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忠謙專欄》伊藤詩織的MeToo故事:日本第一位公開長相與真名,挺身指控性侵的女性獲得勝訴

2019-12-18 19:23

? 人氣

指控主管對她性侵的日本前記者伊藤詩織,終於在民事官司獲判勝訴。(美聯社)

指控主管對她性侵的日本前記者伊藤詩織,終於在民事官司獲判勝訴。(美聯社)

日本東京地方裁判所18日對一起性侵求償案宣判,法院認定被告山口敬之是在原告伊藤詩織不同意的情況下,與其發生性行為,被告應賠償被告精神撫慰金日幣330萬元。

這個看似並不特別的判決在18日上午出爐後,除了迅速登上日本媒體顯著版面,連國際媒體也紛紛以快訊搶先報導。對於伊藤詩織1100萬日幣的求償總額,東京法院雖然「只」判准了330萬(約合新台幣91萬),但這起民事求償官司的勝訴,卻代表了日本MeToo運動的艱難一勝,更是伊藤詩織為自己與女權奮戰4年來的最佳肯定。

作為日本第一位公開長相與本名、勇敢控訴性侵的受害者,伊藤詩織遭受到的冷嘲熱諷卻從來沒有少過。這起性侵案的刑事部分,兩年前甚至以不起訴處分結案,日本的MeToo運動也因之遭受重挫。轉而尋求民事賠償的伊藤詩織,在長達兩年的訴訟之後,終於在18日迎來讓人振奮的勝訴結果。

這一切要從4年前的那場晚餐說起。

【延伸閱讀】日本著名MeToo案件加害者喊冤 山口敬之:無法接受判決,絕對上訴到底

老牌政治記者,說要幫忙介紹工作...

出身神奈川的伊藤詩織,短大畢業後遠赴紐約留學攻讀新聞,並且結識了日媒TBS的華盛頓分社社長山口敬之,兩人在紐約有兩面之緣。後來雙方恰好都回到日本,由於山口說他可以提供伊藤工作,兩人在2015年4月3日相約東京澀谷的一間居酒屋,討論華府的工作機會與伊藤赴美的工作簽證。但是喝了酒的伊藤卻在席間感到頭暈目眩,最後的記憶停留在她去了居酒屋的女廁,頭靠在馬桶水箱上昏了過去。

日本前記者的伊藤詩織於2017年指控一名知名電視台分社社長對其性侵,引起各界關注。
日本前記者的伊藤詩織於2017年指控一名知名電視台分社社長對其性侵,引起各界關注。

當伊藤再醒過來,她竟是全裸躺在飯店的床上、並且感到一陣劇痛。伊藤驚訝地發現,自己身上壓的正是TBS的知名記者,宣稱要給她工作的華盛頓分社社長山口敬之。根據伊藤的說法,她立刻要山口敬之停下來,對方除了置之不理、不讓伊藤離開房間,最後甚至還說「妳通過了」。當伊藤離開飯店後,她立刻到婦產科拿了事後避孕藥,並且發了電子郵件給山口。她說,自己是在意識不清的情況下跟對方發生了性關係,山口回信說,當晚兩人都醉了,「當美麗如妳的半裸女子走到床前,這是很自然的事」。伊藤對山口的態度與回覆非常不滿,她認為這根本是性侵,山口卻說「性侵是什麼意思,想告就去告,你是不可能贏的」。

指控主管對她性侵的日本前記者伊藤詩織,終於在民事官司獲判勝訴。(美聯社)
指控主管對她性侵的日本前記者伊藤詩織,終於在民事官司獲判勝訴。(美聯社)

伊藤兩天後才敢跟朋友說這件事,5天後決定報警。警方一開始的回應竟是「這種事太常見,要查很難」。不願放棄的伊藤,回到當時的飯店請求協助監視器畫面,終於發現山口根本是把她從計程車裡拖出來的。提出重要證據之後,警方這才願意正式受理,但警察還「好意」提醒她「你要告的是知名電視台的人喔,你確定要告嗎?一旦告下去,你就不可能在日本當記者了喔」。

指控主管對她性侵的日本前記者伊藤詩織,終於在民事官司獲判勝訴。(美聯社)
指控主管對她性侵的日本前記者伊藤詩織,終於在民事官司獲判勝訴。她的支持者在法院外高舉「一起為伊藤奮戰」的紙板。(美聯社)

當伊藤堅持要告,在警局等待她的,卻是三名拿著人偶、要求她說明自己是如何遭到性侵的男性警官。伊藤說,警方無視她「派女警協助調查」的要求,由男警察們拿著真人大小的人偶在她身上擺弄,面對這種羞辱式的調查與蒐證,她唯有努力不去回想當時的情境,才有辦法繼續配合調查。在長達兩個月的調查時間裡,如果調查員一換人(但全是男性),就會問她「到底是不是處女」,伊藤後來也對訪問她的BBC說:「到底為什麼要問那麼多次?」

