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經緯觀點:借鏡於以色列的基布茲集體農莊

2019-12-29 06:40

? 人氣

以色列集體農莊「基布茲」,由80個家庭組成,以互助精神為本,並具有完整社區功能,販賣農產品之外也發展觀光產業。圖為以色列海法市近郊的施姆爾園基布茲。(資料照,取自維基百科)

以色列集體農莊「基布茲」,由80個家庭組成,以互助精神為本,並具有完整社區功能,販賣農產品之外也發展觀光產業。圖為以色列海法市近郊的施姆爾園基布茲。(資料照,取自維基百科)

年末有機會去以色列走走,參觀了Kibutz Gadot基布茲集體農莊。農莊由80個家庭組成,主要以農產品為主要收入,開放餐廳及住宿給觀光客作爲副業,每晚2人房收費美金$70,比起附件旅店每晚$120到$400住宿便宜不少。農莊還擁有一個生產搬運托盤的Plasgad Plastic Products工廠,在西班牙、德國及美國有3個子公司,產品行銷30多個國家。

這個現有440多人的集體農莊興建於1949年以色列剛剛建國之後,位居戈蘭高地之下,成爲敘利亞炮兵練射擊的目標,地下避難所散佈農莊各處,儲備有飲水及糧食,居民經常要重建被炮火擊中的屋舍,直到1967年第三次中東戰爭,以色列擊敗了敘利亞占領戈蘭高地,才不再被炮火襲擊。

20191227-以色列集體農ˊ裝-農莊避難所。(作者提供)
位居戈蘭高地之下的以色列集體農莊過去常成為攻擊目標,因此設有許多躲避軍火攻擊的地下避難所。(作者提供)

集體所有權的社區

基布茲是希伯來文「集體農莊」的發音,土地、設備、生產資源、建築…歸社員共同擁有,各項重大決策由社員大會討論,每一社員一票民主表決通過後實施。社員依據所長安排工作,沒有工資報酬,按需分配。

基布茲大部分坐落於邊境、北部山區、南部荒漠等艱苦地帶,兼具屯墾、戍邊和維護穩定,早期主要由從蘇聯和東歐回來的猶太移民經營。1967年之後有些以色列人爲了將以色列領土拓展到舊約時期北國的撒瑪利亞領土,不經政府同意進駐約旦河西岸開發新的屯墾區。

多元化經濟發展

基布茲基本靠農業為主,在原先幾乎寸草不生的曠野,循環利用水資源灌溉生產農作,挖土機、曳引機、堆高機、收割機農業機械化程度很高。近來也發展工業、旅遊業和服務業,增加農莊多元經濟。

農莊住宅房舍格式統一,但近來也允許個別家庭根據需要,新建不同樣式及大小的家庭住宅,滿足年輕一代對住宅品質的期盼及要求。當然擁有較佳住宅的成員,需要付出比一般社員更多的勞務來換取更佳的居住條件。

完整的社區功能

農莊成員各盡其能,各取所需。除了生產之外,還提供集合食堂、教育、宗教、醫療、娛樂設施。農莊沿襲13世紀猶太社區的基本模式:猶太會堂、議會堂、公共學校、免費醫院、免費餐廳……。社區提供公共服務,讓有能力的人貢獻更多以幫助能力較差的人,貧窮的人可以免費享用而存活下去,體現猶太人之間的互助精神。

平時兒童有專人的托養、教育。集體教育方式讓有些人從小就建立共同生活的革命情感,也有人憎惡缺乏父母個別關懷的成長過程。(筆者的導遊對幼年集體教育有很負面的印象。)70年代末,農莊成員經過激烈辯論後關閉「兒童房」,讓社區內的兒童在晚上回家與父母共住。

加入基布茲必須在基布茲工作、生活一段時間(一年),經社員考察、投票通過,才能正式加入。幾十年來,社員總體流動保持穩定,獨立性及集體歸屬感強。年輕人可以選擇去大城市工作,把收入上繳基布茲,但不脫離基布茲,享受基布茲的各種福利。

20191227-以色列集體農莊-農莊幼兒園。(作者提供)
基布茲過去的集體教育方式讓孩子從小就建革命情感,但也因此缺乏父母的個別關懷,在經過爭辯後,孩子現在晚上能夠回家與父母同住。圖為基布茲內的農莊幼兒園。(作者提供)

