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珍專欄:法官都開罵 蔡英文到底招誰惹誰了?

2016-12-02 06:30

? 人氣

蔡英文總統主持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第一次籌備會。(取自蔡英文臉書)

蔡英文總統主持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第一次籌備會。(取自蔡英文臉書)

蔡英文總統民調低迷,大小政策爭議不斷,街頭大小抗爭此起彼落,這個不稀奇,稀奇的是,為了明年召開的司法改革國是會議,蔡英文主持第一次籌備會,禮貌性致詞講話三分鐘,竟引來法官協會聲明回擊,直指蔡英文一番話「無疑向世界宣判了臺灣司法『死刑』!」其言之重,等於宣告蔡英文自己又開闢一個戰場,準備砸自己的鍋。

正義的最後一道防線 豈能三天兩頭變更界限

「改革」就像「進步」一樣,任何時代都不可或缺,談起「司法改革」如同「創新經濟」一般,不論是以「創新」為名或以「轉型」為名,不轉就沒動能,其意都在改變既有結構,修整現有制度,不過,經濟、政治、社會和司法,各個領域有不同的需求節奏,司法,或許是其中必須「相對保守」的,因為「司法是正義的最後一道防線」,這道防線總不能三天兩頭變更界限。

「以總統的高度召開司法改革國是會議」是蔡英文競選的重要政見之一,既然提出,她理當對改革有過描摩的圖像,去年八月她發表司改政見時,開宗明義自許從法律人到政治人物,「深刻理解法律人的專長在哪,法律人的極限在哪,到了法律人極限的時候,就是政治人物必須要扮演的角色。」蔡英文想定的是由政治領導人帶領社會經過政治過程,推動具有政治能量的司法改革方案,她的想法,和前任馬英九迥然有別,馬英九不要司法改革嗎?當然也要,觀審制之試行,即在馬英九的第一任開始,但是他堅持總統的手不能伸進司改,而由司法院主導制度的變革。

馬英九和蔡英文兩種改革作為,到底孰是孰非,猶難定論,前總統李登輝任內從林洋港、施啟揚到翁岳生,歷任司法院長都是司法改革的主導者,李登輝既未介入遑論主導;但畢竟「恐龍法官」也是在馬任內出現的名詞,也成為蔡英文推動司改國是會議的理由,然而,競選政見可以有政治語言,身為總統、司改國是會議的召集人,司改將轉為政策落實的時候,最不需要的就是政治語言,果然,她一句「不要發生有錢判生,無錢判死的情況」,就讓法官協會大為反彈,何以故?

改革的圖像不能憑空想像 前人設計圖也得看看

曾為法律人,蔡英文對一九九九年的全國司改會議應有相當理解,在這個翁岳生總其成的司改會議中,該討論的面向無一不備,為了避免「有錢判生,無錢判死」和法官收賄,才有了司法官終身優遇;蔡英文最在意的「人民參與」,當年同樣列為重要子題,觀審制不是憑空掉下來的;避免人民在冗長的司法訴訟程序中飽受拖磨,而有了速審法;強化第一審「調查事實真相的能力」,也是當年民事訴訟制度改革議題之中;司法人員(包括檢察官)的進場和退場機制,不消說也是重中之重;即使司法院定位問題,當年會議都做成結論,大法官會議因此做出第五三0號解釋,然而司法院組織法在內的相關修法案,迄未能經過立法院三讀…,蔡英文對司法或許沒信心,但對老師翁岳生應該有信心。

喜歡這篇文章嗎?

夏珍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