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新聞》彭斯對演說2.0透露的不同訊息

2019-11-07 15:00

? 人氣

彭斯有關美中關係演說的2.0版,整體上大大遜色於1.0版。(美聯社)

彭斯有關美中關係演說的2.0版,整體上大大遜色於1.0版。(美聯社)

美國副總統彭斯(Mike Pence)十月二十四日,在華府智庫威爾遜中心(Wilson Center)發表有關美中關係的演說。這場事先張揚的演說,一早就被視為他在去年相近時間(十月四日)於哈德遜研究所(Hudson Institute)發表的演說二.○版。從內容和精神上說,這兩個版本基本是一脈相承的。當然,二.○版缺乏了一.○版的深度和歷史感,過於具體而立意不高,注定其影響力無法和上一版相提並論。一.○版可說是「再定義」美中關係的開山之作,而二.○版則像是每年編寫一次的年度報告。

彭斯與川普「各自表述」的默契

在評價彭斯演說之前,首先應該分析,做為副總統的彭斯,有多少程度上能代表川普(Donald Trump)政府?事實上,過去兩、三年,在包括美中關係在內的多個美國對外事務議程中,反覆出現川普發言和彭斯發言不一致的情況。簡單地說,彭斯的發言往往與美國傳統保守派一致,而川普路線則背離了傳統保守派。這種不一致,是雙方「一個扮黑臉,一個扮白臉」的默契?還是雙方互相較勁?

筆者認為,是一種中間的狀態,既不是扮黑臉、白臉,也沒有互相較勁,而是在互動中形成了各自表述的默契。

彭斯做為美國的正統保守派,無論從內心出發也好,或為「更上一層樓」,都不能完全附和川普。但同時,他不斷強調要遵守《憲法》下的副總統職權,意味著要當一個備胎,而不是第二個權力中心;從現實出發,共和黨要保住大位還得靠川普,即便再過四年,川普的支持也是他能否更上一層樓的關鍵。他也無意與川普作對。

而川普雖然很喜歡和別人吵架,睚眥必報,但他不太在乎別人與他意見或立場不一,只要不直接在熱點問題上高唱反調,不直接攻擊他即可。前國務卿提勒森(Rex Tillerson)、前國防部長馬蒂斯(James Mattis)、前國安顧問麥克馬斯特(H.R. McMaster)等,意見一向和川普不一致,但都是在媒體爆出他們批評川普個人(例如智力)之後,矛盾才突然激化的,最後被川普解雇。

彭斯深明其中要害,於是雖一面與川普的立場不一致,一面維護、讚揚、吹捧川普,雙方達到「各自表述」的默契。

當然,這不是貶低彭斯演說對美國外交動向的重要性。事實上,美國傳統保守派的立場,對塑造川普的外交走向依然有相當影響力。筆者在二○一六年曾論述,川普上任後的政策都是「川普主義」和美國傳統保守派的混合體。只是外交事務上,最後下決定的還是川普,彭斯還會乖乖地聽他的。

彭斯的一.○版講話立場比川普強硬得多,正是各自表述的一個體現。二.○版除了為一些舊觀點、舊議題注入新材料之外(如貿易不公平、智慧產權、南海、一帶一路等),也有幾個令人關注的新議題論述,以及舊議題的升級論述:

第一是目前全世界的焦點──香港問題。

香港「 反送中」的動蕩已逾一五○天,情況繼續惡化。香港示威者的籌碼是「攬炒」,即利用香港目前依然重要的金融中心地位向中共施壓,最大的訴求就是實現真普選,否則就玉石俱焚。

香港問題對中國態度放軟

細分之下,以攬炒為賭注有兩條途徑:一種是外國配合下的對賭,即外國(特別是美國)向中國施壓,支持香港示威者的訴求,否則就宣布廢除《美國-香港政策法》(United States-Hong Kong Policy Act),不承認香港的獨特關稅及科技輸出待遇;第二種對賭沒有外國配合,即透過示威者的持續騷亂,讓香港經營環境不再適合金融中心和外國投資,從而讓金融中心自己倒塌。對香港人來說,第一種途徑當然較好,但能否實現,則很大程度上取決於美國的態度。

