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學課變宗教團體課!志工涉入中小學20年,第一線教師揭「48%國中遭掌握」實況:整個導入孩子價值觀做洗腦

2020-02-12 08:50

? 人氣

宗教團體拿著編好的課程計畫、教師手冊進入校園上「正課」,這樣的教育家長能安心嗎?目前在中台灣一所小學任職班導師的Justin(化名),困擾之一是自己的數學課被「借」去上校外團體名為「生命教育」的課程、變成志工講課。儘管資深老師們再三掛保證這團體可以教孩子「正面思想」,Justin卻從團體名稱「得勝者教育協會」就開始不安。

得勝者教育協會──這是由美國到台灣傳教之基督教會牧師榮司提反夫婦創立於1984年的團體,在台灣已運作超過25年,提供課程計畫、志工講師進入各校講正課,據其官方網站宣稱已進入48%的國中,而據其官方雜誌,講師成員包括所謂「台南愛家團隊」來講授「真愛守門員」課程,其理事長黃臺珠更是中台神學院(前身為「聖經書院」)之推廣教育中心主任。

當這樣一個成員具宗教背景的團體進入校園,會發生什麼事?目前任教於小學六年級班導師的Justin、嘉義朴子一所中學男校輔導老師的王昱臻,親身分享自己在學校經歷的種種。這樣的教育在台灣早已存在超過20年,卻仍有許多家長無法得知:我的孩子到底在學校上了什麼?

(更新:2020/02/13得勝者教育協會來函澄清聲明,文末全文照登)

人力缺乏「不會上輔導課」國文老師被排上輔導課 校外宗教團體乘勢入進校園「幫忙」上課

說起過去求學時期有無接觸「得勝者」的經驗,Justin說自己是沒有,但有其他同學在小學、國中簽過「守貞卡」,當時他很驚訝,問同學那是要簽什麼,同學說:「他們說要避免婚前性行為,才可以健康,然後講了很多基督教的話。」在高雄讀書成長的王昱臻則是沒碰過,過去校風非常開放,從國小三年級老師就會開始教學生如何因應月經、做好健康教育,直到自己當了老師,才在學校遇到得勝者。

王昱臻任職國中男校的狀況是,由於校內輔導老師編制不夠,校方為了排課方便會把輔導課排給「不會上輔導課的老師」,可能是國文老師、數學老師,這些老師從未學過相關教育訓練,本身也非常不知所措,這時校外團體得勝者拿著寫好的課程計畫、學習單、教師手冊進入學校、聲稱可以協助老師上課,便成了這些老師們的重要「資源」。

Justin任職市區小學的狀況則是,學校本身就有跟得勝者與2019年爆發高度爭議之「彩虹愛家協會」合作,三、四年級讓「彩虹媽媽」晨光時間進班講故事,六年級則由得勝者志工進來上正課,這樣的制度早已行之有年,老師會自然而然寫進年度計畫裡。而Justin也必須把自己的正課挪用給得勝者上課,「用的是數學課,你要把這節課用其他『彈性時間』補回來。」

學校示意圖(Tony Cassidy@flickr)
Justin也必須把自己的正課挪用給得勝者上課,「你要把這節課用其他『彈性時間』補回來。」示意圖,與新聞個案無關。(Tony Cassidy@flickr/CC BY-SA 2.0)

儘管目前得勝者於2019年1月份聲明已無再要求學童簽「守貞卡」,Justin碰到得勝者是在聲明出來之前的事情,一知道自己班上這學期開始會有得勝者就很不安、向輔導組長反應,輔導組長雖也有疑慮,卻只能告訴Justin:「我們前一年度有寫進課程計畫,所以非上不可。」接著Justin又問資深老師們知不知道得勝者在上什麼,卻得到這樣的回應:「他們上起來很好啊,給學生很『正面』的思想!」

攤開得勝者的課程規畫,確實相當「正面」,諸如「問題處理」、「情緒管理」、「真愛守門員」、「原諒學習步」等,藝術、公民、科技、媒體素養全包,Justin坦言那課程規劃寫得很「客觀美好,沒看到什麼不妥的內容」。然而在堅持陪班一起聽課的情況下,得勝者志工的言行卻讓Justin氣得當場錄影存證。

「整個導入孩子價值觀做洗腦的動作」志工阿姨一堂「顏料課」讓班導師傻眼

回憶整學期8堂的得勝者課程,Justin說其實一開始該團體有對校方強調會避免在課堂上談宗教思想,然而得勝者自備教材、小孩一人一本、寫完心得、上完課就被收走,Justin根本無法監督孩子們到底看到了什麼、寫了什麼,甚至,部份基督教會堅持的「守貞」仍在課堂上登場了。

