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AI大戰》機器學習之父米切爾:中國剽竊科技很可能不是虛構,但白宮反應過激

2019-11-15 17:10

? 人氣

2019年8月29日,湯姆·米切爾在上海「世界人工智能大會」上發言。(BBC中文網)

2019年8月29日,湯姆·米切爾在上海「世界人工智能大會」上發言。(BBC中文網)

人工智慧(AI)領域的美、中博弈升溫,成為中美貿易戰背後的驅動因素之一。但人工智慧學科鼻祖認為,白宮可能「反應過激」。

卡內基梅隆大學機器學習系主任湯姆・米切爾(Tom Michell)教授被稱為機器學習之父、人工智慧學科鼻祖之一。

他認為,基於他對美中雙方在AI領域實力對比的觀察和評估,美國的警惕和防範顯得「反應過度」。

1997年,米切爾出版《機器學習》,成為這個新學科、新領域第一本教科書。這本奠基之作是機器學習的入門教材之一。他2006年在卡內基梅隆大學計算機科學學院創辦了機器學習系,成為第一任系主任。

2018年11月,米切爾加盟中國AI教育獨角獸企業松鼠AI(Squirrals),任首席科學家。

廣東深圳火車站的機器人警察
人工智慧目前最大的爭議集中在監控和隱私方面,但最重大的道德議題涉及AI的軍事應用

米切爾的頭銜還包括美國工程院院士;美國科學促進會(AAAS)和國際人工智慧學會(AAAI)會士;《機器學習》雜誌(Machine Learning)和國際機器學習年會(ICML)創始人。

他說,美國有更多研發人工智慧訓練和經驗積累的公司,而中國的優勢可能更多體現在以大數據為依托的AI應用方面。

比如醫療行業,美國20多年前就開始有醫療文件電子存檔,但到今天為止還做不到把全國各地醫療系統所有的電子文檔集中起來,為機器學習算法提供數據庫。

客觀原因是美國法律對個人隱私的保護,也跟醫療行業「城堡」林立、相互隔絶、盈虧自負的狀況有關。

中國的情況大不相同。「一旦政府決定建立覆蓋全國的醫療記錄電子文檔數據庫……那這件事就能辦到。」

美國東北大學T-DT創新試驗室學生與上海交通大學學生在2019機器人大賽決賽上爭奪冠軍
美國和中國都對人工智慧懷著遠大的抱負,對AI來寄予厚望,投入巨大。美國東北大學T-DT創新試驗室學生與上海交通大學學生在2019機器人大賽決賽上爭奪冠軍

氣氛緊張

作為機器學習和人工智慧的鼻祖之一,米切爾教授在美國大學和中國AI科技公司兼職,堪稱魚和熊掌兼得,可以利用美中兩邊的優勢,把科技創新和實際應用無縫對接。

然而,隨著美中關係緊張,高科技領域的這類跨境合作變得越來越敏感,審查也越來越嚴格。

美國政府過去幾年的對華政策明顯轉向嚴控和封鎖,對中國的投資嚴加審查,列黑名單禁止美國公司與近30家從事監控、AI和其它高科技製造業務的中國企業做生意,對科技領域的剽竊行為定重罪量重刑。

除了徵收懲罰性關稅,川普政府還向國內大學施壓,要求大學和研究機構重新評估與中國合作伙伴的關係,收緊學生簽證政策,甚至對某些美國在華投資項目發出警告。

據美國諮詢公司榮鼎集團(Rhodium Group)數據,2018年中國在美國的投資金額跌到8年來最低的48億美元,美國在中國的投資從140億美元減少到130億美元。

中國電信設備製造商華為和中興遭美國封殺。安邦保險和李開復的創新工場據悉已經縮小在美國的業務規模。

兩個機器人搏鬥
美國和中國在人工智慧的商業推廣領域競爭激烈

AI大比拼

AI競賽是美中貿易戰背後的驅動因素之一。

全球AI界的一種普遍認同的看法是不久的將來中國將成為世界頭號AI產品大國。

「中國把寶押在AI上。中國在AI領域的投資和部署規模舉世無雙。」

這是加拿大多倫多研究機構創新未來中心(CIF)的阿比舒爾・普拉卡什(Abishur Prakash)的看法。他曾出過幾本書論述人工智慧對地緣政治的影響。

中國正在實施人工智慧10年計劃,目標是在人工智慧、5G通信和航空航天等高科技製造業佔主導地位。

AI初創企業得到政府撥款,實施吸引海外人才計劃,整合數據政策,對爭奪世界AI頭把交椅的目標毫不諱言。

硅谷智庫CB Insights 發佈的2019年世界AI 100強榜單,即100家最有前景的AI初創公司名單上,有6家為中國公司。這家智庫的報告顯示,中國成了AI獨角獸最強誕生地。

