賈北松觀點:年金改革是政府治理問題 不是加減乘除的算術

2017-01-23 06:50

? 人氣

總統府年金改革國是會議,軍公教團體場外抗議。(陳明仁攝)

總統府年金改革國是會議,軍公教團體場外抗議。(陳明仁攝)

談錢,總是最傷感情,最容易「群情激憤」,也最有理說不清。不過,年金改革,不是簡單的算術問題。

年金改革,其實是社會安全、安定問題,也是政府治理問題。可惜(也糟糕)的是,藍綠政府長期以來,都以簡單直線的加減乘除來面對,並希望藉此解決年金財務壓力。我不客氣的說,這樣的思維,大概只有廢止軍公教退休法,停發退休金一途,我們才不會再有年金問題。

年金(尤其是軍公教年金)的經理,其實是政府治理的下游和善後。年金的財務壓力,來源很大(或者根本就是)來自於政府治理失靈。而政府治理失靈的具體表現,就是組織的肥大、臃腫而無能,長此漸進,人員愈來愈多、職等愈來愈高,本來聘僱有限度簡薦委合理分配軍公教人員的體制,變成人數遽增、職等狂長,年金財務當然承受不了。

問題是,我們還是繼續這樣幹啊。

2017-01-22-總統府年金改革國是會議-陳建仁入場-顏麟宇攝
總統府年金改革國是會議,召集人副總統陳建仁入場。(顏麟宇攝)

年金改革,是政府治理問題。古今中外,政府治理,不僅是國家興衰所繫,更是國家存亡所寄。所涉複雜,非片紙支字可以盡述。單論一端吧,年金改革方案出爐才一天,我已經聽到很多不敢、不能、打死不退的說法了。

年金會演變成今天的面貌,有一大部分原因,是當年鼓勵公務體系換血的結果。

公務體系,有資歷、經驗好?還是新思維、作法好?在此不論。當年是希望老人早些退休的。所以,所得替代率不能差很大,(而且,當年民間很多人是四、五十歲退休,當年的風潮,跟今天完全不同)這是鼓勵新血進入體系的鼓勵措施。

公務員延緩退休年限 未必是利

現在,所得替代率拉大,立即面對老人不肯退休了,個個幹到65,對政府治理而言,優劣恐怕很快會現形。

對社會安全、安定而言,軍公教人員,是所得替代效果最小的族群。民間企業反應靈敏,加薪視貢獻、看企業需要而定。最近旅館業搶人,一夕之間,鐘點薪資漲到170,何須政府、國會通過?民間企業勞工,也有更大的工作彈性。年輕時的轉業、兼職等等,都有很大的彈性。(當然,以前政府偏袒僱主,在如年資併計等等等等,有很多有意無意的偏差)

我曾跟位朋友請教,我如果想去職訓中心學個技能,以備將來年金破產之需如何?朋友回說,對不起,公務人員是沒資格來接受訓練的。如果是這樣,副總統說,鼓勵公務人員退休創業,是創什麼業呢?

以往公務人員退休略有保障,任職期間很多潛規則,就沒人計較了。如一紙命令,主管加班只能補休,不可以領加班費;非主管加班,也都有請領上限。更別說,補休假,常常因業務不得不「在營休假」而放棄。

以後,退休的保障少了,在職期間可不可以放寬兼差?加班費,該給付的依法給付呢?對將退人員,比照軍人,也作些退休轉業的輔導呢?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