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讚國觀點:民心贏,民調輸

2020-01-13 06:20

? 人氣

韓國瑜相信民心不信民調,選舉結果證明民調的確有客觀依據。圖為韓國瑜張善政敗選向民眾致意。(顏麟宇攝)

韓國瑜相信民心不信民調,選舉結果證明民調的確有客觀依據。圖為韓國瑜張善政敗選向民眾致意。(顏麟宇攝)

台灣2020年總統選舉塵埃落定,蔡英文總統以57.1%得票率(817萬票)撃敗中國國民黨候選人高雄市長韓國瑜(38.6%,552萬票),贏得連任,並創下歷年來總統民選的最高得票數。

這次大選集民意(投票行動)、民氣(高投票率)與民心(抗中保台)於一役,對台灣未來的政治走向與海峽兩岸關係的長期影響如何,可能還在未定之天,對民調卻是當頭一棒。

2019年11月25日,我在《風傳媒》的〈贏民調,失天下?〉文章中指出:

投票,是全民調查的行動表達,更是驗證台灣民意或民心歸向的唯一明確指標。2020年1月11日總統大選後,韓國瑜很可能先失民調(總統選舉失敗),再失民心(市長被罷免成功)。不過,在投票10天前的任何預測(包括本文)都不可盡信。盡信民調不如無民調,因為太多時空變數難以掌握。

文章中的預測算是對了一半,另外一半則有待時間證明。不論從蔡英文勝選或韓國瑜敗選的角度看,1月11日的懸殊比數無疑證實後者經不起全民調的檢驗(草畢竟包不住火),他是否再失民心,大概只能靠造化了。造化,其實難以捉摸,韓國瑜卻深信不疑。

在贏得高雄市長後,韓國瑜以天意如此(韓流無人能敵),執意投入總統大選。1月11日海水退去後,由高雄到其它16個大縣市,他輸得慘不忍睹,天意顯然棄他不顧。他的市長去留目前全掌握在罷韓行動的手中,只差臨門一脚。一旦罷免成功,韓國瑜將在台灣政治史上寫下大起大落的篇章,笑駡由人。

連署罷韓,公民割草行動。(圖/徐炳文攝)
公民割草行動說韓國瑜不辭職,罷免行動就會繼續。(圖/徐炳文攝)

韓國瑜也許是千年難得一遇的政治奇才,卻一再錯誤解讀2018年高雄市長選舉的民意(白紙一張,可塑性高),盲目的以為這是台灣民心的反映或投射(期待一個天縱英才)。我在《風傳媒》的〈贏民調,失天下?〉文章中説:

民調和民心的凝聚力不同。民調是短暫的,往往因為某一件事而形成,很容易受外界因素不必要的干擾;民心是長期的,由於心理認同(如台灣人或中國人身份的取捨)的社會化過程,不易在一夕之間變色。

民心如磐石,在投票當天前,不管是執政黨或在野黨,它們長期累積的作為與話語,在在是民心向背的基礎。因為生活經驗與政治方式的取捨,國民黨與民進黨相互之間的攻防,加上中國共産黨隔海虎視眈眈,台灣人民全看在眼裏,多少會感同身受。幾十年來兩黨政治運作所打造出的板塊(基本盤),因此很難急速與劇烈移動,一代新人換舊人,藍緑易色是一項世代工程,民心遂是楚河漢界的領土捍衛。

由總統選舉落敗看,韓國瑜不僅不懂民調,更不理解民心為何物。民調,在他决定參與總統大選後,就不再只侷限於高雄市民,而以台灣全體選民為對象。民心,在他於2019年3月22日走入「中國人民政府駐香港特別行政區聯絡辦公室」後,台灣人民對他的國家認同開始存疑與質問,民調低迷不會事出無因。

雖然未必直接,台灣的民調當然多少會捕捉到韓國瑜所代表的政治涵意,並牽動選民對蔡英文的再思考。兩害相權取其輕,更何况蔡英文並非一無是處。

民調自然是一組數字,卻有現實的指標意義,台灣總統選舉以所謂的封關民調最能探索選民投票前的心思意念。下表是2019年12月30日與31日發佈的民調機構、候選人預測得票率範圍與差距,以及實際得票率和差距。這些預測是投票10天前可以公開發佈的封關民調,至於投票前10天内所做的民調,因為依法不能公開,無法得知最新預測。

20200112-SMG0034-E01-台灣2020總統選舉封關民調預測
台灣2020總統選舉封關民調預測。

根據實際得票率,除了緑黨的蔡英文預測得票率範圍(51.2-57.2%)包含她的實際得票率(57.1%),其它所有數據全錯得離譜,没有一個能準確預測兩位候選人得票率的落點,甚至都低估了最後數字,尤其是韓國瑜部分。也就是説,投票的選民跟民調的選民分屬不同母體,實際得票率是行動的結果(選民真的投票),民調預測是選民説他們可能會做的行動(選民表達意向)。

行動與意向不一致的事實顯示,台灣的民調機構還有很長一段路可走,尤其是在準確度方面。有些學者(如中國文化大學新聞系系主任胡幼偉)和名嘴(如陳揮文或唐湘龍)也許會認為,韓國瑜的民調被低估是因為蓋牌效應(唯一支持蔡英文)。這個説詞很牽强,理由不外是,蔡英文的民調並未在蓋牌後突然高得超乎想像,更没有此消彼長的趨勢證據顯示,所有不表態的選民都是韓國瑜的支持者。

民意蓋牌,算是一種社會實驗,前後對比不難看出是否有效。民意如果可以蓋牌來操控(唯一支持某人),過去幾十年的民調理論與實證研究,特别是美國的實際操作,全都毫無價值可言。一個合理的解釋是,台灣有相當多數的選民(介於10-30%之間)不會輕易表達投票意願,或根本不在乎,而民調機構又無法解决不表態的難題。

對所有封關民調來説,唯一猜對的是,不管藍緑的機構效應,它們都預測蔡英文會打敗韓國瑜。不過,一個壊了的鐘,一天也會對兩次。在民調能準確預測候選人的得票率落點前,我們只能説,韓國瑜可能還是對的,民調不等於民心。不幸的是,在2020年總統選舉中,民調與民心雙雙棄他而去。

*作者為國立交通大學傳播研究所教授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