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劍虹觀點:法蘭西的反美情結

2019-12-22 07:20

? 人氣

法國總統馬克宏先是批評了北約「腦死」,然後又宣稱俄羅斯與中國大陸不再是北約的敵人。(資料照,AP)

法國總統馬克宏先是批評了北約「腦死」,然後又宣稱俄羅斯與中國大陸不再是北約的敵人。(資料照,AP)

自8月25日刊登了《從反納粹到反赤化》一文後,由於海峽兩岸與中東都發生了許多大事,讓本來想繼續介紹北大西洋公約組織歷史的筆者暫時把視野從歐洲抽離開來。現在到了年終,終於可以靜下心來繼續向各位讀者們介紹過去70年來西歐人民在美國領導下抵禦共產主義的歷史。但是最近法國與美國關係的緊張,又打破了筆者寫作的步伐。

本來筆者計劃,是先從1945年到1949的希臘內戰,還有1948年到1949年的柏林空運開始講起。但在看到法國總統馬克宏先是批評了北約「腦死」,然後又宣稱俄羅斯與中國大陸不再是北約的敵人,讓筆者覺得有必要調整原先的寫作模式。因為法蘭西共和國這個特立獨行的會員國,不只在北約的歷史上頻頻扮演「絆腳石」的作用,而且還將深深給這個國際組織的未來帶來變數。

馬克宏近年來不斷提出成立「歐洲軍」的概念,展現出與德國攜手合作擺脫北約體系的姿態。因為北約打從1949年成立以來,基本上就是美國向歐洲大陸投射軍事影響力的平台。在許多歐洲國家裡,尤其是以法國還有德國為代表的歐陸國家裡,許多民族主義者認為只要北約繼續存在,或者是北約持續由美國擺布的話,歐洲國家就不會有真正的獨立性。

但是在擺脫北約,或者擺脫美國方面的努力上,法國無論是過去還是現在都比德國還要積極。法國早在1966年,就曾經在戴高樂帶領下脫離過北約,並於美國與蘇聯之間採取等距的外交政策。此舉讓許多美國人難以置信,畢竟法國是在美國的協助下才擺脫了德軍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時的佔領,結果表現的確比德國還更加敵視美國。

反而德國總理梅克爾,是在馬克宏與川普的衝突中扮演剎車皮的角色。美軍不只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光復了法國,就連在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也出兵救了法國。究竟是什麼因素,讓法國人無論是左翼還是右翼都如此反美?想要理解這個問題,我們還是先回顧第二次世界大戰以前,甚至於美國獨立戰爭以前的美法關係史。

拉法葉協助華盛頓打獨立戰爭的事實,讓法國人認為美國一戰與二戰守護法國只是償還歷史債務。(作者許劍虹提供)
拉法葉協助華盛頓打獨立戰爭的事實,讓法國人認為美國一戰與二戰守護法國只是償還歷史債務。(作者許劍虹提供)

法蘭西不欠美利堅

首先,雖然法國人並不否認美國在一戰還有二戰期間的出兵援助,並為在這兩次世界大戰中死於法蘭西土地上的美軍將士保留墓園,但這並不代表他們認為自己「欠」了美國任何恩惠。許多法國人會以拉法葉(Marquis de Lafayette)將軍率領6,000名法國志願兵替華盛頓(George Washington)打獨立戰爭為例,反問美國是不是也「欠」了法國人?

所以對於法國人而言,根本上美國人參加一戰與二戰都只是在還當年欠拉法葉將軍的「債」而已。更何況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後,美國一方面向法國追討戰爭債務,但是又不允許法國向德國獅子大開口索要賠款,更是大幅增加了法國人民對美國的牴觸。當然法國對美國的反感不是從一戰結束以後才開始,而是要追溯到法國與英國之間更久遠的仇恨。

本篇文章共 1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45

喜歡這篇文章嗎?

許劍虹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