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勉生觀點:人類文明的漫長路

2020-03-01 05:30

? 人氣

作者指出,敘利亞內戰中無端被捲入的人們,重則失去生命,輕則流離失所,成為難民。不但喪失了過去、擾亂了現在,也看不到未來。(資料照,AP)

作者指出,敘利亞內戰中無端被捲入的人們,重則失去生命,輕則流離失所,成為難民。不但喪失了過去、擾亂了現在,也看不到未來。(資料照,AP)

日前在電視上觀看了一部電影,中文片名是「勇闖自由路」。描述黑奴時代,美國黑奴一家四口,為了爭取自由,從主人的莊園逃離,歷經險阻前往加拿大,成為自由人的經過。在逃亡過程中,遭到白人主人雇用的槍手追捕,但是沿途卻有善心白人出手相救。同樣在美國,同樣是白人,對待黑奴的態度卻有天壤之別。

1996年筆者奉派至西非邦交國塞內加爾工作。在首都達卡外海,有一座小島,在黑奴時代是非洲黑奴送至美洲的轉運點,因此俗稱「奴隸島」。當時黑奴短期棲身的集散堡壘如今改成紀念館。

塞內加爾位置圖。(取自維基百科)
塞內加爾位置圖。(取自維基百科)

紀念館館長向我們解說,當時被送來塞內加爾的黑奴,主要來自奈及利亞一帶的Yohoba族,運送的主要目的地是美國。

通常黑奴被送來島上時,是父母子女一家人同時進場。但是進場之後,男女分開,子女另居。每人一個編號,全無姓名。最悽慘的是,一家人進場之後,此生就再也無法見面,雖仍身處同一場所,卻成為永別。

黑奴販賣者必須確保抵達目的地後,有足夠的黑奴可供販售,賺取利潤。因此在船運過程中,必須盡量裝載。因為途中可能遭遇風暴、疾病,以致部分黑奴因而喪命。正因如此,能夠存活安然抵達的黑奴,必然是基因優異,體格健壯,適應力極強者,於是可以高價出售。

2008年筆者奉派至另一邦交國海地工作。海地是美洲唯一的黑人國家,也是目前美洲最貧窮的國家。海地獨立之前,也是非洲黑奴的目的地之一。部分黑奴從海地再被送往美國,大部分則留在海地種植甘蔗,生產蔗糖。

海地勞工抗議,要求調漲最低薪資。(美聯社)
海地是美洲唯一的黑人國家,也是目前美洲最貧窮的國家。(資料照,美聯社)

在那個時代,奴隸制度是合法的。換句話說,法律允許某些人剝奪另一些人的自由。以現代人的眼光來看,簡直不可思議。這是極不平等,又不人道的行為。然而,這卻是人類文明史上有血有淚、真真實實的一頁。

雖然當今世界各國法律都禁止奴隸制度,但是在世界的某些角落,卻仍然有人在限制及剝奪他人的自由。人類並沒有記取歷史教訓,完全走入真正的文明。

1999年筆者奉派至西南非洲無邦交國安哥拉工作。見證到人類另一項更為野蠻、殘酷,也極為荒謬的行為。那就是戰爭。

安哥拉原為葡萄牙殖民地,1975年獨立。但是獨立之後,國家即陷入內戰。這場戰爭從1975年11月持續至2002年4月,足足有26年4個月餘之久。

26年多的內戰,嚴重摧毀了安哥拉原有的基礎建設、公務體系、經濟企業,以及宗教機構。也造成50萬人喪生,100萬人流離失所的慘劇。

交戰雙方相互布置人員殺傷地雷。據非正式統計,安哥拉內戰期間地雷總數大約1200萬顆。造成無數傷亡,以及大量斷肢殘臂者。筆者在首都街頭,隨處可見缺臂缺腿,向路人乞討的可憐人。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