呂紹煒專欄:顧立雄棒打尹衍樑─金融界該學到的一課

2020-02-26 06:20

? 人氣

顧立雄棒打尹衍樑,對尹與南山人壽都是颶風級的傷害。(資料照片,顏麟宇攝)

顧立雄棒打尹衍樑,對尹與南山人壽都是颶風級的傷害。(資料照片,顏麟宇攝)

春節後,當大家忙於應付武漢肺炎疫情、官員、企業都焦頭爛額時,金管會意外上演一幕「顧立雄棒打尹衍樑」的年度大戲,對所有金融界的同胞們而言,這是一個意喻深遠、值得用心體會的戲碼。

多事之秋,南山一度成為「自駕車企業」

這一年多來,南山人壽確實是多事之秋,從南山新電腦系統的「新境界之亂」、到董總陸續被金管會停職、再到推派的代理董事長被狠打回票,是不堪回首的一年。而近來發生的「尹衍樑亂南山」,則更是讓尹衍樑與南山形象跌入谷底。

去年南山更換電腦系統,這是一個充滿野心的計劃,要讓所謂保戶的保單整合在一個系統上,業務員的作業也都在系統上完成,系統同時可馬上比對了解保戶的整體保單情況,藉此給保戶更佳的建議與保障。只是上線後出了不少問題,甚至引發影響保戶權益的疑慮。

最後金管會認定此案顯示「南山內控三道防線都失守」,在去年9月出手重罰3000萬、董事長杜英宗停職2年,停止販售投資型保單直到系統完善為止,而在此之前的4月,南山人壽總經理許妙靜與另外2名副總已因「裁撤收費員管道案」被停職半年。

結果南山人壽曾在短暫時間內,成為一個「自駕車企業」─沒有總經理也沒有董事長、副總少2個。雖然較之Uber(優步)這家全球著名的分享經濟企業,一度出現「沒有 CEO、CFO 和 COO」(執行長、財務長、營運長)的超級自駕企業情況,尚差一籌,但在國內大型金融機構中,其「自駕」程度已堪稱「創舉」了。

推獨子當代理董事長,金管會反對

不過,難堪的事還在後頭,先是南山董事會(其實應該就是大股東尹衍樑的「意志化身」)不智的推出尹衍樑獨子:36歲、在南山工作資歷僅3年的尹崇堯當代理董事長。

想讓兒子當代理董事長不讓人意外,外界訝異的是,打滾政商圈多年、向來敏銳過人的尹衍樑,面對金管會不斷釋出的「疑慮」、要面試的態度,竟未識相的轉彎換人,反而是堅持橫柴入灶、隱約之中挑戰監理單位,結果面試2次後被金管會打回票。這種形同挑戰監理單位權威的作法,是否惹怒金管會諸位長官不知,但後續南山不知低調乖巧一點,反而出現「授人以柄」的蠢行,終於讓金管會快樂的棒打南山。

本月15日,先是南山突然公告記副董事長尹崇堯及總經理許妙靜大過,連公文都貼出去了。原因說是身為大股東的董事尹衍樑對南山2019年及今年初業績不滿意,大罵公司經營階層,要求懲處之故。

這種層級的懲處應由董事會討論,不能由大股東單獨決定,金管會為此「震怒」痛責南山違反公司治理、專業經理團隊失職,而且話講得非常難聽:「面對大股東震怒,就無人敢說話,把大股東的話當「聖旨」,那要專業經營團隊何用?」南山鼻子摸摸趕快撤下公文,一切回歸原狀。

但真正更難堪的事在後面,金管會顯然無意這樣就放過大股東。

從「大義滅親」淪為「情緒控管失當」

看到尹衍樑「大義滅親」、嚴厲教子,為了公司表現不如意而記自己兒子大過,縱然「不符公司治理」(喜歡包青天的人們是不太介意什麼公司治理),還是能得到一定的掌聲、肯定。不過,幾天後(20日)顧立雄透露全案起因,連這麼一點點尊嚴都不留給尹衍樑。

依照顧立雄的說法,原來是尹衍樑當天開千萬豪車被南山大樓停車場「限高」撞壞,造成車頂與後方保險桿損傷,引爆怒火,對採購副總經理記下一支小過之外,又以業績滑落為由,再對兒子及總經理記大過處分。

因此當天讓尹衍樑記兒子大過的原因,一下子就從鐵面無私的「大義滅親」,淪為「情緒控管失當」;顧立雄的用語是「其實是由小事情引起,大股東的車子被撞壞,一時情緒上來,而要求公告懲戒」。

金管會可能要求換總經理

更嚴厲的後手在後面,金管會可能為此要求換掉總經理:「大股東如何生氣,總經理都應該要跟他say no;如果連總經理都無法拒絕、不敢說不,那麼金管會也會對總經理say no,南山人壽就要再去找一位會對大股東say no的總經理。」而周二傍晚許妙靜就「無預警」提出退休申請、同時強調「不接受慰留」,顯然與其由金管會出手「被辭職」不如自己先走。

顧立雄最後出來棒打尹衍樑這招,對尹與南山的傷害同樣屬於「颶風級」:對南山而言,彰顯的是這是一家沒有制度、公司治理差、靠著大股東情緒在走的公司,如果你是保戶,安心把錢交給它嗎?

千億富豪為「區區」千萬豪車情緒失控,「實在有點low」

對尹而言,過去尹衍樑在兩岸企業界,雖然以霸氣聞名,但也以經營與投資眼光精準著稱,這代表的是高程度的理性、自制,不過這次的事件卻讓這個形象受傷。企業界不介意你如何巧取豪奪,但如果連情緒控管都有問題,坐擁數百甚至上千億元卻為「區區」千萬豪車而情緒失控,「實在有點low」。

至於其他壁上觀的金融業者,別只顧著看戲、幸災樂禍,要有深切的體認:絕對不要與監理單位作對,不僅要讀出監理官員的「唇語」,更要看出官員的「心證」;而且要堅定的認識到2守則:一、監理單位永遠不會犯錯;二、如果發現其犯錯,請參考第一守則。

喜歡這篇文章嗎?

呂紹煒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