彭斯演說清楚地釋放信息:美國不會配合。彭斯固然強調美國在香港有廣泛的利益,強調《中英聯合聲明》和一國兩制的重要性,也支持香港擁抱自由;但同時也強調「美國尊重國家的主權」,基調是只要中國按照承諾「不用暴力對付香港示威者」,美國就不會採取行動。

彭斯不但「很欣慰」地看到撤回修改《逃犯條例》,也認為北京目前的處理方法是「剋制」的。這意味著,中國目前採取只動用香港警察的處理方式,美國可以接受為「不用暴力對付示威者」;也就是說,只要解放軍不入城,美國最多只會聲援香港示威者,而不會進一步採取實際行動。彭斯還對人說:「我們敦促你維持非暴力抗爭的路徑。」暗示美國不支持勇武派的激烈行為。

這是美國給中國的大禮,對逐漸走進瓶頸的香港示威者而言,當然不是什麼好消息。

第二,中國對美國企業的言論控制。

在一.○版中,彭斯嚴厲譴責中國利用經濟地位對美國企業言論施壓:譴責中國要求美國企業公開幫中國說話;譴責中國威脅美國航空公司為網站上沒有把台灣列為中國一個省而道歉,以及萬豪旅館集團一位員工轉推了西藏的推文而被解雇;譴責中國要求好萊塢電影「正面描述中國」等等。他當時強調:「本屆行政當局將繼續採取果斷行動,保護美國的利益、美國的就業和美國的安全。」

NBA主席西爾弗釋出可能更改季後賽制的想法。(美聯社)
因總經理莫雷挺香港推文,火箭隊遭中國封殺,並要NBA主席席佛(圖)道歉。(美聯社)

由譴責變鼓勵中國對美企業施壓

中國過去一年在以上領域有增無減。最近發生了NBA事件,因休士頓火箭隊總經理莫雷(Daryl Morey)挺香港推文,就導致中國封殺火箭隊,要NBA主席席佛(Adam Silver)道歉。

然而,這次彭斯的論述卻轉而把矛頭對準受中國威脅的美國企業,他譴責NBA「選擇站在中共的一邊,限制言論自由」,又攻擊耐吉(Nike)在中國分店「下架休士頓火箭隊的商品」。

彭斯做為美國副總統,響應川普因為個人恩怨(NBA和Nike都曾與川普不和)而不顧國家利益的言論,令人失望。如他所說「美國企業、職業運動與職業運動員擁抱檢查制度,這不僅是個錯誤,而且不合美國的風格。」但NBA並沒有對中國低頭,席佛頂住壓力不道歉,又在上海說:「絕無可能解雇莫雷。」

更重要的是,做為應該捍衛本國企業利益的政府,不能把對抗外國政府的重任完全放在本國企業上面。川普把NBA事件說成「應該由NBA和中國自己解決」,這是相當不負責任的。沒想到相對穩重的彭斯也如此糊塗。這和歐巴馬(Barack Obama)政府在一一年,當中國把Google趕出中國時的無所作為無異。彭斯演說釋放出的信息,鼓勵了中國繼續以這種方式對美國企業施壓。

第三,中美是否脫鉤的問題。

展示善意,強調不與中國脫鉤

彭斯強調中美不脫鉤,令人懷疑美國對中策略有所緩和。如他引用川普的話:「美國不想與中國對峙,而是追求公平的環境、開放市場、公平貿易以及尊重我們的價值。」他還說:「人們有時會問川普政府是不是要和中國分手,答案絕對是『不是』。」

彭斯兩次論述在核心內容上沒有什麼變化,只是強調的東西不同。前者強調的是美國有不惜和中國脫鉤的決心,後者強調了美國依然有和中國不脫鉤的期望。這種強調的變化當然展示了善意,但不能誇大為美國策略的調整。

二.○版總體上大大遜色於一.○版,它展示了美國政府在對中政策基本不變下釋放的善意。聯想到川普急於和中國達成第一階段貿易協議,即便智利取消了亞太經濟合作會議(APEC)峰會,美國也要另覓川習會的場地,彭斯放軟言詞也就不難理解了。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