美國對中國最大的擔憂,是中國的集權體制賦予數據和資源方面的優勢;這種優勢其他國家難以匹敵。

Presentational grey line
樊麾:我怎麼看人和人工智慧的關係

川普政府也有AI戰略。

2019年2月11日,美國國家科技政策辦公室發佈了由總統川普簽署的《美國人工智慧倡議》(American AI Initiative),成為世界上第19個正式宣佈AI未來戰略的國家。

其他國家的AI戰略都把發展技術放在首位,而《美國人工智慧倡議》則把視角放在從「技術」向「社會」推廣。

倡議書還提到要增加AI研發領域的投資,改革移民制度,改善教育體系,等等。

不過,美國最關注的是AI技術在軍事領域的應用。

普拉卡什告訴BBC商業記者娜塔莉・謝爾曼(Natalie Sherman),川普政府的各種行動,目的就是在那些預計將決定未來幾十年經濟和軍事實力的科技領域確保美國的主導地位。

他認為,川普政府的政策和行動釋放了一個信號,即美國堅信「它的地緣政治力量將被AI領域重新定義、重新設置」。

劉鶴、萊特希澤和特朗普在白宮橢圓辦公室
競賽是美中貿易戰背後的驅動因素之一

接觸?遏制?

美中關係緊張持續了一年之際,《紐約時報》舉辦紐約交易錄大會(DealBook),專欄作家弗里德曼主持了一場關於對華政策的討論會,9位中國政策專家有一項共識:下一階段的美中關係很可能為21世紀定基調。

前白宮顧問巴農(Stephen Bannon)給美國和中共關係的定義是「經濟和信息戰爭」,而谷歌創始人之一施密特(Eric Schmidt)認為美中利益交織盤根錯節,但在爭奪全球技術霸主地位的競賽中,中國是美國頭號對手。

施密特現在是美國國防部的國防創新委員會(DIB)和國會人工智慧國家安全委員會(NSCAlI)主席。

施密特贊同美國優先戰略,希望保持西方技術主導,但認為合作比對抗和封禁更有效,更有建設性。而探索建設性方式時,應該優先考慮鼓勵高技能移民以及在技術教育和研究方面的支出。

這種觀點也不乏贊同者。他們認為,禁止向中國出售美國芯片之類的措施是弊大於利,只會帶來跟預期相反的結果,促使中國推出自己的替代芯片,加速構建自成一統的體系。

巴農和對華強硬派認為,中國其實已經在與西方體系脫鉤,建立自己的標凖體系。

美國對華溫和派和強硬派一致認為,這將導致西方產生技術不安全感;尤其是中國在5G領域引領世界,更加劇了美國和西方的疑慮。

「神經過敏」

在科技戰和貿易戰氛圍下,美國學術界開始重新評估與中國的聯繫與合作,美國公司開展對華業務時也更謹慎。

普拉卡什說,地緣政治成了中心議題。美國科技企業必須提醒自己:我們是硅谷的公司,產品銷往亞洲,在目前這種氣氛下,我們腦子裏必須清楚什麼是可能的,什麼是可行的,有哪些選項。

米切爾教授呼籲華盛頓區別對待「雙贏」類AI應用和那些確實敏感、競爭激烈的AI科技,比如軍用AI。

他還擔心華盛頓甚囂塵上的民粹主義論調將把美國學術和教育圈的外國學者置於孤立處境,而他們許多人為美國保持世界科技領先地位擔當了關鍵角色,其中不少是華人。

出口控制這個主意,單是開始考慮就會造成傷害,對美國科研界的傷害不亞於海外敵對勢力可能試圖對美國施加的打擊。

米切爾說:「希望我們保持理性、理智,不要因為恐懼而胡亂出手。」

科技剽竊指控很可能不是虛構,但「我們似乎反應過激了」,他說。

他還說,「誰都想爭當世界AI領頭羊,無論是中國、英國,或者其它什麼國家,有這個抱負是正常的,沒有才奇怪。」


比如手術室裏的機器手臂,2019年8月世界機器人大會上展示。
人工智慧科技及其應用完全可以帶來雙贏結果,比如手術室裏的機器手臂

華盛頓的智庫,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CSII)科技政策部副主任威廉・卡特說,川普政府的AI戰略和政策實施起來難度較大。

他說:「對中國聲色俱厲很容易,政治上也討好,但我認為從很多方面來看,我們都是在自戕。」

美國不光自己對中國實行制裁、封鎖,還向其它國家施壓,要求他們選邊站隊,跟美國齊心協力,比如禁用華為的設備。

美國政界一種意見認為,AI科技引發的價值觀爭議,比如監控、隱私、言論自由和新聞審查,將為美中兩國的衝突添柴加薪。

但是,BBC商務記者謝爾曼說,美中AI大比拼將會出現何種結局,或許只有AI才能預測。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