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朝平觀點:必黨必私必賣必盲的媒體,鳴鼓而攻之可矣!

2019-12-31 07:00

? 人氣

國民黨總統候選人韓國瑜意外在電視辯論會上飆駡媒體。 (台北市攝影記者聯誼會提供,由中央社供稿)

國民黨總統候選人韓國瑜意外在電視辯論會上飆駡媒體。 (台北市攝影記者聯誼會提供,由中央社供稿)

韓國瑜在總統選舉電視辯論會上,怒嗆蘋果,痛斥中央社,飆罵三立,得分乎?失分乎?社會意見,學者解讀,多有不同。走過戒嚴時代的資深媒體人如我者,觀點大大不同。

台灣媒體的墮落史,起始於解嚴,肇因於黨同伐異,說來還真是一把辛酸一把淚,簡單說說吧!

當年,民進黨先賢心心念念要將黨政軍逐出媒體,不料,民進黨當政後,先賢先烈的心願卻被異化成了黨政軍與媒體合而為一!這可是世界民主政治發展過程中,「可歌可泣」的一頁歷史! 歌頌者,民進黨也! 哭泣者,台灣媒體、反對黨與民眾是也!

都說媒體是民主政治的第四權,又說媒體是永遠的反對黨。然而,今日台灣,當權者率領著黨政軍,外加新興科技的大數據追蹤,將第四權沒收殆盡,原本應該「監督」執政黨的媒體,搖身一變竟然成了「監視」反對黨、造謠、抹黑異議人士的工具,這樣的媒體,不該鳴鼓而攻之嗎?

第四權萎縮,若是還有敢於抗衡的立法機關和獨立的司法,或許當權者還不敢恣意妄為,然而,如今的台灣,立法權竟成當權者的禁臠玩物,召之即來,揮之即去,無異於當權者的愛犬;檢調司法或是俯身貼耳效命當權者,或因東廠宦官威嚇,禁聲不語。於是乎,三權癱瘓、四權消失,所謂言論自由,不過當權者獨佔的心證;所謂新聞自律,不過是媒體分贓的遮羞布!

今日台灣許多媒體,報導之荒謬,邏輯之高山滾鼓,恰恰證明它們甘為當權者的愛犬,根本無視於新聞採訪報導與言論的基本原則。

不說別的,就以中央社所謂「習近平主導介選台灣」的報導為例,通篇報導,看似人、事、時、地、物新聞五要素俱全,稍稍推敲便知,全篇無中生有,純屬偽造,意在配合當局製造危機意識亡國感而已矣!試想,中央社既非情報單位,何以能潛入中南海大員身邊截取如此重要的情報?如果,這項情報是國家情治單位所提供,那麼,國家情治單位績效如此卓越,內外兼修,怎會讓中共勢力滲透到台灣各個階層和角落?又怎麼會讓我英明的領袖憂心忡忡,趕集似地要訂定反滲透法,恐嚇人民?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參訪中國中央電視台(央視)(資料照,AP)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辦公室主導「中國介選計畫」的報導,出自中央社手筆。圖為習近平參訪中國中央電視台(央視)(資料照,AP)

國家新聞供應社尚且如此,某些民間媒體更屬下流。許多媒體,內部採訪組不設政治、財經、社會、文化、警政、地方等組別,僅需設置「爆料組」和「網路搜尋組」;僅需架好直通當權者的熱線電話即可展開新聞作業。等而下之的,記者無須採訪,無視事實,只需憑一己猜測與好惡便可編出新聞,廣為報導。而所謂言論,不見專業知識,不辯黑白是非,全按自身意識形態與業務廣告需求而論。更有那等而下之的,不分青紅皂白,不問證據有無,動輒指控競爭對手是紅媒,是境外勢力的同路人。也難怪,公私媒體聯手會鬧出滑天下之大稽的王立強共諜案了!這樣的媒體,難道不該鳴鼓而攻之嗎?

坦白說,今日的台灣媒體比起蔣介石專制統治時的媒體還不如!比起蔣經國戒嚴時期的媒體也不如!知識水平不如,見識不如,至於風骨,根本沒瞧見!

當媒體已經墮落成了當權者的傳聲筒和應聲蟲時,有甚麼資格要求他人的尊重?

當媒體已經墮落成資本主義法西斯的幫兇時,又憑甚麼要求閱聽大眾相信它、尊重它?

韓國瑜對媒體嗆聲,其實是對這些變形媒體怪獸的沉痛怒吼,也是對蔡式專政最嚴厲的指責!

當媒體自甘墮落、自取其辱時,誰說韓國瑜不能當眾斥責媒體?如果說韓國瑜有甚麼錯,錯在他稱媒體對他造謠抹黑,「知識分子的良心被狗吃掉了!」如今許多媒體工作,不過就是個拿錢搞群毆的小痞子,哪裡是甚麼知識分子,不是知識分子,哪來的良心?沒有良心,哪裡來的「良心被狗吃掉了」這回事?

新聞界前輩張季鸞嘗以「不黨、不私、不賣、不盲」為媒體人的終身座右銘;如今的媒體人卻以「必黨、必私、必賣、必盲」為傲為榮,這樣的媒體,難道不該鳴鼓而攻之嗎?

*作者為資深媒體人。

本篇文章共 1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45

喜歡這篇文章嗎?

陳朝平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