政府對農莊課稅

農莊收入歸全員共享,個別成員沒有工資。政府仍會依據職業估計工資所得課稅。譬如醫生、護士按照顧人數估計收入、教師按標準收入,農業勞動或工廠勞動的估計收入。

絕大多數基布茲都是從不毛之地開墾,將荒地轉化為生產之地。農莊可以把收入結餘用來購買農業機械、新建倉儲、公共建築、公園…等公用設施,或家庭轎車、空調、冰箱…等設備,收支相抵之後,基布茲多半只需交納很少稅金,社員將來仍可享受老年退休津貼。

政府對屯墾區的支持

以色列政府會興建聯絡屯墾區與都市間的道路、電網、水管、學校、醫院、公共運輸,提供屯墾區社員與其他社區及都市的聯係。都會區基礎建設相對已經比較完善,以色列政府在屯墾區興建新的基礎建設支出比非屯墾區多,平均每人每年花費達$950美元。

以色列約有5%人口住在基布茲內,創造全國GDP中40%農業產值,9%的工業產值。基布茲裏面的成員自立自强,彼此互助,發展出具備社員共識的社區生活,成果卓著。

20191227-以色列北部區的馬薩里克村基布茲。(資料照,取自維基百科)
基布茲多在不毛之地開墾,而後將其轉化為生產之地,目前以色列約有5%人口住在基布茲內,並由以色列政府負責聯絡屯墾區與都市間的公共設施。圖為以色列北部區的馬薩里克村基布茲。(資料照,取自維基百科)

爲什麽基布茲能辦到?

以色列多數人信奉猶太教,聖經舊約教導每七年的豁免年:你要施行豁免。凡債主要把所借給鄰舍的豁免了;不可向鄰舍和弟兄追討,你弟兄中若有一個窮人,你不可忍著心、揝著手不幫補你窮乏的弟兄。

猶太人經過幾千年流散及被壓迫,仍記取聖經的教導,發展出互助與平均分配的精神,幫助讓散居各處的猶太人能得以存活。

基布茲成員是自願參與,願意的人歡迎加入,不相信或不喜歡的人隨時可以離開。不是人人都必須接受共有共享的理念,但是只要有人願意這樣過,就可以形成並持續基布茲的生活。

除了以色列基布茲集體農莊之外,也有類似的互助社會:

美國阿米希人也奉行互助生活。有人需要建房子或醫療照顧,社群鄰居會主動伸出援手出錢出力幫忙。

20191227-美國阿米希人以簡樸生活聞名,拒絕使用現代設施,並奉行互助生活。(資料照,取自維基百科)
美國阿米希人以簡樸生活聞名,拒絕使用現代設施,並奉行互助生活。(資料照,取自維基百科)

敬奠瀛於1927年在山東創立耶穌家庭,仿照使徒行傳初期教會實行變賣一切財產,「撇下」家庭、私有財產念,把所有的財產、知識甚至人身全部都獻給大家庭,凡物公用,前後共持續了30年時間。

能從基布茲學到什麽?

互助及平均分配可以減少生存顧慮,集資集力讓群體做更有效的發揮。共有財富、資本及人才讓生產資源更充沛,共識提升分工及配合度會讓生產的能量及效率更高,也幫助降低不當的揮霍與浪費。

基布茲成員沒有人可以閑置不出力,也不會有不勞而獲從他人德利的心態。

如果台灣政治也效法基布茲制度,收入及支出由全員負責:通過選舉、政黨補貼金、老農津貼、敬老津貼、長照、育兒津貼、核廢料補償、噪音補償、捷運、高鐵延申後營運盈虧……的民代要用自己的錢,而非別人的荷包支付他們所通過的法案。這些民代會多放一些心思在如何為台灣增加收入,而非如何用全民的負債,替自己買票撒錢。

台灣選舉文化讓候選人頻開支票,撒錢買票,花別人的錢毫不眨眼。每四年選一屆總統,總統就替台灣財政增加1兆臺幣債務。基布茲自負盈虧的做法,值得我們效法。

*作者為旅美管理學博士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