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劍虹觀點:遭到噴火式戰鬥機「怠慢」的台灣

2019-11-03 07:20

? 人氣

此次噴火式戰鬥機來台灣,不只變更了時間地點,降落時還刻意迴避航空迷的鏡頭,遠距離落地清泉崗國際機場,導致照片中的飛機如蚊子般大小,令人掃興萬分。(作者提供)

此次噴火式戰鬥機來台灣,不只變更了時間地點,降落時還刻意迴避航空迷的鏡頭,遠距離落地清泉崗國際機場,導致照片中的飛機如蚊子般大小,令人掃興萬分。(作者提供)

今年對於國內的航空迷與軍事迷而言,最大的盛宴就是因不列顛空戰(Battle of Britain)而聞名於世的噴火式戰鬥機(Supermarine Spitfire),於10月23日首度降落台灣。這是由瑞士萬國錶公司(International Watch Co.)贊助,為了紀念英國皇家空軍(Royal Air Force)成軍100年所舉行的環球飛行任務,途中經過30個國家,飛行27,000英里。

只是受限於老飛機本身的航程,乃至於鹿兒島、沖繩還有台灣在10月中旬氣候不佳的原因,原本計劃降落台北松山機場與高雄小港的時間一延再延。原本是計劃9月27日及28日降落在台北跟高雄,結果先是被延到了18號,然後是19號,接著又變成20號,最後改到了23號。更誇張的是,就連降落地點也改到了台中清泉崗機場,直接取消了對台北與高雄兩地的造訪。

做為前導機的PC-21,反而還比較有誠意,選擇低空降落,讓航空迷們拍個夠。(作者提供)
做為前導機的PC-21,反而還比較有誠意,選擇低空降落,讓航空迷們拍個夠。(作者提供)

何以「怠慢」台灣?

而且經過台灣與香港兩地的時候,萬國錶將不為噴火式戰鬥機舉行任何公關活動。相比起在美國、俄羅斯及日本歡迎航空迷拍照的盛況,對待台灣及香港完全可以用「怠慢」來形容。就連本身相當喜愛噴火式戰鬥機的筆者,都產生了這輩子要抵制萬國錶的想法(雖然筆者也知道自己買不起)。為什麼如此對待二戰的昔日盟友中華民國,還有過去的大英帝國殖民地香港?

關於這個問題,基本上可以從法國香水品牌迪奧(Doir)最近在上海舉辦的成衣展上,公開播放《我和我的祖國》的行為來解釋。基本上在美「中」貿易戰的特殊時代背景下,歐洲廠商不願意順應川普總統的要求「選邊站」,以防止失去中國大陸的市場。萬國錶是來自瑞士的廠商,瑞士又自詡為永久中立國,更不會想淌混水,挑戰大陸「一個中國」政策,讓自己陷入困境。

萬國錶的態度,基本上象徵過去70年來歐洲國家與企業面對兩岸問題時的本質態度。對於蘇聯與東歐的共產主義國家,乃至於在中東活動的恐怖組織,北約各會員國乃至於瑞士、瑞典及芬蘭等「中立國」都會給予一定程度的防範,可是面對中國的共產主義政權,他們往往採取「事不關己」態度,一切以市場考量為依歸。

除了一心想發展大陸有錢人客戶的萬國錶外,主導此次環球飛行任務的主力英國似乎有更深層的考量。或許如果此刻正值馬英九政府執政的時代,美國與大陸關係穩定,兩岸互動友好的話,噴火式戰鬥機在台灣高調舉行公關活動應該沒有問題。可惜現在不只美「中」與兩岸陷入僵局,而且香港還正上演著「反送中」運動,使得大陸與整個西方國家都關係緊張。

本篇文章共 1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45

喜歡這篇文章嗎?

許劍虹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