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新聞》永豐銀融資的綠電達「一座核電機組」

2019-10-31 15:00

? 人氣

林宏洋(右三)率領法金處團隊,說服永豐銀董事會承作太陽能融資。(郭晉瑋攝)

林宏洋(右三)率領法金處團隊,說服永豐銀董事會承作太陽能融資。(郭晉瑋攝)

今年九月,拜陽光普照所賜,一度出現單日中午太陽能發電量超過核二的兩部機組,太陽能電力開始發威了。

發展綠能是小英政府的重點政策,目標是在二○二一年夏天,太陽能發電量要達全台發電量一二%、四百萬瓩(GW);二○二五年太陽能電站裝置容量目標要達二十GW,再生能源發電要提升至二○%,掀起台灣各地廣設太陽發電站的熱潮。

民營銀行積極承作太陽能融資

不僅在台灣,全球企業都在推展綠能,包括全球科技龍頭蘋果(Apple)、Google、Facebook、微軟(Microsoft)等加入國際再生能源倡議組織RE100,承諾要達到使用一○○%再生能源;台積電在今年八月與屏東縣政府合作,租借台糖土地來蓋太陽能電廠,自己種綠電,預計要達到所需電力有二○%來自綠能;今年初,Google也向台南太陽能電廠購電,提供Google資料中心電力。國際大企業的投入,推升太陽能電廠成為明星產業。

要推動綠能產業,銀行是很重要的資金提供者,風電如此,太陽能電站也是如此。然而,積極承作太陽能融資的金融業都不是官股行庫,全是民營銀行,包括國泰世華銀行、永豐銀等。

其中,永豐銀行已躍居太陽能電站融資第一位,市占率高達三成,當前與永豐合作的太陽能電站超過三千座,總裝置容量約九百千瓩(MW),已相當於一座核能機組。

永豐銀行早在二○一二年就投入太陽能電站的融資。當時市場還對太陽能電站存疑,認為涉及太陽能的都是「慘」業,擔心會像太陽能中上游製造業傳出裁員、破產,殊不知下游的發電廠後來會這麼夯!

加上金管會列管3D1S(DRAM、面板、LED與太陽能)四大慘業,相關融資案必須回報給金管會,太陽能電站也在其中,融資相對嚴格,多數金融業不願意承作。

主動出擊,與地方政府簽署MOU

永豐銀行法人金融處資深副總經理林宏洋說,一一年發生日本福島地震後,核電災難備受全球注目,以及歐洲的碳稅效應往全球擴散,使得各界更關注太陽能議題,「一二年時,經濟部能源局與工研院合作成立綠能推動辦公室,負責執行『陽光屋頂百萬座』計畫,邀請永豐加入。」這是永豐投入太陽能電廠的開端。國泰金也在此時加入,成為少數兩家願意投入太陽能電廠融資的銀行。

不過,當時市場對太陽能產業極度悲觀,林宏洋的法金處團隊要說服永豐銀董事會也不是易事。雖然永豐金董事長何壽川對集團發展綠能與綠色金融一直有高度意願,但其他董事仍有疑慮。

他們到董事會報告時,董事不僅要知道太陽能電廠設備、面板轉換效能、保險及天候問題,還關心日照時數。有董事要求不能只有台灣氣象局的監控資料,還要提供美國太空總署(NASA)對日照的監控資訊,來佐證台灣太陽能發電的功效。經過仔細地說明,董事們才放行太陽能電廠業務的推展。

對從事企業金融的法金處來說,屋頂型的太陽能電站大多規模較小,有些個人戶放款額度不到百萬元,企業戶也有四、五百萬元的小規模電站,不僅金額小,程序也相當複雜,承辦人員幾乎每個案場都會實地勘察,且無擔保的專案融資,風險相對也較高。

為了把融資風險降至最低,林宏洋的團隊設計出一套內部報酬評估模組(Internal Rate of Return, IRR),將日照時間、每塊面板轉換效率、零組件替換到清潔維修的成本都放入,計算出每一個案場的償還能力。同時永豐銀也在貸後管理上,要求客戶保留兩個月以上的還款資金,才不至於因天候不佳影響發電收入時,造成還款困難。

此外,永豐銀主動出擊,與地方政府簽署合作備忘錄(MOU),包括新北市、桃園市、台南市等地企業,以及工業區內的廠家屋頂、閒置土地如鹽灘或滯洪池等,都設有地方專案融資優惠。最近林宏洋看上台商回台設廠的熱潮,鎖定企業洽談屋頂型電站融資。

未來朝潔能及儲能開發業務

「到目前為止,永豐銀在太陽能融資的呆帳為零。」林宏洋說,對客戶而言,蓋電廠是一項不錯的固定投益,對永豐來說,則是有較好的利差。太陽能專案融資的放款利率相對一般企業放款高,一二年時,有高到五%,現在利差則約在企業放款的一倍以上,是一門不錯的生意。

近一年來,地面型大規模太陽能電站興起,永豐銀已取得兩大電廠的主辦行,分別是寶島陽光能源二十億元及華立電子子公司國軒等四十億元聯貸案,太陽能融資已成為永豐銀的招牌,未來還要繼續朝潔能的電動車及儲能開發業務。

➤更多內容請看新新聞

喜歡這篇文章嗎?

黃琴雅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