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之家:中國共產黨影響國際媒體的行動正在迅速擴張!

2020-01-31 14:00

? 人氣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發表新年談話。(美聯社)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發表新年談話。(美聯社)

中國駐莫斯科大使館的一名官員要求當地記者從其工作的媒體網站上刪除一篇質疑中國經濟健康狀況的文章,並說若不從,他將會被中國列入黑名單。尼泊爾一家與新華社簽有內容共享協議的國營新聞通訊社針對三位記者啟動了調查,只因他們傳播圖博(西藏)流亡精神領袖達賴喇嘛的消息。德國的一家區域公共電視台近期上了一檔與中共國家電視台聯合製作、報導當今事務的節目,因此飽受批評。東帝汶(Timor-Leste)不顧非洲各電視台表達的擔憂,迎來了兩家中國公司管理其擴展數位電視的計畫;這些中國公司將對於觀眾能夠接觸到哪些電視台有極大的影響力。

以上只是過去一年的部分案例,展現了中共正在全球推廣更具侵略性的政治宣傳,以及加強執行針對與其利益相關的言論審查。《自由之家》上周發布的一個新報告 〈北京的全球揚聲器〉(Beijing’s Global Megaphone)  描述了中共媒體影響的一系列策略,並提出了證據呈現其日益增加的影響力,以及這些影響所引發的來自各國政府、獨立媒體、科技公司或是公民社會的反制行為。

該報告追蹤了中共自2017年以來的策略及其效應的演化過程,以下為四個在2019年最為顯著的趨勢:

動員面向他國的國營媒體以打擊中共的敵人

一、動員面向他國的國營媒體以打擊中共的敵人:長久以來,中國的主要國營媒體在國際上一直具有一定的聲量。但是最近,其中的大多數媒體在中國國內被封鎖的國際社群媒體平台上愈漸活躍,並且吸納了數以百萬計的粉絲。面向外國觀眾的內容主要為中國和其政權做正面宣傳,並著重報導中國的經濟和科技實力,同時洗白中共的對於人權的侵犯。然而在2019年,隨著香港的民主抗議和新疆維吾爾人在集中營被羈押捕獲了國際的眼光,針對中共鎖定的敵人、越來越具有攻擊性和負面的內容,開始被散布在關於一般日常的內容當中,如關於熊貓、開發項目和中華文化類的帖子中。

例如,去年夏天,中國環球電視網(CGTN)的英文臉書頁──中共國家電視台的海外國際分支──針對其逾七千萬的粉絲發布了幾則影片,或把香港抗議者比作恐怖份子,或重複傳播已被證明是捏造的內容。去年十二月,中國環球電視網英文、西班牙文和法語版的臉書頁面張貼了一系列令人不安的「紀錄片」,內容為所謂新疆維吾爾人帶來的恐怖主義威脅。在數小時內,其中一則影片便吸引了2萬5千多次的瀏覽量,對中國環球電視網的內容來說這是相對高的流量。

在全球社群媒體平台上展開傳播假消息的行動

二、在全球社群媒體平台上展開傳播假消息的行動:過去一年來,以有組織的網路帳號假扮作是普通用戶張貼信息的俄國式假消息宣傳,成為在中共海外傳播中共敘事的新手段,儘管這一現象早在2017年中期就已開始。先前,根據牛津大學互聯網研究所(Oxford Internet Institute)的調查,大多數的證據顯示這類隱密政治宣傳只出現在中國國內的平台上。然而在2019年,該機構報導,中國政府展現了「積極使用臉書、推特和YouTube的興趣」。這三家公司都宣布大量刪除其認定被動員於中共假消息行動的帳號。

針對這些被移除帳號的詳細資料分析顯示,儘管中國當局在海外的假消息行動還處於相對初始階段,但他們學習的速度很快。在台灣,其針對中文社群媒體的操作比其在全球範疇下的行動更加成熟,關注的專家們注意到假消息變得更更難以查明。還有,雖然推特採取各種措施來移除與中國相關的帳號網絡,與中國政權有關聯的網軍顯然在該平台仍相當活躍。這一點,從休士頓火箭隊總經理莫雷(Daryl Morey)在10月份發推文支持香港抗議後,所引發的威嚇式宣傳攻勢可見一斑。親北京的網軍也被懷疑正以行動操縱中國以外的主流資訊平台的內容排名,包括在Google搜索引擎RedditYouTube上的內容排名。

