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年公務員開瓦斯自殺不成追砍警察,受害警察竟說「原諒」!一場刑案揭開台灣社會悲歌

2019-12-06 09:10

? 人氣

「我想要引誘警察殺我,因為警察有帶槍。」一個砍警現行犯,背後原來是個被照顧家人壓力與經濟壓力拖垮、最後崩潰一心求死的病人──得知狀況以後,就連受害警察都說「可以原諒」...(示意圖,非案發現場/謝孟穎攝)

「我想要引誘警察殺我,因為警察有帶槍。」一個砍警現行犯,背後原來是個被照顧家人壓力與經濟壓力拖垮、最後崩潰一心求死的病人──得知狀況以後,就連受害警察都說「可以原諒」...(示意圖,非案發現場/謝孟穎攝)

為何一個公務員會落到開瓦斯自殺不成、還追砍警察?1999年的台東,曾有一名公務員在家開瓦斯桶自殺遭鄰居報案,警察到現場要救人,他卻以菜刀、水果刀追砍警察又以石塊砸毀警車,被以「公共危險」、「妨害公務」等罪名起訴──此事若登上媒體被民眾大罵「殺人犯」恐怕不意外,受害警察卻說「可以原諒」、最後也遭判無罪,一切起因或許正是法庭上看似「正常」的種種言行裡,透露連他自己也不曉得的社會悲歌。

28日夜間「廢死星期四」講座上,從業20多年的法官錢建榮現身道出一件件刑事案件背後被社會忽略的「精神障礙」現實,這些當事人有因為打翻米苔目遭祖母責罵、一氣反擊卻讓祖母跌倒摔死的少女,有偷竊機車成性到成為警察「只要跟在他背後2小時就有業績」的慣犯,亦有看似順遂卻持刀追砍警察的公務員──他們來自不同背景,共通的卻是生了病而不自知、沒得到治療,而錢建榮看見的不只是「罪大惡極」,還有那些數不盡的、沒被聽見的求助。

獨子照顧母親精神崩潰!中年公務員成一心求死現行犯:我想要引誘警察殺我,因為警察有帶槍

攤開錢建榮的資歷,台東地院刑事庭法官、桃園地院民事執行處法官、刑事庭法官兼審判長、台灣高院刑事庭法官,20年來看過無數案件、包括判纏訟多年之「關廠工人案」勝訴;錢建榮被視為常站在社會弱勢一方的法官,然而廢死聯盟執行長林欣怡提醒,這樣的法官是「少數」──其中一個例子,是20年前台東一起公務員A追砍警察事件,錢建榮判他「無罪」,連受害警察都原諒A。

「他在家要拿瓦斯桶自殺,警察來了,還拖瓦斯桶追砍警察!他被逮捕後被告妨害公務跟漏逸瓦斯氣體致生公共危險罪,我就問他:為什麼要這樣做?」錢建榮回憶,那時A看起來完全就是個精神狀態正常、對話能力完全沒問題的普通人,對於自己的犯行也是全數承認,然而說到犯案動機,A的一句話讓錢建榮腦內警鈴大響──

「我想要引誘警察殺我,因為警察有帶槍。」A說。若是一般法官可能就直接判刑了,但錢建榮深深覺得事情不單純,便決定將A送精神鑑定,而台東醫院鑑定結果出來,是「行為那刻無行為能力」。

原來過去從來沒有精神病史的A是家中唯一獨子,沒有結婚、一個人單打獨鬥撫養母親,醫生說A長期壓力下已有潛在的精神疾病、即躁鬱症卻不自知,在犯案的那一天,生活壓力、工作壓力全面爆發,A決定自殺──然而想自殺的A開了瓦斯桶老半天卻一直都沒死,鄰居還替他報案叫警察來救,看到警察過來要阻止他死,A乾脆拿刀作勢砍警察、拿石塊砸警車,看是否能換來幾槍、解脫上路。

本篇文章共 7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830

喜歡這篇文章嗎?

謝孟穎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