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登及觀點:中華民國體制仍是與北京競合的最佳方案

2019-12-27 06:50

? 人氣

民國之殼成為臺灣之家,已有70餘年。。(顏麟宇攝)

民國之殼成為臺灣之家,已有70餘年。。(顏麟宇攝)

中華民國不是假問題而是和戰問題

中華民國與臺灣的關係是歷屆總統選舉最受爭議的問題之一,或者說不是之一,而是唯一。其原因表面上是1947年憲法規範的這個亞洲首創民主共和國,在臺灣是否有正當性;五院制等等制度對「小國」臺灣是否「合身」之類的問題。其實這些問題儘管重要,但無關臺海和戰與臺灣存亡。

這些問題的核心,其實是中華民國憲法與體制仍明文規定與中國大陸的關係,任何執政者應如何面對?臺灣社會在這個問題上,「何時」要做出「何種」決定(擱置或部分擱置,也是一項決定),結果的前景如何,社會是否因決定變得更加凝聚而非碎裂,民主是否因決定而使善治升級,而非脫序失控。

如果國際政治沒有「中國」這個實體,或者北京實力弱小,這些也都不是問題。但當北京領導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在經濟規模與國防支出上已位列世界第二、同時也是臺灣最大貿易夥伴和出超對象,這臺灣就難以迴避。現在更嚴峻的不是中美關係好、大陸貿易熱,而是北京政體正當性最大支柱之一的「經濟增長」趨緩,且面臨美中爭奪區域主導權與貿易戰,對大陸社會穩定形成可觀的壓力。在「民族主義」為正當性第二支柱的情況下,經濟守勢,政治上更不可能輕言放棄武力。還因面臨關鍵歷史節點時,發現過去對臺政策成效成謎,兩岸社會認同變得更加疏離,美國實質脫離三公報的動作越來越多,於是片面促統的作為越加強勢,甚至不得不積極準備非和平選項。

扛老家、繼續借殼,還是造新殼?

這時臺灣任何取向的「政治工作者」其實都知道,立即選擇統、獨都會被認為是挑釁、不負責任的「假議題」。因為不只政府沒有準備好,美國沒有準備好,甚至民眾更是毫無準備。事實上無論臺獨—臺灣共和國、獨臺—中華民國臺灣、華獨—中華民國是臺灣,還是中華民國在臺灣、自由民主統一中國,甚至田單復國與北平模式,一切統、獨選項都不可能繞開中華民國。臺灣就像一個較小的寄居蟹,沒選擇地扛著中華民國這個重殼。大陸希望臺灣丟掉舊殼去換她提供的新家,或者共居陸殼。另一種我們熟悉的主張,則一樣是丟掉舊殼,差別是自製新殼。朝野政治家與國民心中必須認真思考,是要扛起老家重殼做大做好中華民國?還是借殼完畢準備換船另造新殼?

20191206-陸航還有一款有雙旋翼的運輸直升機CH-47SD契努克,負責特戰部隊兵力運輸、火砲掛載等任務;今年國慶大會期間,陸航兩架CH-47SD吊掛巨幅國旗通過府前上空,令人印象深刻。(蘇仲泓攝)
圖為今年國慶大會期間,陸航兩架CH-47SD吊掛巨幅國旗通過府前上空,令人印象深刻。(蘇仲泓攝)

要扛老家,還是造新殼的問題,首先是一個生存策略的問題。重點是北京面對扛老家或者是造新家的臺灣,訴諸非和平選項的偏好程度。影響這個偏好程度的中心變數,是非和平手段對中共維持正當性需要的迫切程度。每個國家行為者,無論多麼強大,資源都是有限的,戰略選項必須區分輕重緩急。過去曾經廣泛風行的「崩潰論」認為「三海串聯」、「四獨並起」將使中共手忙腳亂,北京自顧不暇是臺灣結束借殼的好時機。但臺灣經濟規模達到大陸五分之二時,外力支持臺灣「造新殼」的情況都沒有兌現。時至今日,相信排除了煽情勝選的考慮,從華府到東京所有同情台北的國際人士,都會認同美國亞太助卿史達偉(David Stilwell)最近的表態。也就是可以私下提供臺灣賀電,可以在首都接待國安與軍事代表,但維繫美中兩軍關係和推動中日韓自由貿易談判,華府與東京都不會輕言放棄。同樣的,今日北京固然勢大,也面臨弱點突出的轉型關鍵期。若不是正當性嚴重受損,尚不致拋棄和平路徑。

