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進嘉觀點:雇用網軍,需要私人交情嗎?

2019-12-10 07:00

? 人氣

蔡英文擔任民進黨主席時,抱起小白狗,而小白狗主人正是楊蕙如。(取自中評社)

蔡英文擔任民進黨主席時,抱起小白狗,而小白狗主人正是楊蕙如。(取自中評社)

12月2日卡神楊蕙如被台北地檢署以侮辱公署罪起訴。此案雖只是六個月以下小罪,但因涉及大家痛恨的網軍匿名攻擊、以及間接造成外交官蘇啟誠處長的死亡,於是引發眾怒,形同一門加農砲,藍營撿起來拼命打,綠營則個個到處閃,楊蕙如瞬間變成路人甲,每個政治人物爭相表態不認識她。

「我不認得她耶」,蔡英文12月5日第一時間說。隔天,在蔡英文抱卡神狗狗合照曝光後,改口說「這幾年來,⋯很多群眾跟我互動,⋯這也不代表我對每一個人都認得,或我對每一個人都熟識。我要再講一次,對於楊蕙如,我確實沒有私人的交情,也沒有這個交往的事實」。這意思是,沒有私人交情,所以不是網軍。請問,雇用網軍,需要有私交、有交往的事實嗎?真是鬼話連篇!連小學生都知道這邏輯狗屁不通。

為什麼蔡英文要急於否認「認識楊蕙如」?

20191206-韓國瑜競選辦公室總發言人王淺秋()、發言人何庭歡()、鄭照新()6日召開「楊蕙如們?!黑韓網軍現形抓到了!人民納稅錢拿來推播磨黑韓新聞」記者會,並拿出總統蔡英文與楊蕙如的合照。(顏麟宇攝)
韓國瑜競選辦公室總發言人群舉行召開「楊蕙如們?!黑韓網軍現形抓到了!人民納稅錢拿來推播磨黑韓新聞」記者會,並拿出總統蔡英文與楊蕙如的合照。(顏麟宇攝)

去年九合一選舉,民進黨大敗。原因很多,總結是蔡英文「施政不得民心」。但是施政不得民心的蔡英文反省了什麼?發動年輕人把登公開信建議不要連任的四大老罵到臭頭,因為「做總統是我的專長」;說台中人欠林佳龍一個道歉;調侃高雄人不要選錯人再怨嘆。敗選後這一年來,蔡英文和立法院過半的民進黨,又做了什麼?用作弊的方式在初選做掉賴清德;用多數暴力通過公投法修訂條文,將公投與大選脫鉤,直接沒收正在連署的公投案,以排除總統大選連任障礙;一方面大灑錢、一方面大賣芒果乾。這樣子就民調遙遙領先?

其中最重要的關鍵推測是,蔡陣營在經過九合一敗選後,深刻體會網路(假)新聞的威力,乃投入龐大資源:網路對議題帶風向、媒體新聞報導、名嘴接續論述,以遂行己意之目的。首次大型練兵大概就是黨內初選,操縱「賴清德背信說」:先放話賴曾對蔡承諾2020不選;接著英派網軍、媒體、名嘴四處宣傳「賴,背信」,為後來的延長初選時程、修改民調辦法奠定社會基礎(因為賴背信突襲、所以延長初選修改辦法合理)、減少反彈。初選操作成功,大選當然繼續運用。

其實,有網軍也不一定就會為非作歹,正派使用或可稱之為選戰宣傳,只是蔡英文會正派使用嗎?允許躲在鍵盤後匿名出手的暗黑網軍手法,不僅違反亂紀,實為全民公敵。這應是蔡英文要急於否認「認識楊蕙如」的原因吧。就心理學的防衛機轉(Defense mechanisms)來說,「否認(Denial)」是一種最原始、嬰兒早期、自戀的防衛機轉。蔡英文急於否認,先說不記得、再說無私交,想說自己無網軍,連六歲小孩都知道,這只是「作賊心虛」罷了!

*作者為精神科醫師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