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國譽觀點:從蔡總統的原住民轉型正義 到邱議瑩跟番仔講話沒效

2016-11-18 07:10

? 人氣

民進黨立委邱議瑩為日本食品進口爭議,嗆國民黨立委「番仔」,引發爭議。(資料照/甘岱民攝)

民進黨立委邱議瑩為日本食品進口爭議,嗆國民黨立委「番仔」,引發爭議。(資料照/甘岱民攝)

今年8月1日「原住民族日」,蔡總統慎有其事,以國家元首的身分向原住民族道歉,並在總統府內成立「原住民族歷史正義與轉型正義委員會」,責成原住民族委員會於12月1日完成組的相關工作。在時限將抵的時刻,荒腔走板的立法委員種族歧視用詞,且採取藐視程序正義的組成方式,來組織原住民族轉型正義委員會。這讓原本寄予厚望,又用溫和態度等待的原住民族知識青年們,從期待轉型為憤怒。

在轉型正義委員會將成立的前夕,立委邱議瑩的「番仔說」,拉遠了原住民與英派政府的關係,邱委員有自編的說文解字,但其定義明顯與社會有很大的落差,或許我們真的該立法,要求民代和官員就職前要驗語文能力與智商。

20160811-總統蔡英文前往台東東河鄉都蘭部落,與阿美族原住民對談。(取自蔡英文臉書)
蔡英文總統前往台東東河鄉都蘭部落,與阿美族原住民對談。(取自蔡英文臉書)

多元文化的尊重先從認識開始

原住民族群的人口,僅佔全台人口的2%,但每逢去中國化,尋找台灣特色時,原住民就成了被消費的族群,半調子的藝文展演或屢屢出包的服裝與文化解釋問題,具體透過邱議瑩的個人對番仔的定義,表露無遺,平時表面上對原住民族文化表示尊重,實際上卻不願重新建構這多元文化的價值觀,心底對異文化的不理解與歧視,最後因為權力的被稀釋而激化出來。文明世界、已開發國家,戒慎恐懼的種族議題,再台灣常成為笑話或漫不經心。美國電影常用的梗,「不得對黑人說黑鬼(the “n” word)」,而「番仔」便是相同的道理。當執政黨政治菁英對族群意識帶有歧視或不解,打破封建的多元社會或所謂的原住民轉型正義,就始終無法開始。

停止不正義的原住民族轉型正義委員會

即將成立的「原住民族歷史正義與轉型正義委員會」,成立的過程讓眾人冷汗直流,猶如讓蔡總統搭上醉漢酒駕上路的車,隨時可能車毀人亡。府內成立這委員會,當然的提高原住民議題,但幕僚單位對「任務、議題的選擇」與「代表的產生」都有嚴重的問題。

早在2004年扁政府任內,時任青輔會主委的鄭麗君,承總統命令辦「青年國是會議」,先組成「規劃小組」,小組進行政策研發,選擇引進「審議式民主」方式,由下而上的凝聚集體意識,對許多議題進行收斂,再組織專家學者委員會對議題正反併呈進行辯論,然後再收斂,因此對於議題的形成,都是由下而上的發生,更能貼近社會。同時建立新的溝通平台「國是非會議」,不只是語言的會議,可以透過影像、音樂與當時初始的網路平台進行同樣的溝通討論。在代表的產生方面,更是嚴謹,初階的代表徵選也對抽籤進行錄影錄音,彼此間的代表再過濾也是投票或是延長討論後的一致決。培養起一批綠營青年菁英,也激起青年對公共參與的熱誠,逐漸導向十年後的2014。

這次原住民轉型正義委員會,擁有更高的位階,理應更有表現,但是議題與推舉方案,已經是承辦人員先擬好方向,逐步呈報後決行,明顯的就是「先射箭,再畫靶」。然後推行力道不足、經驗不夠,又不向其他已然辦過類似型態先例的機關單位進行徵詢,缺乏學習與拓展能力。

許多場次代表推舉會議,出席者僅個位數,甚至出席者與推舉的代表數同額,發言時間沒控制等,仍照樣以鼓掌通過的方式進行代表的推舉,某些地區所產生的代表諸多為國民黨選舉樁腳,要糖吃的意圖明顯。整體代表對於單一性別、青年、專業人士等比例代表制的民主精神,付之闕如,更加造成原住民社會的世代分化,儼然成為「總統府原住民族拔樁大會」,對原住民的轉型正義,岌岌可危。總統的高度,對諸多事務都必然委由內閣或民代來執行,但所託非人,或豬樣的隊友,確實只會大大減損溫和改革派的耐性。

20161026-SMG0045-007-原住民族青年陣線26日前往總統府,要求保障狩獵權。(洪與成攝)
原住民族青年陣線前往總統府,要求保障狩獵權。(洪與成攝)

真的要解決問題,而不是讓原住民一再失望

多數族群或是社會強勢文化,對於原文化或異文化的尊重,應該透過社會精英的詮釋,學校與社會教育的推行,即刻對族群文化課綱的重新檢視,透過世代的累積,讓台灣真正落實多元文化社會。不僅是原住民,新移民、外籍勞工,台灣社會對尊重多元文化,多元並存與融合,仍只停留在口號,而這次資深的民代也犯同樣的種族歧視錯誤還硬坳,欠缺檢討能力,確實讓人失望,柯市長雖然民意支持率狂掉,但至少該道歉就致歉,這點是素人特有,職業政客所沒有的。尊重多元文化,不該僅原住民學生去學,而是國家社會整體的必修課,政治菁英更須有表率。

蔡總統的「原住民族歷史正義與轉型正義委員會」,解決方式一、應該立刻叫停,全面退回重新檢討,先成立「籌備會」,而不是淪為只為選舉、拔樁與要糖吃。解決方式二、改為任命跨族群文化事務的政務委員,或行政院第二副院長,即可跨部會解決原所擬的原住民轉型正義的相關任務,讓原住民族的轉型正義能真正轉型,而不是讓原住民族的正義轉彎。

*作者為台北市政府原住民族事務委員會委員

喜歡這篇文章嗎?

吳國譽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