以小事大以智:歷史的啟示

不管是否借殼上市,至少列強相當長時間內會反對臺灣換殼遷居,而希望臺灣在老家中踏實地自助。首先是因為國際政治的無政府狀態現實,沒有人能確知未來的敵友與強弱態勢。其次是兩岸最大的現實就是物質實力極不對稱。這樣的物質實力強弱對比雖然還在擴大,但弱勢一方用舊殼生存贏得尊重、舊殼年久失修被迫兼併、換殼激戰贏得新家,換殼陷入漫長衝突甚至殼破人亡,歷史上的例子都非常多,條件也各有不同。有的例子路走錯了可以修正回頭,有的選擇無論悲喜,選完就再也沒有回頭路。

首先,可以看看地理最鄰近的越南、朝鮮。它們是與中國力量顯不對稱的小國,歷史上全部或局部曾在中國邊疆之內。研究顯示,中國朝廷需要周邊尊重以印證中央的正當權威,但大多數時期也都清楚,共享「天下」這個最大的殼,是互利共贏的最適境界;越南與朝鮮也掌握了共享天下的訣竅和限度。到了萬國公法與西伐利亞體制時代,國與國法理地位雖平等,但國家實力不對稱仍是恆久的現實。在安理會、G7、G20等眾多舞台中,強權政治不是有沒有的問題,只是形式不同。大小國家還是得吞忍天下不平事,承認世上苦人多。當我們把目光移到確立門羅主義的民主大國美國如何對待鄰國,情況就更加清楚。美國不僅要排除西班牙和法國在墨西哥的影響,出兵取得新領土也是西進太平洋所必須。二十世紀中期以後,墨西哥雖時有左袒拉美左派的行為,原則上都尊重美方施壓的要求。

其次可以看到英國與蘇格蘭、印度的情況。英國崛起與兼併蘇格蘭密不可分,蘇格蘭自強之餘也曾引進法國外援,使英、蘇征戰不已,最後則是英格蘭日益壯大。英、蘇雙方文化甚至王室血緣,都關係綿密;終身未婚的英王伊莉莎白一世難以預想的是,她處死了姪女蘇格蘭女王瑪麗一世,王位卻由蘇格蘭國王詹姆士六世繼承,形成蘇英共主直到今天。無人不知,蘇格蘭卓異之士如亞當斯密等,是英國崛起的文明支柱。布萊爾時代蘇格蘭國會重開,使世人更加確認了蘇、英的法理關係。印度則曾是英王王冠上最璀璨的鑽石,兩次大戰且參加英軍戰勝,英印雙方尊重實力消長與傳統關係,印度成為獨立共和國,仍是以女王為首的國協成員。

最後是所在多有的直接對抗下的不對稱關係,以及最後出現的極端結果。面臨危機的強權,與引入外援爆打對手的小國,雙方都選擇高風險的政策,也付出經濟破產、恐怖主義橫行等長期巨大的代價。由於地緣政治的恆久特性,這種冤仇很難治癒,也無法擺脫。

 

周雖舊邦、其命維新

藍委批評《反滲透法草案》定義模糊,恐有侵害人民言論自由的疑慮。(郭晉瑋攝)
國民黨立委批評《反滲透法草案》定義模糊,恐有侵害人民言論自由的疑慮。(郭晉瑋攝)

民國之殼成為臺灣之家,已有70餘年。大陸當局雖始終覺得芒刺在背,卻因為「改革始終在路上」,只要兩岸政權正當性保持重疊,北京委實不願啟動「反分裂法」的授權。何況至2035年與2049年兩個中共向人民許諾的政績繳卷點,兩岸可以和平競賽的科目和時間還非常多,毫無必要用社會斷鏈、經濟脫鉤、法理絕交的方式去逼迫對方。臺灣政界與知識界曾有不少人推崇日本明治維新,殊不知「維新」與「令和」相同,決不是與自己的傳統來一個翻天覆地、除惡務盡的痛快。正恰相反,日本作為容器,是東洋政教與西方法制結合最好的範例。

或許還有人會說,大陸「銳實力」滲透日益嚴重,中華民國體制恐正是傳染媒介。事實正好相反,冷戰時期中華民國還曾矯枉過正,用麥卡錫主義的方式防共抗俄,不只殺滅病媒,還損及無辜,毫無違和。但今天這種胡亂株連的戡亂體制,早已被逐出憲法;自由憲政秩序自是反滲透最佳抗體。如果不是對民主、對家人沒有信心,何須杯弓蛇影,販賣恐懼?

中華民國是一個老家舊殼,容易招致所有疑難雜症歸咎其身;但因此要另起爐灶,凶險難測。繼續「借殼」,恐怕也將比2035年更早面臨和戰懸崖。唯有以文明的高度,把老家做好做大,使老者安之,少者懷之,惠洽四方,近悅遠來,臺灣才能超脫向民國借殼與跳船的宿命。

*作者為臺灣大學政治學系教授。本文原刊《奔騰思潮》,授權轉載。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