「他們前三節上課,我覺得好像都滿正常的,教一些與異性的相處,雖然是只有『男女兩性』的青春戀愛,但到第四、五堂,就真的滿誇張的……」一開始得勝者會放一些奇怪的影片,「找些演戲演得很尷尬的素人,演些奇怪的戲碼,性行為之後人生就很悲慘什麼的」,這些或許尚能忍受,但到了一堂「顏料課」,Justin徹底忍無可忍。

Justin說,那志工阿姨為了跟小朋友說明性行為的危險性,拿兩罐顏料,藍色代表男生、紅色代表女生,先拿個燒杯把紅色加進去,再把藍色加進去,說這代表一個男生劈腿再跟女友發生性關係;那阿姨再攪了攪燒杯,加入藍色的顏料變成了紫色,阿姨跟孩子們說:「你看這紫色就是很骯髒渾濁的,清純的紅色變得骯髒不堪,這就是,發生性行為後你就會變得不純潔。」

發生性行為就是不純潔了、髒了?那被性侵的受害者呢?再說,不純潔的就只有女生嗎?Justin當下傻眼,帶著錄音錄影跟輔導室反應,志工阿姨也被帶來討論,之後雖無再出現相關偏激內容,卻也讓Justin忙著跟孩子「消毒」。「為什麼紫色就是髒掉的顏色呢?紫色也很漂亮啊。」孩子們也實在困惑:「對啊,紫色為什麼就是髒掉了?」

更讓人難以理解的教材是「身體禁區」,明確劃分男女身體上何處是「禁區」、例如男性就是生殖器,這些地方只能讓未來另一半跟爸爸媽媽觸碰。問題是這般教法已經違背現在性平教育「個人自主」的觀念,而且還有更大的問題:「難道不是禁區,就可以碰嗎?」對於志工說「爸爸媽媽才可以碰」一事,Justin也困惑:「問題是有狼父、獸父啊!」

王昱臻碰到的狀況則是,雖然志工沒有明說要守貞的是「女生」,班上男同學們卻大多會自動投射是女生,「他們著重在如果你婚前給了別人,你的婚姻就不神聖了,要怎麼跟未來另一半解釋?」

相較於Justin班上的孩子會反思「為什麼紫色就是髒掉」,王昱臻自己碰到的學生是有被得勝者影響的,他們也認同女性守貞這部份:「他們這點很成功說服大家,這點就是講我們對未來另一半愛不愛我、未知的恐懼,還有對伴侶間的溝通──這些都是孩子不會的,所以談到這些,沒有人有反對的聲音。」

「我想,他們教守貞也不是真的教『安全性行為』,是整個導入孩子價值觀做洗腦的動作。」王昱臻說。而Justin也看到,得勝者不只談守貞,也談部份教會堅持的所謂「美滿家庭」圖像,男女各自在家庭有哪些責任、一定要結婚才是人生美滿等,而這樣的婚姻圖像當然也一定不會出現2019年已在台灣合法化的「同性婚姻」──Justin的班上曾有個小男生說自己跟男生接吻過,雖然接吻一事不知是否為真,得勝者的志工阿姨當場尷尬了,直說:「可是『男生跟女生』才可以有進一步交往。」

「不要糟蹋人,女生只有『一次』」同業發言也讓她問號:男生的「第一次」就不重要嗎?

這樣的課程進入校園,真的沒有其他老師覺得不對勁嗎?王昱臻說,儘管校內有課程審核機制,團隊成員通常都是用票選的,「老師的層級跟公務員差不多,大家都是看年資做事,做這些都是年資比較久的老師們」,如果這些資深老師當年未受過性平教育、後來也沒有受到比較完善的進修,自然也不會有敏感度去察覺得勝者教材問題。

說起老師的性別敏感度,Justin分享,很遺憾的是校內有些老師確實對性別平等缺乏敏感度,例如有位50多歲的同事會告訴小朋友「男生不可以哭,女生就是要溫柔」、男生不可以懦弱、要成家立業承擔老婆小孩,對於不符合這些標準的小孩還會試圖去導正,有年齡差距的老師普遍有這樣狀況。

