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疫視同作戰!化學兵衝第一線 神秘「P4實驗室」成兇猛病毒最後防線 

2020-02-14 08:00

? 人氣

武漢肺炎疫情升溫,在「防疫視同作戰」的概念下,國軍化學兵部隊這次已投入在滯留武漢台商專機返台(見圖)、郵輪靠港等大型任務中,執行各項消除工作。(取自陸軍司令部臉書)

武漢肺炎疫情升溫,在「防疫視同作戰」的概念下,國軍化學兵部隊這次已投入在滯留武漢台商專機返台(見圖)、郵輪靠港等大型任務中,執行各項消除工作。(取自陸軍司令部臉書)

「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武漢肺炎)疫情持續嚴峻,近期包括滯留在武漢的部分台商終於搭機返台;數日後,郵輪「寶瓶星號」也在順利於基隆港靠泊。這2起事件除攸關國人能否回家,對防疫單位而言有如大敵當前般,因為稍有不慎,都有可能成為疫情破口。對此,檢疫人員「全副武裝」在機場與港邊確保每個環節,而國軍化學兵亦完成整備,直接前往現地執行消除作業,畢竟「防疫視同作戰」可不能只是說說而已。

本月3日深夜,第一架(也是目前唯一一班)載滿滯留武漢台人的專機終於返台,陸軍33化學兵群官兵則早已抵達機場,並在機棚邊待命,獲令後即針對接駁的遊覽車、檢疫空間、乘客行李進行消毒工作。由於化學兵身著的防護衣上有我中華民國國旗,這也與擔任專機的中國東方航空班機形成對比,畫面經我陸軍臉書發布後,時空背景等於也被完整記錄下來。

本月8日,全船有近3000人的郵輪「寶瓶星號」當天中午緩緩靠泊基隆港,衛福部長陳時中親率防疫人員登船,除向乘客信心喊話表示歡迎回家外,亦選定其中128人進行抽樣檢測,直到晚間9時結果出爐,128人全部呈陰性反應,人員得以返家再做相關自主管理。在國人振奮的背後,33化兵群再度出動,當日連同帶隊的連長在內的10名官兵,早就身著防護衣在港邊完成整備,包括搭乘的2輛輕型戰術輪車、1輛1.75噸載重車,以及所攜帶的輕型消毒器、氣體消毒機、背負式消毒器等均檢整完畢,先期執行車輛消除,同時持續在港邊待命,直到結果揭曉才和大家一樣鬆一口氣。

除這2場受到社會高度關注的任務,33化兵群及南部八軍團的39化兵群亦持續針對作戰區內各營區、軍事院校校區執行消毒,保護國人之餘,也全力維護國軍官兵和師生健康。

20200213-載有近3000人的郵輪「寶瓶星號」日前返抵基隆港,經過十個小時左右的等待,128名被選定進行抽樣檢測者,結果均成陰性反應,令國人振奮,然而陸軍化學兵早已在港邊完成整備,並針對車輛執行消毒作業。(取自軍聞社)
載有近3000人的郵輪「寶瓶星號」日前返抵基隆港,128名被選定進行抽樣檢測者,結果均成陰性反應,令國人振奮。然而陸軍化學兵早已在港邊完成整備,並針對車輛執行消毒作業。(取自軍聞社)

陸軍化生放核訓練中心防護組日前也前往金門進行消毒教學,包括縣府及金門駐軍均派員與會,以確保工作順利執行。「陸軍化生放核訓練中心」簡稱「化訓中心」,也就是俗稱的「化校」,該處是國軍專責訓練化學兵的教育單位,隸屬於陸軍教準部。合格化學兵不僅得先經過化訓中心的歷練,基層連隊口中的「下基地」,對化學兵而言就是要回到這裡進行本職學能的複訓。

國軍化學兵最大編制為「群」,隸屬於陸軍第六、十、八三個軍團,任務則以作戰區範圍為主,次一級的如陸軍花防部,化學兵則以「連」為單位,再小一點則如外離島地區,像是澎防部就僅是本部連下轄的化學兵排,任務大同小異,差別在於責任區大小。另外海軍陸戰隊也有化學兵,以陸戰66旅、99旅而言,各有一個化兵連的編制,除了陸戰隊本務外,還要具備身為化學兵的本質學能,相當辛苦。

肩負「煙幕」、「偵消」2任務 支援作戰亦兼顧災後消毒

北中南3個化學兵群下轄營級單位負有「煙幕」與「偵消」2種任務類別,前者主要運用「渦輪發煙車」施放煙霧,短時間內在目標區形成大面積煙幕,阻絕敵軍視線,掩護我方行動;後者則為此次武漢肺炎及歷次大型災害、疫病出馬執行消毒作業的主力,還因裝備有「核生化偵檢車」,當有輻射外洩疑慮時,就是該車出動的時機。

