須文蔚專文:明日的數位機會

2019-12-19 05:10

? 人氣

我們的初衷正是:希望在每個明日,能讓數位機會普及到偏鄉的每個角落。(取自花蓮市DOC)

我們的初衷正是:希望在每個明日,能讓數位機會普及到偏鄉的每個角落。(取自花蓮市DOC)

朋友聽說我一面忙教學、一面忙研究還在學校兼行政工作,卻堅持在偏鄉陪伴DOC夥伴,一陪就是十二年,常會問我:「你那麼過動,動力從哪裡來?」

我多半的答案是:「同事都很優秀,有創意,能一起實現夢想。」能有一群青年朋友和我一起走遍村莊與田野,連結更多社會、企業和政府資源進入社區,培養更多新的社區組織,彷彿看到黑暗的山海間浮現了一絲曙光。

我心中其實有個真正的答案,就是想在花蓮實現溫世仁先生的夢想:普及數位科技,讓偏鄉從農業社會跳過工業社會,直接進入網路社會。

溫世仁(取自溫世仁基金會官網)
溫世仁(取自溫世仁基金會官網)

溫世仁先生喜歡說一個故事,北京有天突然下起大雨,一個賣蒜頭的老農夫躲在網咖門口避雨,天寒地凍,網咖裡好心的年輕人,邀他進去躲雨,關心他的生意。

老伯伯說:「這年頭蒜頭難賣!」

年輕人問老農夫:「你的蒜頭究竟有何特點?」

「我沒有加肥料。」

於是青年連上網路,到國外的討論區留言:「北京這兒有有機蒜頭,有人有興趣嗎?」

德國一家超商的採購員,正愁找不到貨源,看到這則訊息,喜出望外,聯絡了網咖。老農夫一舉賣掉了全部的蒜頭,還從此成了德國有機超商的固定合作夥伴。

溫先生在二○○○年前後,就點出了網際網路扶助老農的潛力,不僅如此,他投身黃羊川的扶貧計畫,在甘肅省武威市古浪縣,一處貧窮的小鄉鎮中,讓學生有機會學習最新的資訊科技,為他們編寫數位的各科教材,改善他們的生活環境。

溫先生倡言「西部開發十年可成」,創立了一個「千鄉萬才公司」,在黃羊川建立「千鄉」平臺,選擇最貧窮的鄉鎮,做網路基地,引進人才(萬才)教育當地,以學校做為硬體與軟體的基地,透過電子商務來改善農牧,促成農民從散居變成聚居,進一步發展服務業、遠距雇用和遠距服務,讓文明透過教育與資訊進入這個農作與運輸都困難的鄉村,而且以「黃羊川」為示範點,希望能把成功模式複製到更多村莊。

溫世仁先生的故事深深打動了我,在二○○二年的春天,為東華大學籌辦畢業典禮時,我向校長提議,獲得同意,我們誠懇地邀請溫先生來為畢業生祝福。他答應了,但隨後爆發了「嚴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SARS)的危機,溫世仁提出「健康者隔離法」的概念,自己也身體力行,也就婉拒了來東華演講。在疫情結束後,我私心還是期待他能來東華,不料在二○○三年,他竟然英年早逝,留下了無限的悵然。

造夢者先走了,追夢的我們沒有悲觀的權利,延續溫世仁先生的夢想,就成為我內心中最大的動力。所以每次到訪每個數位機會中心,看見孩子們玩國外的電玩,或是線上遊戲,總覺得不安。DOC不應當是學童的網咖,但是要能夠帶領孩子們遠離線上遊戲,就要更精緻、生動有趣的數位出版品走進偏鄉的電腦教室。

幾年後,當時擔任明日工作室副總經理李進文大力支持,把一批文學名著的多媒體書捐贈給花蓮DOC,計有《銀河鐵道之夜》、《綠野仙蹤》、《變形記》、《頑童歷險記》、《快樂王子》等十二套,共計六十本。除了讓孩子們能以新鮮有趣的方式,自然而然讓學習數位化,並從明日工作室編纂的系列教材當中獲得深度的人文歷史及語言知識;也讓他們有機會走在數位閱讀潮流的前端,這讓我感到無比的震動。

李進文。(取自李進文臉書)
李進文。(取自李進文臉書)

李進文是著名的詩人,他來信時引用了溫世仁先生說過一句話:「世界上只有一種人,就是需要關心的人。」明日工作室秉持著相同的信念,關心花蓮的孩子,讓我們倍感溫馨。

明日工作室設計的多媒體書,每一本除了有傳統的繪本,以精緻可愛的圖案搭配漫畫的編排方式,開創兼具質感與輕鬆閱讀的繪本風格,同時還利用3D動畫(DVD)的方式,帶領讀者進入童話故事的魔幻世界,動畫以歐式繪風幽默呈現,創新的多結局,絕對顛覆孩子們的想像力。

記得當時收到這個好消息的時候,辦公室同仁貞育負責企劃,她給這個案子取了充滿希望的名字:「數位機會在明日」。

是啊!我們的初衷正是:希望在每個明日,能讓數位機會普及到偏鄉的每個角落。

*作者為國立東華大學華文文學系特聘教授兼任數位文化中心主任、宜蘭花蓮數位機會中心輔導團主任、教育部普及偏鄉數位應用計畫推動團隊主持人。本文選自新作《看見機會:我在偏鄉15年》(時報出版)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