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烈的情感驅使著神奈川的人,為「水」而戰:《藏在地形裡的日本史》選摘(3)

2020-05-10 05:10

? 人氣

神奈川的縣政雖由保守派、革新派交互任職知事,但兩者對於確保水源的方針卻相當一致。對神奈川來說,確保生命之水就是絕對正義。(資料照,美聯社)

神奈川的縣政雖由保守派、革新派交互任職知事,但兩者對於確保水源的方針卻相當一致。對神奈川來說,確保生命之水就是絕對正義。(資料照,美聯社)

自橫濱開港往前回溯三百年,回到一五九〇年家康受秀吉之命移封江戶之時。

來到江戶,自高地放眼望去,整片關東平原盡是利根川流域的濕地,彷彿在說這裡可是連種稻都無望。這片濕地要化作旱田,必須等到一六〇〇年關原之戰以後,家康成為征夷大將軍之時。

然而,家康等不了這麼久。他必須立即設法溫飽三萬名下屬與領民。於是,他注意到流經江戶西側的多摩川高地河段。此一高地雖無洪水,卻一直苦於水量不足。

一五九七年,家康任命前今川家臣小泉次大夫為用水奉行,並展開多摩川兩岸用水水道的建設。此時正是關原之戰前三年。

多摩川右岸隸屬於川崎領與稻毛領兩個領地,因此稱為二領用水;多摩川左岸的六鄉用水則流經世田谷領與六鄉領兩個領地,因此兩岸合稱四領用水。

工程始於一五九九年,中間歷經了關原之戰,直到一六〇九年主要水道才完成。接著,送水至各村的分支水路也陸續完工。在川崎一側自宿河原堤引水,送水可達的水田面積為二千公頃,六鄉一側則為一千五百公頃。

用水古地圖。(遠足文化提供)
二領用水的古地圖,中心點是現在的川崎市,橫濱市則位於地圖外側南邊。(遠足文化提供)
日本、櫻花溪流 (遠足文化提供)
流經川崎市多摩區的二領用水。(遠足文化提供)

被忽略的橫濱

從日本文明的角度來看,江戶時代兩百六十年可謂國土大開拓的時代。

全日本的大名以德川幕府為首,致力於治水、開墾與開拓新農田等工程。不僅農林漁業,他們也對奠基近代工業的礦工業、絹織品與工藝產業多所著墨。

然而,橫濱這塊土地則在江戶時代大開拓的工程中遭到遺忘。日本對外開國時,橫濱只是個不足一百戶人家的貧瘠村落,原因只有一個—水源不足。

大岡川流經橫濱中心地帶,共二十八公里長,流域面積三十六平方公里,是隸屬神奈川縣管轄的中級河川。大岡川兩側沒有堤防,兩岸緊鄰山丘;海洋帶來的鹽水逆流而上,無法作為飲用水或農業用水;人們只能依靠山手一帶的山丘湧出的地下水過活。數百年來,橫濱村僅能自給自足,靠零星經營農漁業來溫飽自己。

現在,竟要將此貧瘠的橫濱村變身為近代日本的玄關口?

仰賴填海造陸,土地或許還有著落,但無法憑空變出水來。該從哪裡取水?這是很嚴重的問題。

借水

於是,橫濱村決定向川崎村的二領用水「借水」。此時正值橫濱港開港後十四年的一八七三年。

儘管有新政府居中協調,借水仍困難重重。無論在何時何地,這都是不變的道理。

借水的人要不斷向供水的人低聲下氣,歷經送禮送錢,被罵、被嘲笑後,才終於借到水。

即使對方提出各種無理的要求也不能生氣,因為沒有水,就代表死亡。向人借水的交涉通常是一連串的屈辱。

特別是使用二領用水的川崎村,在這兩百六十年來都由德川幕府家臣直接管轄,而且自尊心特別強的農民都住在這裡。在此借用司馬遼太郎的說法:這個地方的農民自認:「我們可不是大名的鄉下農民,而是將軍大人直屬的農民。」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