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新住民的告白「我們要的不是錢,而是一些尊重。」

2016-12-05 06:30

? 人氣

「通常會想接這些工作的人,都是以服務的心態去面對,想說可以為社會貢獻一些,也可以介紹我們國家的文化給民眾,穿著家鄉的衣服、製作家鄉的美食,這讓我們做得滿開心的。」(資料照,陳明仁攝)

「通常會想接這些工作的人,都是以服務的心態去面對,想說可以為社會貢獻一些,也可以介紹我們國家的文化給民眾,穿著家鄉的衣服、製作家鄉的美食,這讓我們做得滿開心的。」(資料照,陳明仁攝)

「我們只是想要社會的一些尊重而已。」她這麼說。

因緣際會拜訪了越南嫁來台灣的新住民媽媽,來台灣幾十年了,國語說的很流暢,一聊就是一兩小時。

她說最近因為新南向政策,很多公家機關想找她們幫忙,要她們幫忙做越南在地的美食在活動中發放、要她們穿著家鄉服飾出席活動、要她們上東南亞與課程。

行政院新南向政策推動計畫記者會(政院直播畫面截圖)。
她說最近因為新南向政策,很多公家機關想找她們幫忙,要她們幫忙做越南在地的美食在活動中發放、要她們穿著家鄉服飾出席活動、要她們上東南亞與課程。(資料照,政院直播畫面截圖)。

承辦人員說有3000元經費,問說可以做多少份?他說大概可以做200份吧,沒想到承辦人員聽到這數字,立刻改口說那做1500元的份量,她覺得怎麼會改來改去,而且這經費也沒包含她的工錢,覺得不受尊重,但要拒絕也不是,十分為難。

又談到某學校找她上越南語課程,一開始的鐘點費給800,之後又變成600,再變400,直到上次去簽領據時發現怎麼變成320,她覺得很奇怪,而承辦校方的態度又一副"給你賺錢就不錯了"的心態,她覺得很不舒服,但又不敢多說什麼。

「我們要的不是錢,而是一些尊重。」她這樣說。

她問過很多南洋姐妹要不要接這些工作,很多人聽到後都沒什麼興趣,雖然時薪比工廠上班高,但這種接案的工作還是不穩定,還不如去工廠、漁港每天做12小時,賺的還比較多。

高雄柴山小漁港(圖/威漢陳@flickr,KKDAY提供)
她問過很多南洋姐妹要不要接這些工作,很多人聽到後都沒什麼興趣,雖然時薪比工廠上班高,但這種接案的工作還是不穩定,還不如去工廠、漁港每天做12小時,賺的還比較多。(資料照,圖/威漢陳@flickr,KKDAY提供)

「通常會想接這些工作的人,都是以服務的心態去面對,想說可以為社會貢獻一些,也可以介紹我們國家的文化給民眾,穿著家鄉的衣服、製作家鄉的美食,這讓我們做得滿開心的。」

但是台灣社會還是少了尊重,認為新住民是第三世界來的,給他們一些錢就會開心的不得了;認為她們來這騙婚,賺飽錢後就逃回母國;認為新住民二代程度很差,跟媽媽一樣笨;認為他們好欺負,就要她們做東做西。

「每次回到家鄉,都睡得好沉好沉,整個身體都放鬆了,也不用管小孩,不用管工作,就這樣懶懶的好舒服。」她這樣說,露出幸福的表情。

話鋒一轉她談到了幾位姊妹的婆媳問題。

一位姊妹每次回家都被婆婆嫌說地板很髒沒弄乾淨,導致親朋好友兒孫都不敢來這裡拜訪,硬要她拿著抹布跪著擦地板,說這樣才會乾淨。這位姊妹向她哭訴說每次都打掃很乾淨啊,但為什麼都被當傭人使喚?每次回家壓力都好大。

另一位姊妹嫁到家境富裕的婆婆家,一次親戚們的聚會,婆婆一時興起發給每個小孫子1000元零用錢,卻完全略過這位姊妹的兩個孩子,她看到這個狀況心裡已經很清楚,於是立刻要孩子回到房間去,自己則悄悄的躲到沒人的地方落淚,她說,這是她第一次有如此的屈辱,憑什麼她的孩子跟其他人不一樣?

平淡的聊完了這些,看不出來她有什麼情緒,可能在台灣待久了、也聽了如此多姊妹的經驗,看淡了這一切吧。她很慶她嫁到一個不錯的丈夫,過著平凡的生活,但也為那些姊妹們感到心疼。

「每個人的命不同啊!只希望我們能像一般人一樣在這社會上能被尊重就好。」她最後淡淡地說。

*作者為待退替代役。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