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章潤觀點:盛世危言─中國在臨界點上

2017-02-02 06:40

? 人氣

中國近年極左勢力抬頭,被學者們指為文革式語言的復辟。(美聯社)

中國近年極左勢力抬頭,被學者們指為文革式語言的復辟。(美聯社)

這一年來,極左思潮與極左勢力,死灰復燃,愈發猖獗。這邊廂,草根毛左不明所以,挾帶著政治失意與社會怨憤,叫囂乎東西;那邊廂,高校中早已退場沉寂的文革餘孽,乘勢冒頭,作跳樑小丑狀,隳突乎南北。不僅喊打喊殺,在國家政治與國家間政治層面,四面出擊,而且,頗有掀起某種「運動」,經由首先整肅知識界與退回到文革式政治社會狀況,而全面否定「改革開放」的衝動與勢能。

其言其行,已然造成普遍不安,一定意義上的社會恐慌,並導致了一種將中國拖進「全面內戰」狀態的可能性。經濟下滑,資金外逃,官場懈怠,底層乏力,精英移民,知識界人人自危,新聞出版行業不知所措,就是這一不安與恐慌的晴雨錶。因此,阻遏這一態勢,拆解這一可能性,防止中國社會政治狀態的持續惡化與全面倒退,蔚為當務之急。

此處所說的「全面內戰」,非指武裝交火,而是說法政哲學意義上,以敵我關係歸類與規訓國民,將鬥爭哲學和「你死我活」適用於國家政治,特別是公然指向知識界、律師、新聞出版從業者和民營資本,從而,導致全體公民政治上的非和平共處狀態。由此,造成一種「人自為戰」陣勢中基於敵意的緊張、防範與恐懼的政治狀態,乃至於殺伐欲望,而非公民友愛與團結,在尤其表現為言論大幅收窄甚或噤聲的狀態中,結果是大家共同失去安全感,喪失對於政治前景的任何確定性預期,普遍恐懼遂籠罩人心。嚴重的官民對立和對於公共權力的徹底的不信任、社會撕裂與輿論極化,不過為其表像。

文革式思維回歸 敵我鬥爭壓過公民團結

其端倪,其理路,總括而言,大約表現在下述五個方面。

第一,現有體制在「維穩體制」基礎之上,正在一步步地,疊加上「戰備體制」,而形成「維穩」向「戰備」演進的體制形態。本來,百多年來的中國,歷經戰爭、革命與各種酷烈政治運動,長久罹陷於一種異常政治狀態,生死輪回,生民塗炭。只是晚近三十來年間,放棄革命、戰爭與運動思路,解構內政上的敵我界限,以和平建設與改革開放為重心,進而倡說和諧,著意營造全體公民政治上的和平共處意象,這才逐步有望迎來一個常態政治狀態,中國這也才邁進或者正在進入常態政治時代。托此之庇,國家與個人,大家好歹有些安全感,口袋裡才剛剛有了點兒錢,溫飽不愁,科教事業逐步復蘇與發展,慢慢過上了好日子。

但是,最近幾年,隨著西方向右,中國進一步向左,不僅周邊關係吃緊,大國博弈緊繃,更主要的是,國家政治中的敵我思維重新上陣,導致原來的「維穩體制」疊加上了「戰備體制」。就是說,此處之「戰備」,不僅旨在迎應國家間政治,防範外敵入侵,隨時準備打仗。——畢竟,當今世界體系依舊是一種自助體系,浩瀚如中國這樣的大國復興與重新崛起,當然意味著世界體系與全球秩序的重組,從而,必然引發有關國家的醋意與敵意,中國不想惹事,但必需有所回應——而且,不寧唯是,更主要的是,似乎指向內政,旨在找出、標定並懲罰「敵對勢力」,將不同理念、價值與意見的表達,乃至於一般純粹基於物質利益訴求的公民維權行動,悉數當作敵對勢力與敵對行動,時刻防範,隨時準備「狠狠打擊」,則政治形態一時間重新面臨不確定性,而造成的一般大眾心理感受的不安,擔憂「常態政治」未曾完全落地,「異常政治」又回來了,遂順理成章。就是說,大家擔心是不是又要搞階級鬥爭,搞鬥批改,搞運動。甚至乎,順此戰備體制思路往下走,所謂「先軍政治」,也在中國出現了苗頭。由此,東亞的軍備競賽,遂成事實。實際上,國際形勢緊繃與內政吃緊,從來就是互相強化,而終究難免彼此惡化。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