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討回遲到75年的尊嚴」南韓慰安婦僅存20人…這場對日本索賠審判,是她們的最後一戰

2019-11-14 14:00

? 人氣

南韓日本軍慰安婦受害者以及遺屬針對日本政府提起的索賠訴訟第一次庭審13日在首爾中央地方法院進行,(右起)受害者李玉善、李英淑、吉原玉(Gil Won-ok)出席。(AP)

南韓日本軍慰安婦受害者以及遺屬針對日本政府提起的索賠訴訟第一次庭審13日在首爾中央地方法院進行,(右起)受害者李玉善、李英淑、吉原玉(Gil Won-ok)出席。(AP)

南韓首爾中央地方法院13日就慰安婦受害者對日本政府索賠案,召開首次庭審,日方主張不受南韓司法管轄,因此並未出席,外界推測此案可能會使日韓關係再度惡化。90多歲的受害人泣訴自己16歲時被綁架為慰安婦,被電刑與性虐待的不堪遭遇,呼籲年輕世代應了解歷史真相,要求日本政府應誠摯懺悔,「我們要的不是錢,只想討回遲到75年的尊嚴。」

歷史學家估計,二戰期間日軍至少迫使20萬名女性成為性奴隸,其中大部分來自朝鮮半島。戰後日本政府長期迴避這項歷史罪孽,甚至有官員聲稱「沒有任何證據可以證實日方曾強擄婦女」、「慰安婦是職業妓女」。在南韓政府登記備案中的238名慰安婦受害者,僅剩20人建在。考量到受害者的年紀,13日登場的這場審判可能是她們的最後一場法律戰。

2019年2月1日,南韓已故慰安婦受害者金福童的告別式於首爾舉行。(AP)
2019年2月1日,南韓已故慰安婦受害者金福童的告別式於首爾舉行。(AP)

一拖再拖的審判

日本政府之前曾就「慰安婦」問題道歉,包括時任官房長官河野洋平1993年發表的《河野談話》,承認日本政府對慰安婦有責任,不過許多南韓民眾認為日本的道歉誠意不足。日韓兩國於2015年12月達成《日韓慰安婦問題協議》,隔年7月根據協議成立「和解‧平癒財團」,並由日方出資10億日圓(約新台幣2.8億元),向受害者發放撫慰金。

然而日方依據此協議道歉的對象過於模糊,引發部分受害者不滿,協議內文寫道:「當時由軍方涉及的慰安婦問題,對多數女性的名譽與尊嚴造成深刻傷痛,對此日本政府表示『痛感責任』。」不少受害者認為,日本政府未向他們直接道歉,20名二戰性奴隸受害人及受害者家屬遂在2016年12月向首爾法院提起民事訴訟,要求向日本政府索取一人2億韓元(約新台幣524萬元)賠償。

20180310-慰安婦專題,韓國京畿道廣州市,分享之家阿嬤李玉善。(顏麟宇攝)
韓國京畿道廣州市,分享之家阿嬤李玉善。(顏麟宇攝)

直到3年後才開庭,是因為日本外務省收到起訴書之後,根據日韓皆簽署的《海牙公約》主張此訴訟危害日本主權,3度拒絕接收起訴文件,導致訴訟進程擱置。之後首爾方面以「公告送達」的方式寄送文件,只要公告期屆滿,就會產生合法送達的效力。訴訟期於今年5月9日正式開始,然而已有5名原告離世。

不堪回首的過往,在前往台灣的日本神風特攻隊的船上遭侵害…

90歲的慰安婦倖存者李英淑(音譯,Lee Yong-su)在聽證會上泣訴過去的苦難。她16歲時被俘虜為慰安婦,在前往台灣的日本神風特攻隊的船艦上,遭到性虐待,每天平均被迫「接客」4至5次,就連月經來也不被放過。她說:「我就是活生生的歷史證明我們是無辜的,日本有罪,日本必須出席公開的審判。」

南韓日本軍慰安婦受害者以及遺屬針對日本政府提起的索賠訴訟第一次庭審13日在首爾中央地方法院進行,受害者李玉善出席。(AP)
南韓日本軍慰安婦受害者以及遺屬針對日本政府提起的索賠訴訟第一次庭審13日在首爾中央地方法院進行,受害者李玉善出席。(AP)

