煌某一洞窟的壁畫全景,參觀者戴上3D眼鏡和耳機,除了可以瀏覽洞窟裡的壁畫全景外,還可「點選」壁畫上的飛天仙女,靜態的飛天仙女立即翩翩起舞,手上的樂器也發出悅耳的樂聲。琵琶發出叮叮咚咚的琵琶聲,洞簫則發出嗚嗚咽咽的樂聲,絲毫不錯。導覽者告知,飛天仙女的舞蹈是邀請北京舞蹈學院的師生,按古籍所載編輯成舞,不同樂器發出的樂聲,也是考證古曲、再經中央民族音樂學院學生演奏錄音集成的。

換句話說,一個洞窟、一幅壁畫,就可以拉出一條產業鏈,試想,若是將北京故宮裡的寶物、乃至於曲阜孔廟、孔林、西安兵馬俑、雲岡石窟等勝景,配合著歷史故事與人物,都將其虛擬實境化,擴增實境化,這該是多大的產業鏈,多大的文創市場?

香港城市大學以數位技術重現台北故宮的展品。(風傳媒)
香港城市大學以數位技術重現台北故宮的展品。(風傳媒)

那麼,在數位化的世界裡,台北故宮的典藏,為什麼不能一次展出呢?數位展出,無須寬闊的展場,無須集中一地,更不需要酸言酸語,數位故宮,需要的是足夠的頻寬和網速,需要的是主事者有前瞻的思維與創意,需要的是有一個可行的商業模式。

沒錯,台北故宮的數位化起始早於北京故宮,儘管台北故宮數位化進度,據說達到了80%,但是,數位化的故宮並沒有走進千家萬戶,就連咱們自個兒的公共電視頻道都走不進去!這樣的數位化不過就是裝裝門面罷了,對於傳遞中華精緻文化、發揚傳統工藝美學,提升國人鑑賞能力,絲毫沒有助益!

實體故宮和數位故宮的目標客層究竟是誰?是國際觀光客?還是我國的國民?其實,實體故宮和數位故宮的目標客層,並不衝突。成功的數位故宮,本身就是絕佳的傳媒,它可以吸引更多的國際觀光客,還可以藉此提高實體故宮的門票價格,增加實體故宮的收入,俾便更好地保存、修護中華五千年的典藏瑰寶。何況,成功的數位故宮,更能吸引年輕族群,讓中華傳統文化美學深入到每一個家庭和每一個國民的心中。

走筆至此,請問,故宮可不可以一次展出?奉勸天下名嘴,不懂的事兒,少開口,讓子彈飛一會兒再發言,應該會更好!

*作者為資深媒體人

喜歡這篇文章嗎?

陳朝平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