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新聞》韓國瑜為何慘敗?

2020-01-14 18:00

? 人氣

韓國瑜(右三)的支持群眾,始終無法從韓粉和深藍圈子擴散出去。(柯承惠攝)

韓國瑜(右三)的支持群眾,始終無法從韓粉和深藍圈子擴散出去。(柯承惠攝)

二○一八年十一月,國民黨總統候選人韓國瑜翻轉了綠營重鎮高雄,證明他是「政治奇才」,一度成就他「沛然莫之能禦」的政治能量。但一年多以後,韓國瑜競選總統慘輸二六四萬票,更在本命區高雄大敗四十八萬票。

韓國瑜為什麼會失敗?

韓流成形的超完美風暴

一位資深政治公關評論,韓國瑜贏得高雄市長,當時集結一切天時地利人和。

主觀因素上,韓國瑜的草根性格對南部人的「氣口」(台語),有一種接地氣的親和力;又憑極強的說服力,成功推銷「貨賣得出去、人進得來,高雄發大財」等口號,以及在造勢時迭出「民進黨又不是高雄人的爸爸,為什麼每次都要投他」等訴求改變、翻轉的金句;再透過有節奏地上遍各式政治、綜藝節目,包裝、行銷自己,強打空戰。

客觀因素上,民進黨執政在《勞基法》修法、推動同婚、年改等包袱過重,在地方又有「八二三泡戰」炸出高雄五千個坑洞,以及韓國瑜喊出「高雄又老又窮」,觸動了高雄人正視民進黨統治下的高雄政績。

同時民進黨候選人陳其邁的風格,剛好跟韓國瑜一冷一熱形成反差;民進黨也過於輕敵,在韓已經取得主動權數個月之後,才在選前一個多月加強投注資源反擊,為時已晚。

這樣各項條件皆具的安排,在部分民調開始呈現韓國瑜領先,以及造勢場子翻騰後,「韓流」更是一發不可收拾,已如一部等待完美結局的小說,群眾也希望共寫歷史,最終成就韓國瑜一舉翻轉高雄。

這次總統大選從基本面看,韓國瑜本就沒有明顯優勢,民進黨執政包袱雖仍在,但大局勢有中國、香港因素助攻綠營,客觀情勢對藍綠各有優劣。韓國瑜的個人特質雖仍鮮明,對手蔡英文更加強勁,「韓氏風格」也不再有新鮮感,兩人一度是五五波對決。

但「討厭韓國瑜」卻愈來愈強大。「落跑市長」的罵名揮之不去,韓國瑜卻維持高姿態,一度拒絕向市民道歉,也一再指控市長罷免案為政治操作,幾乎抵銷韓在過去一年與前朝對比顯著的執政成績。

容易被激怒而暴衝的性格

影響更大的是,韓國瑜執政高雄後,充分暴露了其容易被激怒而暴衝的性格缺陷,包括因為認為時代力量市議員黃捷、民進黨市議員的質詢是在刁難,而有「發大財答到底」、「我為什麼要像小學生站著」、「韓總機」等事蹟響徹全台。

韓國瑜這種暴衝的行為模式在去年一再浮現:包括九月驚天一回高雄市議員高閔琳:「我什麼時候說過挖石油?」十月參加青年座談一再被問兩岸議題,竟回:「兩岸關係是王八蛋跟爸爸的關係」;十一月被各式民調夾擊,直接不顧立委選情,將民調「蓋牌」;十二月以來也不斷攻擊「黑韓」媒體,甚至直接在辯論會炮轟《蘋果日報》、《中央社》,這些都讓韓國瑜的形象進一步惡化。

在政策面,雖然韓國瑜倚重副手張善政擔任國政顧問團團長,擬定各項政策白皮書確實堪稱完備,但韓國瑜自身卻不願下工夫研究,說出口的政見不斷改口。

韓國瑜甚至在政見會上,仍不斷拋出華而不實的政策,包括每年編列四百億元補助大學生、研究生出國交換,但財源竟包括「募資」;他喊出十兆元主權基金,卻不顧台灣一年總預算兩兆元;也無法就政策細節回答總統蔡英文的質疑。