王昱臻說,她碰過一些老師會笑同學「這樣很沒用,以後娶老婆怎麼辦」,或是得知男同學交女朋友的時候看似「善意提醒」地說「你是男生沒關係,但你不要糟蹋人,女生只有『一次』」,也有老師很擔心地說過,學生原生家庭感情關係比較複雜,怕這孩子學爸爸怎樣、對女生「亂來」、女生只有一次。

「咦?那男生的『第一次』就不重要嗎?」王昱臻聽了滿頭問號。

若是連老師們都抱著男生該如何、女生該如何、女生「第一次」很重要不能失去的想法在教育學生,面對守貞教育團體的課程,就自然不太會抗拒了。王昱臻說,多數校內老師確實對守貞教育不反對,他們覺得要教一下、不可以隨便有性行為,但這樣的教育忽略了「不可以隨便有性行為,應該是要教他們安全性行為」,例如學生如何去拒絕自己不喜歡的肢體接觸、不強迫彼此、真的發生該有哪些防護等,「但他們覺得,說不定你教『安全性行為』,孩子就學起來開始『做』了……這是比較保守派老師的非理性訓練,好像教了就會去做。」

學校示意圖(Nao Iizuka@flickr)
不可以隨便有性行為,這樣的教育忽略了「不可以隨便有性行為,應該是要教他們安全性行為」,例如學生如何去拒絕自己不喜歡的肢體接觸、不強迫彼此、真的發生該有哪些防護等,「但他們覺得,說不定你教『安全性行為』,孩子就學起來開始『做』了……這是比較保守派老師的非理性訓練,好像教了就會去做。」示意圖,與新聞個案無關。(Nao Iizuka@flickr/CC BY 2.0)

至於家長態度,王昱臻說其實也不是多數家長都對性平教育有概念,甚至在嘉義這邊的家長都非常「客氣」,幾乎全部尊重校方決定,若是要家長一起參與課程審查的話,家長也會很焦慮,畢竟這些不是家長的專業,「除非有『特定立場』,才會積極主動要進來,除非學生在學校學到一些奇奇怪怪的東西回去講,才會有人打電話來反應。」

Justin碰到的家長是相對積極的,當他在班級群組提醒家長學校會有「彩虹媽媽」、「得勝者」,有些家長就會立刻去查資料,查到以後憂心地貼各種新聞到群組:「家長也很無助,問我可以怎麼做。」有些家長是聽到「基督團體」就不行,有些則是認為這些團體的反同、守貞教育色彩不妙:「他們也覺得為什麼要強制小朋友怎樣,應該教導怎麼建立正確關係,不是一味去避免跟禁止,應該教導說如果事情真的要發生、要做什麼保護之類的……我很幸運,遇到很多家長明理的。」只是,當校方還需要鄰近教會的課輔資源、欠人情、不便起衝突,Justin與家長再怎麼苦惱也無法把得勝者逐出校園,只能繼續想辦法應對。

「別讓保守勢力一直侵入學校」第一線教師最憂心的事:傷害到孩子

對於這些校外團體的守貞教育,Justin認為對學生來說是必然有傷害的:「第一,如果學生真的是同志呢?他會自我懷疑啊,他如果無法跟女生結婚,是否一輩子無法獲得『真愛』?再來,我覺得比較有傷害的是女生,如果嘗試會被強迫發生性行為會變很『骯髒』、很『不純潔』之類的、性行為一定要留給結婚對象之類的……我覺得這到她們升上國高中或多或少有些影響,也許會讓他基於害怕,發展出不健康的關係。」更不用說前述「身體禁區」觀念,完全忽略了性侵事件裡最常見的「熟人」加害者,包括爸爸媽媽叔叔阿姨。

身為代課老師的Justin沒有能力跟校方硬槓,他只能盡力在平時做好性別平等觀念的基礎、跟著得勝者上課以後趕緊對學生「消毒」、碰到有問題的言論馬上帶出來跟學生討論,例如婚前性行為這塊他會告訴孩子:「成年後對自己行為負責,不要違反法律都是ok的。」前述顏料課,他也帶孩子討論:「為什麼紫色一定等於『骯髒』呢?」

只是,要真的根除這樣的校外課程很難,先不論學校資深老師是否有無性平意識,光是老師要拒絕就必須承受同儕壓力,例如Justin一位也在當老師的學姐就強硬拒絕讓彩虹媽媽、得勝者進班,也因此遭受同事「妳憑什麼」的質疑:「嚴格說老師硬要拒絕也可以,但,你就要接受後續他人觀感……用學校把關也會讓校長很為難,跟社區關係可能會打壞、可能學校要跟地方教會保持良好的關係……」