中國的平台上的政治審查擴展至海外

三、證據顯示,中國的平台上的政治審查擴展至海外:隨著中國的社群媒體公司及其主打的應用程式在全球逐漸大受歡迎,它們也為中共創造了新的管道以影響海外的新聞傳播──其中一個引人注目的例子是便是微信。微信是一款結合即時通訊、群聊、商業服務和電子支付於一體的應用程式。該應用程式為騰訊所擁有,並稱在中國國內有十億活躍用戶。然而,根據估計,微信在海外──特別是亞洲地區──擁有約一到兩億的用戶。在微信的全球用戶中,數百萬人是身在如加拿大、澳洲和美國的海外中國僑民。在這些民主國家中,微信越來越頻繁地被政治人物用來和他們的中國裔選民溝通。

隨著中國國內的網路審查日益箝緊,報導聲稱微信員工正在刪除外國用戶張貼的政治敏感信息,甚至關閉他們的帳戶。2019年4月,研究人員發現證據指出微信有系統地監控海外用戶的通話,並標示政治敏感的內容作為某種形式的監視,即便他們並未阻擋此類訊息的傳輸。另外,中國公司字節跳動(ByteDance)旗下的應用程式抖音在2019年成為全球被下載次數最多的應用程式之一,特別是在美國的青少年用戶中大受歡迎。如微信一樣,有報導說抖音已在審查被中國政府認定敏感的內容,或是更大範圍地將政治性內容降低關注度。

用戶們的反制也持續增加

四、意識到北京當局對言論自由的影響後,用戶們的反制也持續增加:隨著北京擴展媒體影響的行為被揭露,大量的國際社群和普通用戶開始意識到,中共具有影響中國之外的人們能說什麼、讀什麼和看什麼的能力。去年秋天是個重要的分水嶺,在數周之內,由中共引起的自我審查和壓力波及了流行文化偶像如NBA、諷刺電視影集「南方公園」和電動遊戲公司暴雪。看到有公司為了避免冒犯北京而屈服、甚至審查別人的言論時,許多普通民眾──包括體育迷和電競遊戲的參賽選手──都非常憤怒。

日益增長的覺醒,促使民主國家的政府開始檢視北京的媒體介入和投資活動。2019年2月,中國環球電視網CGTN在美國根據《外國代理人登記法》(FARA)進行登記,此事件彰顯了美國ˊ針對涉有專制極權影響的活動加強執法力度以及透明化的措施。去年11月,美國海外投資委員會(CFIUS)針對抖音母公司字節跳動(ByteDance)公司在2017年對Muciscal.ly公司的收購發起了範疇擴及全美的安全評估,該收購是開發和傳播抖音的關鍵。在澳洲,一系列的境外影響力透明化法案──包括類似FARA的登記要求──自3月份開始生效。同年,英國的媒體監管機構就CGTN錄製和播出強迫認罪畫面和其對香港抗議有偏見的報導是否違反了電視播放法規的調查案例,增加了八例的調查。

公眾認同分數下降了7到17個百分點。上個月,在土耳其裔足球名星厄齊爾(Mesut Özil)在其一則社群媒體貼文中,突顯了新疆維吾爾人的困境,以及數穆斯林人口眾多的國家對此的噤聲。在貼文被廣傳後,諸如科威特(Kuwait)、約旦(Jordan)和馬來西亞這些國家的官員和民眾已採取行動,透過發布聲明、在中國大使館前抗議和禁止遣返尋求庇護者,來展示他們對該議題的支持。

尚無跡象表明中共領導人習近平和他的同僚們有計劃在2020年放慢他們影響全球媒體的步伐。事實上,他們很可能將新的反制行動視為自己必須加強類似行動的信號。這樣的趨勢使得其他民主國家政府、媒體工作者、科技公司和公民社會所採取的透明化、保護媒體自由的措施,變得更為重要。這類措施將在加強民主體制抵制其它國內和國際的威脅方面帶來額外的益處,而這些威脅看起來將會逐年增加。

薩拉.庫克(Sarah Cook)是自由之家資深研究分析員,《中國媒體快報》負責人,「北京的全球揚聲器:自2017年以來中共媒體影響之擴張」一文作者,該文發表於2020年1月16日。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