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評:保六員警為什麼可以阻止立委行使職權?

2019-12-09 07:20

? 人氣

2019年12月6日,「卡神」楊蕙如涉網路帶風向侮辱大阪辦事處被起訴,國民黨民代再到外交部抗議(國民黨立院黨團提供)

2019年12月6日,「卡神」楊蕙如涉網路帶風向侮辱大阪辦事處被起訴,國民黨民代再到外交部抗議(國民黨立院黨團提供)

警察真的很大,為什麼很大?因為他們代表國家行使公權力!當警察碰到立法委員,誰大?那要就事論事,立委是國會議員,代表最高民意機關,立委當然比警察大!大就有權力欺小嗎?當然沒有!還是得看個案,比方說,立委酒駕或關說酒駕,沒得商量,抓!但原則上立委代表民意,警察領納稅人的薪俸,不論得已不得已就是略矮一籌。

中華民國台灣的確是創造各種奇蹟之地,立委推警察,警察還能控告立委「妨害公務」,立委必須道歉還不能質疑警察妨害國會議員執行職權在先,舉國上下沒有人意識「立法委員」這四個字意思是「國會議員」,代表民意,警察不應該依民意而行嗎?當然應該!遺憾的是,舉國上下視警察應該依「君言」而行,總統怎麼想他們怎麼幹,可笑的是,總統大概也不會認帳說保六員警告國會議員是她(蔡英文)的主意,內政部長徐國勇敢認帳嗎?徐國勇大概會說「這干我什麼事?」警政署長陳家欽肯認帳嗎?

回溯台灣的民主歷程,民進黨立委盧修一曾經因為終結萬年國會、廢除刑法一百條在國會抗爭,被國會警察拖出國會議場而頭破血流,從此國會不輕易動用警察權,立委行使職權代表民意,不論民意是多數或少數,打架再兇都不輕易讓警察進入國會,包括學生佔領立法院的太陽花學運;就像民進黨立委邱議瑩在國民黨執政時代踢破法務部長的門,法務部都沒有出動員警一般,即使立委(國會議員)在立法院外「執行監督之權」,政府機關也不輕易衝著國會議員出動警察,包括新黨立委邱毅在二00四年大選後,不滿選舉結果衝撞高雄地方法院還吃官司,警察也不輕易動邱毅一根毫毛,雖然他的假髮掉了。

這個「民主慣例」在蔡英文執政後竟堂而皇之改變了!為了北檢起訴「網軍楊蕙如」侮辱公署與公務員、國民黨立委要為因此悲憤自戕的大阪代表處長蘇啟誠討公道,奔赴外交部抗議,員警動員「維安」造成擁擠衝突,立委陳宜民「推」保六員警一把,這位保六員警狀告立委「妨害公務」。

國民黨立委該不該到外交部「討公道」?見仁見智,可以討論,對比奔赴東京代表處,要跟駐日代表謝長廷討公道的部份國民黨台北市議員,立委們堪謂溫良恭儉讓,很關照國家顏面,外交部以「未預約」拒之於門外,不是不行,就是好笑,政府機關若慣性拒絕民意代表,台灣還可謂民主嗎?外交部怕事,讓員警站第一線也罷,還出動便服保六維安,照台灣法律,便服員警對一般市井小民執勤盤查,小市民都可以拒絕,或要求查證員警證件,即使員警出示證件,市井小民無犯法事證依舊可以拒絕盤查,國會議員碰到便服保六,為什麼要退讓三步?

楊蕙如網軍案爆發必須質疑,必須批判,最重要的因為一條人命,必須還逝者一個公道,回歸本源,悲劇為什麼會發生?不就是因為民進黨蔡政府要卸責嗎?北檢起訴楊蕙如,民進黨蔡政府的反應依舊是卸責,蔡英文說「我不認識她耶」,謝長廷說「她做的事,我都要負責嗎?」游錫堃說,「帳號被盜」,民進黨有沒有一個人為一個生命的消逝稍稍有遺憾愧悔之心?看起來完全沒有!

這個也罷,持平而論,逝者已逝,但是,若非民進黨蔡政府謝長廷一心卸責,會有這個悲劇嗎?四百多天過去,民進黨蔡政府的反應一以貫之,對人命無感無痛,依然故我用網軍操作模式,反擊楊蕙如和藍營也很熟,熟不熟是重點嗎?關鍵在你有沒有用網軍傷人?民進黨蔡政府在網路時代運用網路行銷,只能稱讚他們跟得上時代潮流,但若以錢運用網軍攻擊政敵,就是邪惡,這個邪惡傷害異黨還傷害同黨,從賴清德到韓國瑜,民進黨沒有絲毫愧悔,是準備把台灣民主破毀到什麼地步,才能志得意滿?

蘇啓誠案讓人傷心,楊蕙如案讓人氣憤,國民黨是笨,但笨不傷人,惡必傷人,這位狀告立委的保六員警,可能不懂「平庸的邪惡」或「邪惡的平庸」,但當她呆呆的對國會議員提起告訴的那一刻,就說明她已經不適合担負警察重責,因為她一不能抗拒長官的壓力,二不能明辨國家公權力的深義,三不懂民意代表到底代表什麼?這三者恰恰就是民進黨蔡政府全面執政對台灣的傷害。

本篇文章共 11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910

喜歡這篇文章嗎?

主筆室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