「我覺得應該真的要規範比較明確的法律條款,或教育部要明確來發公文。」Justin說,確實並不是每個彩虹媽媽、得勝者的志工都有問題,他自己遇過一位彩虹媽媽就沒有任何不當言論,問題在於志工想法各有不同、也實在很難保證是否會再有像「顏料課」那樣荒誕的事情。

王昱臻則認為,比較年輕、有sense的老師也該試著盡力進到校內課程審查機制裡,她自己雖然一開始因為這事弄得雙方都很不舒服,但後來得勝者在2018年同婚與反同婚公投進入學校發小卡、涉及公投跟選舉的議題,也終於趁此機會把得勝者趕出校園了:「這有涉及到政治,就無關我們喜不喜歡得勝者了,是他們自己要犯大忌。」

儘管年輕老師暫時也難以改變資深保守老師三不五時對孩子發出的性別偏見言論,王昱臻對於社會風氣變化還是有信心,但最重要的,還是別讓保守勢力再進校園:「整個社會是越來越開放,所以我覺得在保守學校不用多做什麼,只要別讓保守勢力一直侵入學校,就是很好的策略了……我不需要多做什麼,有一天孩子們也會影響老師們、老師也默默會改變,但若出現保守教育的教材,老師會更有立場告訴孩子這麼做才是對的。」

對於去(2019)年底家長與教師於公共政策參與平台提出之「教育部應制訂中小學校園志工規則,明確規範志工資格、訓練、工作範圍、權利義務、罰則等項目」提案,教育部已在今(2020)年1月份表示將再邀請相關人員討論、3月5日以前回應。或許校外志工也是基於「保護孩子」的心態在上這些課程,但若性平教育觀念若未與時俱進,恐怕也會對孩子造成難以想像的傷害,而監督校外志工,也將成為家長們必須關心的一題。

2020/02/13得勝者教育協會來函澄清聲明,以下全文照登:

開學將至,各位關心得勝者及青少年生命教育的朋友們,大家辛苦了。關於2020年2月於媒體報導中出現質疑得勝者教育協會等相關新聞,在此謹提出釐清及相關聲明:

1. 協會創辦人榮司提反本身為美國派丁大學(Pepperdine University)教育學博士,最初是在校園推動菸毒防治教育宣導,後因應學生需求而發展出系列得勝課程。本會理事長黃臺珠教授曾任高師大科學教育研究所教授、中山大學通識教育中心主任,以其課程與教育專業領導協會;本會歷屆理事長亦多為產學界享有美譽、擁有豐富教學經驗者,均本於教育理念推廣得勝課程,並謹守教育基本法第六條之中立原則。

2. 關於報導中提到數學課變宗教團體課。首先,得勝者教育協會協會並非宗教團體,而是教育團體,沒有宣傳任何特定宗教信仰及活動,而是教導青少年生命品格與提升各項生活管理能力;其次,報導中提到數學課被借用上生命教育課,乃學校方面依其課程需求調整,後續亦有補回課程時數,並非取代原有課程。

3. 關於課本的回收,乃因為志工老師需批改課本中的心得欄,以便及時回應學生在課本中提出的問題或學習心得。並且課本經批改後,每堂課都會交還給學生,且在最後一堂課結束後課本都會交還學生留念,並沒有不提供教材內容給老師及家長參考的問題。

4. 關於顏料課,是以實物教學結合故事引導,重點在使學生意識到故事主角小紅有「身體自主權」,且在故事過程中重複說明「小藍想進一步,小紅沒有拒絕」。課程並非報導中所臆測只針對女生,也包含男生,因為雙方在交往過程中若發生性行為,彼此都會在身心靈留下痕跡。若日後關係破裂,雙方都會面臨深刻的影響,無論其性別為何均可能需要療癒。

5. 關於身體禁區是指身體的界線,得勝課程的教導是,無論父母親或師長都不可以隨意碰觸,若違背其意願而碰觸就是性侵犯,就是侵害其身體禁區,可以拒絕,因此身體禁區是屬於個人自主範圍。

6. 「保護自己」是不分性別,也未涉及同性或異性婚姻等內容。得勝課程內容並不局限於安全性行為,更是著重在教導學生培養人際互動的能力,學習欣賞自己,並尊重他人不同的特質,同時知道如何保護自己,做出好選擇珍愛自己。

本篇文章共 13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1,110

喜歡這篇文章嗎?

謝孟穎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