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藤詩織根本說謊、她的指控全是妄想!」日本MeToo案件加害者喊冤 山口敬之:無法接受判決,絕對上訴到底

2019-12-20 19:20

? 人氣

在敗訴之後舉行記者會喊冤的山口敬之。(美聯社)

在敗訴之後舉行記者會喊冤的山口敬之。(美聯社)

日本MeToo的指標性案件—伊藤詩織遭性侵求償案—18日獲得勝訴,法官認定被告山口敬之在未獲對方同意的情況下,趁原告意識不清與其發生性行為,須賠償330萬日幣的慰撫金。山口敬之與伊藤詩織19日都在東京召開記者會,山口敬之帶著律師大聲喊冤,指控伊藤「說謊」、「妄想」,稍後在同一地點召開記者會伊藤則表示「這個判決將成為改變性暴力現狀的指標」,她也希望日本明年就能修改不合理的性犯罪規定。

「我一定會上訴!」

伊藤詩織的勝訴雖然被視為日本MeToo的勝利,但宣判當天下午,山口敬之也召開記者會,強調自己非常驚訝法院會這麼判,而且完全不能接受。山口說,他的行為完全沒有違法,也完全不覺得需要道歉。他抱怨法院根本不把他基於客觀證據的證詞當一回事,倒是顯然自相矛盾的伊藤主張卻沒有受到應有的檢證,所以他一定會上訴到高等法院。

在敗訴之後舉行記者會喊冤的山口敬之。(美聯社)
在敗訴當天馬上舉行記者會喊冤的山口敬之。(美聯社)

12月19日,山口敬之又帶著律師在日本外國特派員協會召開國際記者會,滿座的會場湧入大約百名各國記者。53歲的山口敬之再次強調,法院只聽信片面之詞就做出判決,完全不理會他的主張。曾是TBS駐美政治記者的山口敬之用英語表示,伊藤詩織的主張跟她在就醫時留下的就診紀錄完全矛盾。

「伊藤把證據拿出來!」

山口還說,當初伊藤對他想走刑事,最後就獲得檢方不起訴處分。「如果我像她說的一樣,是在沒有得到她同意的情況進行性行為,那就把客觀的證據拿出來!」山口敬之的辯護律師也在記者會上表示,山口根本就沒有從事任何性犯罪,伊藤詩織寫的書《Black Box》都是謊言跟妄想。這位律師說,要確認與刑法強制性交致傷罪相當的事實,法院竟然單靠伊藤的供述便加以確認,明明伊藤在與山口從事性行為有留下就醫紀錄,其中完全沒有寫到伊藤身上有任何伴隨性行為留下的外傷。

《週刊新潮》對山口敬之逃過一劫的報導封面。
《週刊新潮》對山口敬之逃過一劫的報導封面。

在記者問答的階段,有媒體問到《週刊新潮》當初的爆料內容。當初伊藤報警之後,警方一度掌握到有力事證,並且已經拿到山口敬之的逮捕令。但在即將執行逮捕之際,整個行動卻突然喊停。《週刊新潮》在2017年曾經踢爆,叫停行動的人就是東京警視廳的刑事部長中村格。而中村格之所以拒絕逮捕山口,就是因為山口跟安倍晉三有交情。

山口抱怨日媒捕風捉影

更有意思的是,山口當初收到《週刊新潮》的採訪要求後,卻又把原信寄回給《週刊新潮》編輯部,不過電郵的主題卻改成了「給北村先生」。由於當時內閣府的情報官正是安倍的親信北村滋,這讓《週刊新潮》不得不研判,山口想要透過安倍及其人脈來影響這起性侵官司。

在記者會上,有媒體針對以上疑點質問山口「是不是有跟親近安倍首相的人士討論案情」、「(那封寄錯的)信到底是不是寄給北村滋的」?山口的回答是「政治家也好、警察也好、官僚也好,我誰都沒有拜託」,「你們說的那些事,我從來沒有聽過」。至於「北村先生」倒底是不是安倍親信「北村滋」?山口則說他確實寄錯了信,但是這位北村先生是他先父的友人,因為是一名律師,他才會把資料轉給他參考,這跟北村滋完全沒有關係。

在民事判決出爐後,獲判敗訴的山口敬之在日本外國特派員協會召開記者會喊冤。(翻攝Youtube)
在民事判決出爐後,獲判敗訴的山口敬之在日本外國特派員協會召開記者會喊冤。(翻攝Youtube)

也有記者順著山口的主張,詢問「你有沒有想過伊藤詩織為什麼要說謊」?山口敬之雖然推說「我也不曉得」,但他也說「這樣可以從世間得到許多同情,這起事件也讓她獲益良多」。至於當時身為TBS華盛頓分社社長的山口,為何在徵才活動中讓求職女性喝的大醉,又帶著這位女性上飯店發生性行為,這難道不是一種職場霸凌嗎?山口對這個問題則說,他讓事情演變至此「確實不太好」,他也對此有所反省。