除核生化偵檢車,化學兵還有一款特殊車輛,就是「MD-105重型消除車」,該車一次可裝載3500公升水量(包括2000公升藥劑、1000公升清水與500公升的混合),可執行大面積消毒,這次也投入軍校消毒任務中。

20200213-陸軍化學兵群具有2項核心任務,「煙幕」與「偵消」。後者是這次武漢肺炎疫情及過去天然災害、疫病後出動執行消毒的主力部隊,前者則是戰時以渦輪發煙車施放大量煙霧,以所形成的大面積煙幕來掩護我方行動的作戰支援任務。(蘇仲泓攝)
陸軍化學兵群具有2項核心任務,「煙幕」與「偵消」。前者則是戰時以渦輪發煙車施放大量煙霧,以所形成的大面積煙幕來掩護我方行動的作戰支援任務。(蘇仲泓攝)

化學兵防護衣學問大 曾「A級」上陣抗SARS

化學兵執行任務時,會隨著執行內容及環境來調整身上穿著的防護衣等級。以這次針對首班撤回滯留武漢台商班機及郵輪「寶瓶星號」靠泊基隆的2起任務而言,官兵身著的均為C級防護衣,意即狀況僅需使用口罩或防護面具就能達到防護效果。全部的防護衣又可區分為A、B、C、D這4個等級,並以A級為最強,此型具有全包覆、內循環等特性,搭配相關通訊、冷卻機制,提供人員最完整的保護;在SARS期間,化學兵即穿著此型在高風險區域執行消毒工作。

20200213-化學兵這次針對武漢肺炎疫情,除已投入氣體消毒機、背負式消毒器等輕型裝備外,亦出動MD-105重型消除車(圖)執行軍校道路消毒作業,該車3500公升的載運量,是大面積消毒的利器。(取自陸軍司令部臉書)
化學兵這次針對武漢肺炎疫情,除已投入氣體消毒機、背負式消毒器等輕型裝備外,亦出動MD-105重型消除車(見圖)執行軍校道路消毒作業,該車3500公升的載運量,是大面積消毒的利器。(取自陸軍司令部臉書)

沒門牌、從未對外開放 3任前總統都曾赴「預醫所」聽取疫情簡報

除了各級化學兵在第一線為軍民把關,國軍還有一項秘密武器,那就是隸屬於國防醫學院的「預防醫學研究所」。這座醫學研究中心之所以特別,在於內部有一座「第四級生物安全實驗室」(P4實驗室),被視為台灣對抗兇猛細菌、病毒的最後一道防線。據指出,預醫所是在以色列協助下成立,1980年代再向法國買下P4實驗室,成為當時全亞洲第一座,直到今天,全世界擁有此一等級生物安全研究室的國家仍寥寥可數。

預醫所位於新北市三峽區,潛藏在山中一座相當不起眼的營區內,外傳該處甚至「沒有門牌」。創立之初,曾為國軍生化戰研製的重鎮,至今仍時不時被傳負有相關任務;預醫所平時扮演協助疫情調查、微生物培養、疫苗生產及生化防護的角色;對於可能被拿來用於軍事用途的病毒或細菌,則必須建構快速偵知的作法,也因此重要性非同小可,24小時均由軍醫局所屬憲兵部隊負責安全警衛,外人難以靠近。

即便在前總統蔣經國、2003年前總統陳水扁(SARS)、2013年前總統馬英九(H7N9流感)任內爆發疫情,3位總統都曾前往該處聽取簡報,然預醫所至今仍未對外界開放或正式公布其研究成果,再再突顯這個單位的神秘,因此也是周邊各國亟欲偵知的目標。

20200213-除化學兵外,國軍還有一個壓箱寶,就是隸屬於國防醫學院的「預防醫學研究所」,預醫所及內部的第四級生物安全實驗室(P4實驗室)將是台灣抗衡武漢肺炎的重要指標。圖為預醫所勤務隊懇親合影。(取自國防醫學院臉書)
除化學兵外,還有隸屬國防醫學院的「預防醫學研究所」,預醫所及內部的第四級生物安全實驗室(P4實驗室)將是台灣抗衡武漢肺炎的重要指標。圖為預醫所勤務隊懇親合影。(取自國防醫學院臉書)

據了解,對於此次預醫所在武漢肺炎中的定位,將以疫情監控與國軍機敏程度極高的處所進行防疫為主;而P4實驗室則支援衛福部,就病毒分離、培養及檢測等層面建立更高效的作業能量。不過軍醫局長陳建同中將日前在國防部記者會中被問到此一議題時,態度仍相當低調,表示會遵照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指示辦理,「此部分宜由指揮中心回答,他無法說明」,除了代表防疫作戰分層負責,也再度回到預醫所與P4實驗室本身的機敏特性之高,無庸置疑。

看更多【武漢肺炎疫情】最新報導:http://bit.ly/36PGP2b

喜歡這篇文章嗎?

蘇仲泓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