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新疆再教育營受害者》維吾爾人古力巴哈:性侵是最殘暴壓迫手段,希望不再有人經歷這種慘事

2019-10-28 09:00

? 人氣

再教育營受害者:哈薩克維吾爾人古力巴哈(簡恒宇攝)

再教育營受害者:哈薩克維吾爾人古力巴哈(簡恒宇攝)

「如果(質疑者)有能力去到營中自由拍攝,且與管理階層和被關押者交談,能做到這點才能提出質疑」,當被問及外界仍有人不相信新疆「再教育營」的駭人真相時,來自中亞國家哈薩克的古力巴哈用堅定的語氣強調,「我可以帶質疑者回去那裡(再教育營),我不怕」,而她也說,營內對女性被關押者最殘暴的壓迫手段就是性侵,「希望全球不再有任何族裔、女性有這種慘痛經歷」。

難以啟齒的恥辱 性侵成壓迫手段

55歲的古力巴哈(Gulbahar Jalilova)是維吾爾裔哈薩克公民,過去20多年往返哈薩克和中國做生意,直到2017年5月在新疆烏魯木齊下榻旅館,突然遭到中國的2名漢族和1名哈薩克族員警問話,她27日接受《風傳媒》專訪時說:「我的護照上沒有標記族裔,他們當時時問我,才知道我是維吾爾人。」她的誠實回答讓人生瞬間墜入黑暗深淵,自此被關進「再教育營」長達465天。

再教育營受害者:新疆公安廳發函通知哈薩克駐中國大使館哈薩克維吾爾人古力巴哈被關消息(簡恒宇攝)
再教育營受害者:新疆公安廳發函通知哈薩克駐中國大使館哈薩克維吾爾人古力巴哈被關消息(簡恒宇攝)

「問題不在有無外界不知道的刑求方式,對女性而言,最悲慘的就是遭到性侵害」,古力巴哈驟然淚下,哽咽地說,「當有人被帶去審問超過24至48時後才回來,我們不會多問,但當她們精神狀況出現異狀時,就會關心詢問,可是不會有人說出口,(遭受性侵)這件事難以啟齒,身為女性有很深的感受,沒有比這更殘暴的手段」。

中國新疆再教育營(AP)
中國新疆再教育營(AP)

未成年人也不放過 任何動作都是「犯罪行為」

古力巴哈坦言,自己在第一次被審問時就有反抗,要求營內的警方乾脆了結她的性命,「我反抗很多次,要他們釋放我這個外國人,結果對方卻稱:『誰說妳是外國人,讓妳是中國人就是中國人......不要惹火我們。』」她說這類情況在營中發生很多次,但其他被關押者知道她有反抗,都對她的行為比讚,這也是她們僅能互相鼓勵的方式。

古力巴哈表示,14至80歲的女性都被關押在同個地方,未成年人也面臨相同的遭遇,每天有15、16小時盤腿坐著,「長時間坐著頸部會痠,有人無意識的讓脖子運動一下,就被指控是『做禮拜』,甚至有人洗手時,把前額的頭髮往後撥,就被說是『淨身』」。古力巴哈強調,任何一個小動作都會成為「犯罪行為」,就連有人突然昏倒,上前幫忙也都會被關禁閉。

中共在新疆設置「再教育營」,無論年齡、性別,都可能因為任何原因遭到關押,其中大多是被關押者是維吾爾族穆斯林。(美聯社)
中共在新疆設置「再教育營」,無論年齡、性別,都可能因為任何原因遭到關押,其中大多是被關押者是維吾爾族穆斯林。(美聯社)

中國惡行很深!古力巴哈:願帶質疑者去看再教育營

古力巴哈提到,「再教育營」中的管理高層是漢人,執行刑罰、逼供者多是維吾爾人;是否有話想對這些維吾爾人說?她明確表示「沒有」,因為她可以感受到這些維吾爾人並非出自真心要迫害同族人,只是在執行被交辦的業務,「不按程序做,他們也會像我們一樣被關進來,營中有好幾位姐妹曾是女警,最後同樣被關進營內,因此沒有話要對他們說」。

另外,古力巴哈也秀出當時中國為了關押她而給的假身分證字號,記著這個「中國人身分」的筆記本內,還寫著約200名同樣被關押的維吾爾女性,她很努力地想幫助這些姐妹重見天日。對於中國給媒體看「再教育營」的「正面」形象,以及有人質疑迫害經歷可信度,古力巴哈直接回道:「我可以帶質疑者回去那裡(再教育營),我不怕。」

再教育營受害者:哈薩克維吾爾人古力巴哈的筆記本記著被關押者名字(簡恒宇攝)
再教育營受害者:哈薩克維吾爾人古力巴哈的筆記本記著被關押者名字(簡恒宇攝)

古力巴哈強調,自由民主的國家不會有警察盯著人,但新疆隨處可見警察,記者要去也不會只有1、2名員警跟著,因為不會讓記者自由取得想要調查的內容,「集中帶過去看就是假的,去指定的地方並採訪指定的人就是謊言......這凸顯中國的惡行很深」。古力巴哈正靠一己之力,積極讓全球知道「再教育營」的黑暗真面目,「每天都想著營中的姐妹,希望不要再有人遭受這樣的命運」。

喜歡這篇文章嗎?

簡恒宇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