在民事判決出爐後,獲判敗訴的山口敬之在日本外國特派員協會召開記者會喊冤。(翻攝Youtube)
在民事判決出爐後,獲判敗訴的山口敬之在日本外國特派員協會召開記者會喊冤。(翻攝Youtube)

不過山口敬之再次強調,伊藤詩織在4年前的那個晚上跟他在飯店房間待了兩小時左右。伊藤睡醒後還喝了水,兩人聊了一會兒,看起來完全不是喝醉的樣子。山口也再次主張,自己並非跟泥醉狀態的伊藤詩織發生了性行為(否則就觸犯了當時日本刑法的「準強姦罪」,也就是2017年修法後的「準強制性交罪」)。

同一個場地的隔空交鋒:伊藤登場

山口敬之的記者會結束後,伊藤詩織也在同一個場地舉行了國際記者會。前一天(18日)才獲判勝訴的伊藤用英語表示:「沒有想到會有這麼棒的結果,到現在我還不能相信這是真的」、「這個判決將會成為改變性暴力現狀的指標。」

法院也認定伊藤2017年召開記者會公開指控山口性侵,並未造成對方的名譽毀損,因此判定山口敬之對伊藤的求償敗訴。法院認為伊藤揭露自身受害經驗的做法,也改善了其他性犯罪被害者的處境,具有公益性。伊藤表示法院的這個判決,對於作為記者的她來說非常重要。對於政治力是否介入一事,伊藤詩織則表示她到現在也還是搞不清楚,為何2015年的逮捕行動突然被中止。

在民事判決出爐後,獲判勝訴的原告伊藤詩織在日本外國特派員協會召開記者會。(翻攝Youtube)
在民事判決出爐後,獲判勝訴的原告伊藤詩織在日本外國特派員協會召開記者會。(翻攝Youtube)

由於日本刑法對強制性交罪的認定非常嚴苛,被害者若要主張自己並未同意發生性行為,這需要被害者自己負起舉證責任,甚至被害人身上必須要留下抵抗暴行的證據,否則就無法獲得勝訴。伊藤詩織說,她希望日本刑法的性犯罪規定明年能夠有相應的修正。對於性侵案的偵辦過程嚴重缺乏女警協助調查,甚至由男警以等身大的人偶「還原犯案過程」等經歷,伊藤也表示「勢必要有所修正」。

在民事判決出爐後,獲判勝訴的原告伊藤詩織在日本外國特派員協會召開記者會。(翻攝Youtube)
在民事判決出爐後,獲判勝訴的原告伊藤詩織在日本外國特派員協會召開記者會。(翻攝Youtube)

至於山口敬之稍早在記者會中指責判決不公,因為法院完全不考量他的說詞,倒是伊藤詩織的供述自相矛盾,法官卻視而不見。伊藤詩織表示,她在法庭上已經針對這一點提出反駁。與她一同出席記者會的律師村田智子則說,法官已經在判決書中指出就醫紀錄可能有問題,至於就醫紀錄與當事人供述出現矛盾,可能是出於記憶混亂,並不代表當事人就是在說謊。

伊藤詩織遭性侵案是怎麼回事?

目前在英國擔任記者與拍攝紀錄片的伊藤詩織,4年前還是一名在日本媒體擔任實習生的菜鳥記者,山口敬之則在TBS電視台擔任駐美特派,職位是華盛頓分社社長。由於山口敬之宣稱可以提供伊藤工作機會與赴美簽證,兩人相約東京的居酒屋,但喝了酒的伊藤失去意識後,卻被山口帶回飯店,並且對其性侵。

雖然山口始終否認性侵一事,但伊藤根據計程車司機、飯店人員的證詞,還有飯店門口的監視錄音畫面證實,她幾乎是在無意識的情況下被帶進飯店,審理性侵求償案的法官也認定,山口的證詞與他在事後寫給伊藤的電郵內容相互矛盾,因此不足採信。

伊藤4年來歷經報案一度被拒、偵查時遭到羞辱式的蒐證、刑事告發山口卻獲得不起訴處分、召開記者會公開指控山口卻被許多惡意民眾攻訐「婊子」、「蕩婦」。直到2019年的12月18日,東京地方裁判所才終於肯定她遭到性侵的事實,並且駁回加害人山口敬之對伊藤詩織「損害社會信用」的求償訴訟(求償金額高達1億3千萬)。

伊藤詩織是日本第一位勇敢面對公眾的性侵受害者,她在2017年檢方決定對山口敬之的惡行做出不起訴處分後,毅然決然地召開兩場記者會,對公眾揭露這起案件的來龍去脈,更以真名與本來面目坦然面對社會。伊藤詩織說,她要「改變性侵受害者總是被檢討的狀態,也想改變傳統上認為性侵受害者該有的樣子」。也因為如此,伊藤詩織普遍被西方世界看作是日本MeToo的指標性案件。

喜歡這篇文章嗎?

李忠謙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