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勉生觀點:教廷會與中共建交嗎?

2020-02-22 06:50

? 人氣

教廷近年積極與中國接觸,未來與中共建交恐怕是大勢所趨。圖為總統蔡英文過去接見教廷「促進整體人類發展部」部長涂克森樞機主教。(資料照,總統府提供)

教廷近年積極與中國接觸,未來與中共建交恐怕是大勢所趨。圖為總統蔡英文過去接見教廷「促進整體人類發展部」部長涂克森樞機主教。(資料照,總統府提供)

教廷目前與我有外交關係,但是近年來積極與中共接觸,而且由暗轉明。教廷終究會不會與中共建交,是我方極為關注之事。

教廷與中共洽談的主要目的,是希望中共停止對大陸地區「地下教會」的打壓,著眼點在宗教事務。與中共建交未必是最終目的,或許可以當作雙方在宗教事務上達成共識的保障。

中共對與教廷建交也並不熱衷。北京堅持的立場,是必須對大陸地區宗教活動具有掌控權。對教廷領導全世界天主教活動的地位高度質疑。但若教廷能與中共達成協議,將在台北的大使館遷往北京,實踐其「一個中國」原則,北京自表歡迎。

事實上,教廷自始至今都是主張「一個中國」。兩岸分治的現狀,並不影響教廷對天主教「全中國子民」的關懷。教廷目前設在台北的大使館叫做「教廷駐中國大使館」(Apostolic Nunciature in China),負責台灣地區以及大陸地區天主教組織與教廷的聯繫。對教廷而言,並沒有與中共建交,與中華民國斷交的困擾。只是1952年迫於現實,把大使館從南京遷來台北。

20200221-教廷駐華大使館。(維基百科)
教廷目前設在台北的大使館。(資料照,取自維基百科)

教廷的情況,與我其他邦交國的情形截然不同。教廷高層曾坦言,如果教廷與中共達成協議,當天就可以把大使館遷去北京。教廷大使館留在台北,或是遷去北京,端看教廷與中共的協議而定。

陸梵發展關係的主要障礙,並不是教廷與我有邦交,而是在於「主教任命權」,以及忠於教廷的「地下教會」與中共控制的「愛國教會」之間的共融問題。

2018年9月22日陸梵簽署「主教任命臨時性協議」,北京首度承認教宗是中國天主教會領袖,打破外國勢力不得干預大陸宗教的原則。對教廷而言,這是一項前所未有的進展。然而這項臨時性協議效期僅有兩年,教廷盼望延續協議,予以制度化,以根本解決主教任命問題。

2020年2月14日,教廷外長拉加格爾於出席慕尼黑安全會議時,會晤中共外長王毅。這是1950年以來,雙方外長首次會晤,也是迄今最高層級的直接接觸。王毅在中共外交部新聞稿中指出,「主教任命臨時性協議」是富有開創性的實踐,中國願意與梵蒂岡進一步增進理解,累積互信,使雙方積極互動的關係持續向前發展。由此觀之,主教任命權已經不構成陸梵關係的障礙。雙方亟待解決的問題,則是地下教會與愛國教會如何共融。

中梵主教任命:中國首度接受教廷屬意主教人選(資料照,AP)
陸梵發展關係的關鍵在於「主教任命權」的宗教問題,而非教廷是否與我國有邦交關係。(資料照,AP)

香港榮休樞機陳日君曾痛斥「主教任命臨時性協議」代表教廷向中共投降。陳日君日前向《華爾街日報》記者指出,他的批評是針對教廷本身而非教宗,因為此事並非教宗本意,而是聽取「壞人」建議。

陳日君雖然已經退休,但其思想與言論卻對大陸地下教會教友具有影響力。這些忠於教廷的教友,一向堅持固有信念,不與中共妥協。如今眼見教廷向中共釋出善意,願意妥協,心中自然難以接受。如果教廷與中共建交,就必須同時承認愛國教會及地下教會,兩者之間如何相互對待,是極大的難題。地下教會教友的堅持與感受,正是教廷最大的顧慮。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