在開庭前的記者會上,93歲的南韓慰安婦倖存者李玉善(Lee Ok-seon)表示:「日本政府必須懺悔,他們綁架了無辜的孩子,造成無法挽回的傷害,他們必須認錯,誠懇地道歉。」

李玉善曾接受《風傳媒》專訪,1927年出生於南韓釜山的她,15歲那年在大街上被日本兵強擄至中國延邊當慰安婦,日軍在她的左手臂上留下一道深長的刀痕,痛苦的不只是生理上的後遺症,慰安所的恐怖經歷造成嚴重的精神創傷,讓她經常在半夜驚醒,「就算我們死光了,他們(日本)還是要給個交代。」

前進南韓、探索慰安婦》「請讓日本跟阿嬤們道歉」背負一生恥辱 倖存者李玉善的最後請託

「南韓司法和紀念委員會」(Korean Council for Justice and Remembrance)、民主社會律師聯盟(Minbyun,民辯)發表聲明指出:「考量到受害者的年紀,這場訴訟可能是她們向南韓司法機構提出權利救濟的最後一役,我們誠摯希望,司法機關能夠為受害者的尊嚴與傷痕復原做出正確的裁決。」尚不清楚本案需要多久時間才能有結果,第二次庭審計劃於明年2月進行。

「國家主權豁免」原則能否適用於嚴重迫害人權?

根據《韓聯社》報導,「國家主權豁免」原則是本次訴訟中日韓司法界的關鍵爭點,該原則是指在國際交往中,一個國家及其財產未經其明示同意,則免受其他國家的司法管轄。日本政府主張其國家主權豁免權利,因此不出席本次庭審,日本內閣官房長官菅義偉13日回應:「就國際法而言,由於主權豁免原則,日本政府不受南韓管轄。」

人權組織及慰安婦受害者則認為,二戰期間日本帝國政府在南韓領土犯下「極其惡劣」的罪行,嚴重侵犯人權與人格,應不適用國家主權豁免。南韓婦權律師李尚喜(Lee Sang-hee,音譯)在庭上指出:「這是有史以來,尚存受害者對日本政府求償的首次審判,以他們的年齡來看,這也許是最後一次審判。這些倖存者是系統性暴力的受害者……兩國在不徵求受害者意見的情況下達成了無法接受的解決方案。」

2019年2月1日,南韓已故慰安婦受害者金福童的告別式於首爾舉行,圖為慰安婦倖存者李英淑與在日駐韓大使館的慰安婦銅像。(AP)
2019年2月1日,南韓已故慰安婦受害者金福童的告別式於首爾舉行,圖為慰安婦倖存者李英淑與在日駐韓大使館的慰安婦銅像。(AP)

「國際特赦」(Amnesty International)遞交給首爾法院的請願書寫道:「本案原告受到性奴役,明顯違反了當時的國際法律。作為嚴重違反國際人權法和嚴重違反國際人道主義法的受害者,他們有權獲得補救和賠償,且救濟過程不應有程序性障礙,例如主權豁免,通過條約或法規來放棄索賠。」

南韓慰安婦透過首爾法院,向日本政府提起的民事訴訟,共有兩宗,另一訴訟為2013年8月,12名受害者要求東京當局為每人賠償1億韓元(約新台幣262萬元),審判擱置至今,未能開庭。

日韓關係近來降至冰點,文在寅政府去年11月批評《日韓慰安婦問題協議》,譴責前政權「拿錢賤賣受害慰安婦」,宣布解散「和解‧平癒財團」。另外二戰期間的徵用工爭議也浮上台面,導致雙方外交衝突加劇,日本今年7月起對南韓展開貿易戰,南韓政府則決定不再續簽《日韓軍事情報保護協定》(GSOMIA),作為還擊。

安倍晉三與文在寅4日在泰國會面,雙方同意以對話方式解決目前僵局。(美聯社)
安倍晉三與文在寅4日在泰國會面,雙方同意以對話方式解決目前僵局。(美聯社)

 

喜歡這篇文章嗎?

蔡娪嫣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