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想當電玩導演!靠電玩取經武打運鏡 洪子烜《狂徒》闖進金馬6項提名

2019-11-17 22:19

? 人氣

在17日金馬影展媒體餐敘中,《狂徒》導演洪子烜(見圖)受訪時表示,自己超想當電玩導演,只是在台灣較難有這樣的機會。(吳尚軒攝)

在17日金馬影展媒體餐敘中,《狂徒》導演洪子烜(見圖)受訪時表示,自己超想當電玩導演,只是在台灣較難有這樣的機會。(吳尚軒攝)

動作片《狂徒》在第56屆金馬獎獲6項提名,導演洪子烜也入圍最佳新導演。洪子烜今(17)日出席金馬影展媒體茶敘,談到其實自己拍片受《巫師》等電玩影響很深,《狂徒》前期有8成都是參考電玩運鏡,更坦言自己超想當電玩導演,但在台灣較難有這樣的機會。

《狂徒》由吳慷仁、林哲熹主演,劇中林哲熹本來是籃球選手,卻因打架而遭體壇封殺,只能去黑道當小弟謀生,卻意外遇上吳慷仁飾演的神秘高智商罪犯,並被吳脅迫完成他的計畫;該片在本屆金馬,除洪子烜入圍最佳新導演外,也入圍最佳動作設計、最佳攝影等技術類獎項,共獲6項提名。

20191117-動作片《狂徒》在第56屆金馬獎獲6項提名。(取自電影狂徒官方臉書)
動作片《狂徒》由吳慷仁、林哲熹主演,在第56屆金馬獎獲6項提名。(取自電影狂徒官方臉書)

最喜歡的電影不是動作片,而是《進擊的鼓手》、《第九禁區》

畢業於世新大學廣電系的洪子烜,過去短片作品《欺逃人》、《破賊SYSTEM-A》等皆為動作題材。洪子烜今日出席媒體茶敘時表示,其實並不是特別喜歡動作片,只是當初在學校想拍不一樣的東西,坦言自己最喜歡的電影其實是《進擊的鼓手》、《第九禁區》等等,還說自己有時看動作片會恍神,因為好萊塢或香港的動作片,有固定動作風格或套路,看久了會麻痺,因此非常希望可以有台灣風格的動作戲。

《狂徒》裡有多場巷弄追逐、海產店扭打的武打戲。對此,洪子烜談到,台灣拍動作片還在起步階段,他會嘗試比較跳躍的運鏡,此外,台北狹窄巷弄都是特色。而他定義《狂徒》裡的打鬥風格是「流氓打架」,不使用太武術性的套招,而是隨手抓週遭小物件、道具來用,像是餐廳的餐具等等。

洪子烜說明,《狂徒》最早是跟動作指導洪昰顥討論、發想的,但他們兩個都是新人,因此在籌資時受到不少質疑,投資方認為風險太高,也建議改找韓國或香港的動作指導,要花許多時間才能說服對方。

20191117-電影《狂徒》的動作指導洪昰顥(見圖),本部片在第56屆金馬獎獲6項提名。(取自洪昰顥粉絲專頁)
電影《狂徒》的動作指導洪昰顥(見圖),本部片在第56屆金馬獎獲6項提名。(取自洪昰顥粉絲專頁)

預告下部片主題是「高鐵炸彈危機」

如今,有《狂徒》做出成績,洪子烜也表示,目前籌資較順利,但因下部片需要約7000萬預算,還是有不小困難,而該部片仍是犯罪風格,將以高鐵為背景,片長96分鐘,即是台北到高雄的時間,讓觀眾體驗上車後發生炸彈危機,並跟著主角一起處理事件。

洪子烜表示,《狂徒》在劇情上刻畫還不到位,他自己後來檢討,發現雖然動作戲很刁,文戲卻常常拍很快,導致觀眾最後可能只記得角色而非情節,因此,洪子烜期望這次可以在劇本上挖得更深,吸引觀眾注意到議題。

20191117-動作片《狂徒》在第56屆金馬獎獲6項提名,導演洪子烜(中)也入圍最佳新導演。(取自電影狂徒官方臉書)
動作片《狂徒》在第56屆金馬獎獲6項提名,導演洪子烜(中)也入圍最佳新導演。(取自電影狂徒官方臉書)

另外,洪子烜也同時在開發以「劫獄」為主題的劇本,希望可以更用氣氛打動人,也表示會在劇本下更多心力。

洪子烜:電玩跟電影最終會走到一起

洪子烜也聊到,自己是電玩迷,許多電玩的遊戲、相關影片,像是《巫師》的預告片裡,主角跟怪物打鬥的橋段,運用了很多繁雜的鏡頭,都值得參考,表示其實《狂徒》前期的運鏡,有8成都是參考電玩,而非國外動作片。

洪子烜認為,電玩跟電影最後會走在一起,像電玩《底特律:變人》故事,完全是電影概念,但可以選擇不同結局,這是電影無法獲得的樂趣,所以近年才有互動電影的概念,洪子烜期許自己未來也可以將兩者結合,更坦言自己「超想當電玩導演」,但台灣很少有這樣機會。此外,他也表示,自己很想做VR電影,但目前苦無管道。

電玩遊戲「底特律:變人(Detroit: Become Human)」。(圖/取自flickr)
電玩遊戲「底特律:變人(Detroit: Become Human)」。(圖/取自flickr)

喜歡這篇文章嗎?

吳尚軒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