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大高材生流落山中吃餿食!30年前父親一席話,讓他看見「二二八青年」時代悲劇

2020-01-22 09:10

? 人氣

一個日治時期考上竹中、隨後又進入台大法商學院的知識青年,為何曾經流亡全台一年多、還曾在山中吃餿食救回一命?這樣的青年是二二八世代的身影之一,他們本著熱血想改變台灣社會,卻不知接下來要面對的是牢獄之災、殺身之禍,成為白色恐怖的一頁...(台大徐州路校區、昔台北高等商業學校資料照,取自wikimedia commons)

一個日治時期考上竹中、隨後又進入台大法商學院的知識青年,為何曾經流亡全台一年多、還曾在山中吃餿食救回一命?這樣的青年是二二八世代的身影之一,他們本著熱血想改變台灣社會,卻不知接下來要面對的是牢獄之災、殺身之禍,成為白色恐怖的一頁...(台大徐州路校區、昔台北高等商業學校資料照,取自wikimedia commons)

一個日治時期考上竹中、隨後又進入台大法商學院的知識青年,為何曾經流亡全台一年多、還曾在山中吃餿食救回一命?1928年出生的曾群芳在日治時期長大,二戰結束之時他17歲,那時他與同學們歡天喜地迎接所謂「祖國」回歸,卻在二二八事件看破國民政府本質、與同學策畫武裝革命又加入左翼組織──像曾群芳這樣的青年是二二八世代的身影之一,他們本著熱血想改變台灣社會,卻不知接下來要面對的是牢獄之災、殺身之禍,成為白色恐怖的一頁。

19日下午,曾群芳之子曾建元現身「少了一個之後」主辦講座,談父親的青春與自己的青春。身為野百合世代的曾建元在30年前也是學運青年,曾因為擅自出地下校刊被校方約談、險些被退學──他原以為自己的青春已夠驚濤駭浪,但升上研究所那天,父親幽幽地說:「你高中跟大學搞那些,簡直小兒科。」

曾建元起先不服氣,直問父親「那你又做了什麼」,沒想到這一問,卻問出了台灣知識份子被迫噤聲多年的悲歌,也才恍然大悟從小一直困惑的問題:為什麼,只有我們家一直有警察來查戶口?

「台灣本土菁英剎那間,在自己的土地上變成『異鄉人』…」歡天喜地迎接「祖國」 卻一夕變成「非法團體」還禁說日語

曾群芳出生於1928年的日治時期,家族成員可謂當時少見知識份子,其父曾擔任過保正、與二二八受難者李瑞漢同期考上司法代書,曾群芳也考上竹中,係當年學校一片日本人裡頭少見的台灣人,卻也因為台灣人身份常被日本同學欺負、打架時總會被罵「清國奴」,中學時期陰影到大之後校友會都不太想去了。曾建元說,曾群芳的民族意識就是在那時萌芽。

1945年8月15日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那時的曾群芳已考上台北高等商業學校卻都在當學徒兵,日本天皇投降那時他還在汐止山區挖防空洞,數日後出來才發現,「國家」已經變了。

20200119-曾建元談白色恐怖曾群芳故事(謝孟穎攝)
曾建元說,父親曾群芳曾跟著學生們一起列隊歡迎「國軍」登陸,未料眼前是令人非常詫異的場景,戰勝國的所謂「國軍」竟是一大群衣衫藍縷、背著鍋啊斗笠啊扁擔狼狽不已的模樣,反觀日本軍雖戰敗,卻也維持一定的軍容(謝孟穎攝)

那時的台灣變成「無政府狀態」,只是曾群芳也曾說,那時可謂「社會秩序最好的時期」,台灣人終於可以成為自己的主人,也確實展現身為「主人」的風範,地方自治、學生自治、學生甚至會自主參與警備隊工作維持社會秩序,也會開始開國語班教民眾接下來必備的漢語,彼時社會安定,人們對未來充滿期望。

一切的轉變從10月份國民政府正式接收台灣開始──那時曾群芳跟著學生們一起列隊歡迎「國軍」登陸,未料眼前是令人非常詫異的場景,戰勝國的所謂「國軍」竟是一大群衣衫藍縷、背著鍋啊斗笠啊扁擔狼狽不已的模樣,反觀日本軍雖戰敗,卻也維持一定的軍容。

接下來的發展更是出乎台灣人預料──台灣省行政長官公署長官陳儀發佈了「台灣光復」相關法令,所有社團即日起停止活動,必須重新登記許可才可以再運作,那時曾群芳與身邊年輕人的自主團體「台灣學生聯盟」正搞得轟轟烈烈,竟一夕變成「非法團體」、沒有再恢復過。更讓年輕人們無法接受的或許是「禁說日語」,那一代年輕人生長於日語環境,是不太講華語的,後來學校來了很多中國來的老師,他們也聽不太懂老師說些什麼。

本篇文章共 7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725

喜歡這篇文章嗎?

謝孟穎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