伊藤自承這段時間讓她非常痛苦,連班都沒辦法去上。「走在街上只要看到背影很像他(被告)的人,就會陷入恐慌」。不過警方也找到了當初載他們倆去飯店的計程車司機,證實了伊藤在車上一直要山口讓她回家,後來根本就昏睡了過去。2015年6月,警方一度要拿著逮捕令到成田機場抓人,但最後一刻行動卻緊急叫停。伊藤說,沒人願意告訴她,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日本媒體踢爆:加害人與安倍交好

日本雜誌《週刊新潮》在2017年曾經揭露,山口敬之當時能夠逃過一劫,就是因為他是深獲安倍信賴的「貼身記者」,還幫安倍寫過政治傳記《總理》。《週刊新潮》稱,警方的逮捕行動之所以叫停,是因為警視廳刑事部長中村格親自下令,要求不要到機場抓人。而中村格曾擔任日本內閣官房長官菅義偉的秘書,素有「菅長官的右腕」之稱。《週刊新潮》還指控,山口敬之是少數可以直接撥電話給安倍的政治記者,因此肯定是安倍政權對此案直接施壓。報導刊出後,中村格承認是他下令,但表示這與政府高層介入完全無關。

《週刊新潮》對山口敬之逃過一劫的報導封面。
《週刊新潮》對山口敬之逃過一劫的報導封面。

之後又經過了1年多,東京地檢署2017年5月才以「準強姦罪」的證據不充分為由,決定不予起訴。伊藤除了向審查不起訴處分是否適當的「檢察審查會」提出申訴,並在5月29日召開記者會公布自己的長相和名字。

她後來曾這麼說:「我想改變性侵受害者總是被檢討的狀態,也想改變傳統上認為性侵受害者該有的樣子。」

但2017年9月,東京第六檢察審查會於依舊做出了「不起訴適當」的決議,這也代表伊藤詩織不能就性侵一事再對山口敬之提出刑事訴訟。由於刑事制裁無望,伊藤詩織隨即以「因未獲同意的性行爲受到精神痛苦」為由,對山口敬之提起損害賠償的民事訴訟,並且對其求償1100萬日圓,並且將其經歷寫成《黑箱》(Black Box)一書,指控日本在應對性侵案的種種黑箱。

2017年10月,伊藤詩織再以英語召開國際記者會,她的遭遇也被國際社會視為日本MeToo運動的代表。在女權受到極度壓抑的日本,勇敢面對傷痛、選擇挺身而出的伊藤雖然獲得不少聲援,但其實她的家人也不贊成這麼做,而且社會上竟然出現種種批評聲浪,甚至有人說她只是想藉著出名「獲利了結」。根據《紐約時報》報導,日本《東京新聞》的女記者望月衣塑子原本要深入報導這起事件,但在男性同事與長官的反對下遭到撤稿,理由是「伊藤詩織沒有馬上去醫院」。

山口敬之為安倍晉三撰寫的政治傳記《總理》書影。
山口敬之為安倍晉三撰寫的政治傳記《總理》書影。

勇於檢討被害人的日本社會

面貌姣好的伊藤選擇公開身份後,收到了大量的恐嚇與謾罵。因為在記者會上沒有把襯衫的扣子全部扣好,網友就用「蕩婦」侮辱她;伊藤在記者會上看到熟識記者,微笑著跟對方打招呼,這個畫面則被反對她的人認定是「說謊」的證據,因為要是真的遭到性侵,這個人怎麼可能還笑的出來?甚至有保守派的談話節目奚落她,說大概是「陪睡求職」失利,才會跑出來胡亂指控。

自民黨的國會議員杉田水脈在BBC紀錄片《日本之恥》(Japan's Secret Shame)中的發言。
自民黨的國會議員杉田水脈在BBC紀錄片《日本之恥》(Japan's Secret Shame)中的發言。

雖然同為女性,自民黨的國會議員杉田水脈的看法很好的展現了日本的保守氛圍。杉田水脈在名為《日本之恥》(Japan's Secret Shame)、講述伊藤詩織遭遇的BBC紀錄片中指責,伊藤詩織作為在這起事件中顯然大有問題。因為她身為一名女性,竟然在男性面前喝了那麼多酒、還失去了記憶。伊藤甚至召開了記者會,做出了錯誤的指控,讓山口及其家人不勝其擾。

