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望不可及的「貧窮線」?這縣市的中低、低收入戶申請核准率22%全國最低!

2020-01-14 08:10

? 人氣

國內經濟遲遲未見起色,但申請政府生活津貼卻越來越難?示意圖。(資料照,謝孟穎攝)

國內經濟遲遲未見起色,但申請政府生活津貼卻越來越難?示意圖。(資料照,謝孟穎攝)

國內經濟遲遲未見起色,但申請政府生活津貼卻越來越難?根據統計,2018年中低及低收入戶總計25萬9511戶,不但較前一年減少了1000多戶,更較5年前大幅減少了近5000戶。依最新出爐的縣市交叉分析,全國各縣市中,又以苗栗縣申請低收或中低收入戶最困難,2017年總計有1398戶提出申請,卻只有311戶審核通過,核准率僅22.25%,且比前一年又下降了0.29個百分點。

台灣人長期在低薪的環境中困窘前行,期間物價攀升的速度卻從不等人,多數人應該都認同,相較那個「台灣錢淹腳目」的年代,現在的日子是越來越難過了。所幸台灣雖無法與北歐等福利國媲美,總算還是有一條「貧窮線」;只要通過地方政府的資格審核,便能按月請領現金津貼,至少不至三餐不繼。

符合什麼條件可以申請低收、中低收補助?

貧窮家庭的生活津貼補助共分2種,一是中低收入戶,另一則是低收入戶,前者的條件是家庭總收入平均分配全家人口,每人每月低於當地區公告之最低生活費1.5倍;至於低收入戶則是家庭總收入分配全家人口,每人每月低於當地區公告之最低生活費。

以新北市為例,2019年新北公告之每人每月最低生活費為1萬4666元,即以4口之家為例,若這家人每個月的總收入低於5萬8664元(1萬4666×4),且存款及不動產現值未超過規定,即符合低收入戶資格;同樣的4口之家,若家庭每月總收入低於8萬7996元(1萬4666×1.5×4),且沒有過多的存款及不動產,即屬中低收入戶。

20191007-貧窮、萬華、住宅、南機場(謝孟穎攝)
多數人應該都認同,相較那個「台灣錢淹腳目」的年代,現在的日子是越來越難過了。示意圖,與本文個案無關。(資料照,謝孟穎攝)

盱衡四周,再看看上述2條貧窮線,符合條件的人還真不少,也明顯較前幾年更多了。然而事實上,國內中低收入戶數已連續3年減少,2018年總計11萬5570戶,更較2016年少了3511戶;低收入戶在2018年前,更已連續4年滑降,2018年好不易止跌,但低收入戶總計14萬3941戶,仍較2014年少了6017戶。

20200112-SMG0034-E02_4_近年中低收入戶數及人數
 
20200112-SMG0034-E02_1_近年低收入戶數及人數
 

再看縣市交叉分析的結果,2017年各縣市低收及中低收入戶申請核准率,雖有連江、金門2縣市擊出全壘打,但在本島部分,核准率未及70%的縣市卻多達8個,敬陪末座的苗栗縣核淮率更只有22.25%;其次新竹縣、高雄市、雲林縣也分別只有31.17%、32.47%、34.78%,且清一色都較前一年繼續下滑。

20200112-SMG0034-E02_2_各縣市低收與中低收入申請、核准件數與上年增減百分點
 

她獨養3兒女卻申請不到低收…這些家庭比真正的單親還難過!

多年來申請低收入戶卻屢戰屢敗的阿梅(化名)婚後才發現老公嗜賭如命,即使後來3個女兒陸續問世,老公還是照常賺多少、輸多少,從未拿出分文養家,後來更是乾脆有家不回,多年音訊全無。偏偏阿梅學歷不高,又不像男人可以靠純勞力活掙錢,只能靠在餐廳端盤子與接些家庭代工,勉強養活自己及孩子,但每至開學3個孩子要繳學費,仍是阿梅最痛苦的時間。

阿梅說,她跟老公沒有離婚,但老公隻身在外顯然收入不差,以至於她每每向縣市政府提出低收入戶申請,希望至少不用為女兒們的註冊費發愁…,卻總因加計了老公的薪資所得而卡關。

20190908-憂鬱症、焦慮、霸凌、自殺。示意圖。(取自Counselling@pixabay/CC0)
對於像這樣只是名義上有老公,孩子們也只是名義上有爸爸的實質單親家庭,日子往往比真正的單親家庭還難過。示意圖,與本文個案無關。(資料照,取自Counselling@pixabay/CC0)

對於像阿梅這樣只是名義上有老公,孩子們也只是名義上有爸爸的實質單親家庭,日子往往比真正的單親家庭還難過。但現實的困境是,孩子的爸避不見面,所以,阿梅就連想要跟另一半提出離婚,進而討論孩子監護權的機會都沒有,遑論拿到看似近在眼前,卻總是可望不可及的低收入戶資格。

喜歡這篇文章嗎?

黃天如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