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總統彈劾案》歷史性聽證會登場,資深外交官證詞讓川普「烏克蘭門」越陷越深

2019-11-14 11:16

? 人氣

2019年11月13日,兩位美國外交官泰勒(William B. Taylor Jr.,右)與肯特(George Kent)出席「烏克蘭門」聯邦眾議院彈劾川普總統的聽證會(AP)

2019年11月13日,兩位美國外交官泰勒(William B. Taylor Jr.,右)與肯特(George Kent)出席「烏克蘭門」聯邦眾議院彈劾川普總統的聽證會(AP)

美國國會對川普總統進行的「彈劾調查」13日進入萬眾矚目的新階段,聯邦眾議院當天舉行公開聽證會,傳喚兩位重量級外交官說明川普政府如何規劃、執行對烏克蘭的外交政策。川普被指控濫用總統職權,以白宮訪問、巨額軍援為交換條件,施壓要求烏克蘭總統哲連斯基調查其民主黨政敵、前副總統拜登父子。換言之,川普被控以外交政策做為打擊政敵的工具。

川普濫用總統職權,以外交政策做為打擊政敵的工具

川普今年7月25日與哲連斯基(Volodymyr Zelensky)通電話,明白提出調查拜登父子(Joe & Hunter Biden)的要求。川普先是辯稱此事與白宮扣住3億9100萬美元對烏克蘭軍援無關,後來多位外交官員在眾議院秘密聽證會中指證歷歷,川普及其親信確實與烏克蘭當局談「交換條件」(quid pro quo),全力護主的共和黨人也轉而辯稱這是外交工作常見作法,並不構成「濫用總統職權」,也不能做為彈劾總統的理由。

13日出席聽證會的兩位官員,先前都曾出席秘密聽證會,並公布一部分書面證詞。泰勒(William B. Taylor Jr.)是現任美國駐烏克蘭大使館臨時代辦(chargé d'affaires ad interim,相當於代理大使),肯特(George Kent)是國務院負責歐洲與歐亞事務的副助理國務卿。泰勒與肯特都是有二、三十年資歷的外交官,也都非常熟悉美國對烏克蘭與俄羅斯的外交工作。

川普私人律師朱利安尼充當打手、傷害美國外交政策

聽證會由民主黨籍的眾議院情報委員會(House Intelligence Committee)主席席夫(Adam Schiff)主持,泰勒與肯特先各自宣讀書面證詞,然後接受民主、共和兩黨議員及其法律顧問各約45分鐘的詰問。

泰勒表示,他的大使館部屬在7月26日,也就是川普與哲連斯基通電的次日,本案另一關鍵人物、美國駐歐盟大使桑德蘭(Gordon D. Sondland)也與川普總統通電話,川普問起調查的事情,桑德蘭回報:「烏克蘭已準備採取行動」;桑德蘭之後還告訴使館人員:「川普總統最在乎的是關於拜登的調查工作,那也是他的私人律師朱利安尼(Rudolph Giuliani)極力促成的事。」

2019年11月13日,美國駐烏克蘭大使館臨時代辦泰勒(William B. Taylor Jr.)出席「烏克蘭門」聯邦眾議院彈劾川普總統的聽證會(AP)
2019年11月13日,美國駐烏克蘭大使館臨時代辦泰勒(William B. Taylor Jr.)出席「烏克蘭門」聯邦眾議院彈劾川普總統的聽證會(AP)

席夫提問:「我想這意味他在乎調查更甚於烏克蘭,是嗎?」泰勒回答:「是的。」泰勒也指稱,朱利安尼主導一個「非常不正規」(highly irregular)的烏克蘭事務決策管道,而且經常違背美國長期以來的政策目標。

喜歡這篇文章嗎?

閻紀宇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