主張和中無法化解傾中疑慮

更重要的是,隨著中國因素影響日盛,韓國瑜從未正視國民黨的兩岸路線應與時俱進修正,一直主張「和中」而非明顯擺出抗中姿態。加上韓曾進香港中聯辦,更加深傾中色彩的疑慮。

貫穿整個選戰,各界不斷建言韓國瑜要爭取中間選民,同時蓋牌前的民調也顯示泛藍選民對韓國瑜的支持度長時間在七○%、八○%徘徊,「知識藍」始終都是韓國瑜的硬傷。諷刺的是,韓國瑜上述作為只會不斷將中間選民及知識藍往外推。事實上,這次韓國瑜在六都的得票數,輸給國民黨立委在六都總得票三○・六萬,知識藍的分裂投票相當顯著。

韓國瑜這次得票僅占選舉人數二八.五九%,大致是以一六年國民黨總統候選人朱立倫得票比例二○.三%為基礎,加上這次投票率回升,深藍、部分知識藍歸隊。也就是說,跟高雄選戰相比,韓國瑜這次不僅幾乎失掉大部分中間選民,甚至無法團結藍營支持者。選前一波波數十萬人的造勢擴散力極有限,反而只會激化綠營支持者的焦慮,形成反動員。

韓從高雄大勝到競選總統只剩基本盤
韓從高雄大勝到競選總統只剩基本盤

為何韓國瑜如此有恃無恐?因為這也是台灣選舉史上第一次出現民調低、場子極熱,民調高、場子卻相對冷的怪象。韓國瑜喊出「民調冷冰冰、民心熱呼呼」,以及韓營幕僚多次跟《新新聞》記者指出,跟著韓一路下鄉環台,感受民眾熱情;選前韓營數場大造勢又動輒數十萬人出席,讓韓營保持高度樂觀。

但或許正因如此,讓韓國瑜堅信既有的選戰策略是奏效的,不必調整。包括儘管被認為粗俗或涉及性別爭議,但韓國瑜不改庶民語言風格;韓在造勢、政見會及辯論也花較大的心力在催弄民粹,強化「討厭、仇恨民進黨」。

韓營藉鋼鐵韓粉更強的動員力,贏了藍營初選,接著一次次追求碾壓對手的造勢群眾,迷信高人氣可帶來勝利,卻遲未瞄準年輕、中間及知識藍選民,導致韓營「取得一次又一次的戰術勝利,卻讓自己掉入了巨大的戰略陷阱」,中間及年輕選民早已堅決「滅韓」。甚至選前有陳同佳案、綠營強推《反滲透法》、監委陳師孟約談法官等疊加爭議,卻對拉抬韓的選情極有限。

那韓國瑜的超熱造勢與得票的落差到底從何而來?

韓場子熱只是投票率高但母數小

「以前在高雄有機會知道對方是支持藍的,只能一起關起門來唱卡拉OK。」一位一月九日參與凱道造勢、老家在高雄的韓粉如此分享支持韓國瑜的感受。一位藍營競選幕僚觀察,韓國瑜有別於傳統藍營政治人物「再也不讓」的風格,讓支持者勇於表態;加上韓國瑜聲討民進黨,加劇對深藍選民的號召力。

「你愈黑,我愈挺!」一位資深政治公關分析,韓國瑜負面新聞不斷,貫穿整個選戰都在訴諸「黑韓」,也不斷炒熱支持者。然而,這位分析師指出,從選舉結果看來,場子熱已反映在韓粉投票率高,但支持者母數有限;蔡英文場子冷,反映在支持者投票率較低,但母數較大,最後贏過韓國瑜。

喜歡這篇文章嗎?

張家豪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