杉田水脈如此總結:「在這起事件中,我認為男性這一方才是真正受到傷害的人。」

BBC紀錄片《日本之恥》(Japan's Secret Shame)。
BBC紀錄片《日本之恥》(Japan's Secret Shame)。

至於山口敬之呢?他從頭到尾都沒有否認自己跟伊藤詩織發生性關係,而且還上節目談論「伊藤說的好像是我下藥一樣」、「根本是她自己喝醉的」、「害我還要照顧她、帶她回我工作下榻的飯店休息」、「酒醒了她還在房間跪著跟我道歉」。山口敬之認為自己完全沒有違法,「總不能把酒醉的女人放在車站」、「一切都是伊藤自願的」。2019年2月,山口更以「伊藤在記者會上的言論損害了我的社會信用」為由,將其一狀告上法院,要求伊藤詩織賠償1億3千萬日圓、還要登報道歉。

在敗訴之後舉行記者會喊冤的山口敬之。(美聯社)
在敗訴之後舉行記者會喊冤的山口敬之。(美聯社)

遲到的正義:民事獲判勝訴

伊藤詩織從飯店床上痛苦甦醒的4年8個月後,東京地方裁判所終於在2019年12月18日判決伊藤勝訴,山口敬之必須賠償原告330萬日幣。裁判長鈴木昭洋認定,從雙方提出的證據看來,伊藤詩織確實是在違反其性行爲意思的情況下,與山口敬之發生性關係。至於山口敬之的供詞,與他當時發出的電子郵件相互矛盾,在這起案件事實的關鍵部分不足採信。

指控主管對她性侵的日本前記者伊藤詩織,終於在民事官司獲判勝訴。(美聯社)
指控主管對她性侵的日本前記者伊藤詩織,終於在民事官司獲判勝訴。她的支持者高舉「打開黑箱」的布條。(美聯社)

山口敬之雖然也對伊藤詩織提出賠償訴訟,但法官認為「伊藤召開記者是要公開自己的受害過程,除了有其公益性,記者會的內容也屬真實」,因此判決山口敗訴。伊藤18日在這兩起案件的判決公布後,隨即在東京地方裁判所外高舉「勝訴」布條。經過4年奮鬥的伊藤,流淚對媒體表示:「感謝來自各方的許多支援,這次的判決雖然為整起事件劃下一個句點,但並不代表我所受的傷因此消失。」

指控主管對她性侵的日本前記者伊藤詩織,終於在民事官司獲判勝訴。(美聯社)
指控主管對她性侵的日本前記者伊藤詩織,終於在民事官司獲判勝訴。(美聯社)

伊藤詩織還說,這起事件在刑事部分最後是不予起訴,但司法單位並沒有完整揭露不起訴的原因。直到進行民事程序,相關的證據才有機會在法庭上公開展示,我才覺得整個事件稍微公開了一點。但是對於日本性侵案件的受害者來說,日本的救濟制度仍有繼續改善的空間。山口敬之則是繼續否認他犯了任何錯,還說法院根本不聽他說,他當初任職的TBS電視台則發表了簡短的聲明,說很遺憾前社員在職時發生了這種事。

指控主管對她性侵的日本前記者伊藤詩織,終於在民事官司獲判勝訴。(美聯社)
指控主管對她性侵的日本前記者伊藤詩織,終於在民事官司獲判勝訴。(美聯社)

諷刺的是,山口敬之當初並沒有因為這起事件遭到免職,離開TBS後,他也繼續在朝日、富士等電視台的節目高談闊論。當初山口雖然一度遭到停職,但在獲得不起訴處分之後,山口還在節目上開香檳慶祝。伊藤詩織則在2017年召開記者會後,選擇離開了日本,在英國擔任獨立記者。由她擔任導演的紀錄片《亞洲的孤獨死》(Undercover Asia: Lonely Deaths),她擔任攝影的紀錄片《目擊者:古柯鹼山谷裡的競賽》(Witness - Racing in Cocaine Valley)都在紐約廣告節(New York Festivals)獲得銀牌獎的肯定。

在伊藤詩織事件發生後,她對整個日本的種種衝撞,也讓這個厭女的保守國度出現變化。內閣府願意派員聆聽伊藤詩織對性侵照顧體制的建議與訴求(儘管只是給出了「我們會努力改善」的籠統回應),在安倍晉三的允諾之下,日本政府在各地增設了41間性侵危機中心,日本民間則成立了第一個支援性侵受害者的基金會。2017年,日本刑法的強姦罪進行了110年來的首次修改,除了將罪名改為「強制性交罪」,最重刑責也從3年上調為5年。

努力尋求自身正義,同時也努力改善性侵受害者在日本處境的伊藤詩織,曾在一次公開座談中這麼說:「如果當初選擇沉默,我沒有辦法活到今天。」

在英國,每一百萬人就有510位性侵受害者向警方報案,不過這個數字在日本只有10人。

BBC紀錄片《日本之恥》

本篇文章共 2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90

喜歡這篇文章嗎?

李忠謙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