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典蓉專欄:為什麼大家都愛陳時中

2020-02-27 06:20

? 人氣

衛福部長陳時中在抗疫戰中成為台灣新的人氣王。(資料照片,顏麟宇攝)

衛福部長陳時中在抗疫戰中成為台灣新的人氣王。(資料照片,顏麟宇攝)

台灣的民意反映快速神準,抗疫不到一個月,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指揮官陳時中聲望急速竄升,連曾是人氣王的柯文哲都要酸酸的說「大家現在都要順時中」;這樣七、八成的高支持度實屬罕見,有志於大位的政治人物也許可以從此學到一課:在民粹時代如何和民眾溝通。

要談人氣,總統蔡英文大選拿了817萬票,絕對是台灣的人氣王,這是她聰明的順著反中的大勢、擴大年輕支持群的戰果,美中不足的是,在這樣的狂勝後仍有藍綠對立的巨大陰影,即使選後在野的國民黨(有時包括民眾黨)還是被妖魔化為中共的同路人,不論這是刻意操作還是蔡英文無力阻擋綠營民粹,在這樣的氛圍下,蔡英文都不能算是超越黨派之上的國家領導人,台灣雖然算民主、但卻是受民粹操弄的國家。

所以,陳時中和蔡英文的高人氣有什麼不同?

首先,當然是防疫成果;新冠肺炎是未知不確定的危機,即使是日本、新加坡這樣醫療制度相當領先的國家,都不免慌亂失措,要能稍稍阻擋病毒,努力和運氣都無一不可;台灣由於和中國往來密切,一開始被各國看衰、視為疫情第二慘的國家,以這樣的低度期望開始,民眾心理上已打了預防計,台灣的疫情到目前為止都仍在可控制範圍,政府團隊的表現當然受到肯定。

其次,中央防疫團隊的決斷及透明,也在在令人心服;之前曾有幾天未出現案例,陳時中及疫情中心並未被虛假的安全感欺暪,反而往前回溯流感篩檢是陰性的肺炎患者,才會發現白牌司機及北部女性確診,及早發現兩家人被感染的狀況;疫情中心「多此一舉」有其必要,畢竟兩家人中有雖感染而無症狀的,提前發現有助防杜疫情的擴散,透過這兩個案例,也提醒政府及民眾,病毒早就進入台灣,社區傳播並非不可能,大家要提早做好防備。

重要的是,「陳時中現象」不只是陳時中一人而已,一個影響如此大規模的疫情,台灣的表現反映的是我們民主的品質;一開始雖有「口罩之亂」,但是多數民眾配合政府的實名制、七天只能領二片口罩,多能體諒先保護第一線醫護的決策;更重要的是,台灣推口罩實名制可以成功,必須仰賴民間藥局的協助,許多藥局更自動幫糖尿病患者保留必用品「酒精綿片」,這反映的還是台灣公民社會的素質,呈現的是一個亂中有序的民主。

當然,防疫期其實進入實質的緊急狀態,政府可以徵收民間口罩工廠,可以在健保卡註記旅遊史,平時這是侵犯人民的財產權、隱私權,現在都以國家緊急時刻合理化;人民接受防疫時期的政府擴權,除了危機處理優先的考量外,最關鍵的仍須有對民主制度的信心,陳時中必須讓大家相信,他能善用而不濫用這些「借來的權力」;而這是一個良性循環,民眾愈相信陳時中,愈可能自發性的配合政府的防疫作為。

民主多少會伴隨著民粹,新冠肺炎期間也是台灣民粹最火熱的時刻,台商和陸配遭到徹底的污名化;然而弔詭的是,陳時中最受歡迎的時刻卻是他最不民粹的時刻;第一次是首班武漢包機回台,卻有一位台商確診,陳時中因此落淚;第二次則是陳時中親自到寶瓶星號督導檢測,確定所有人都呈陰性後放1700位遊客回家自主隔離。

這兩個時刻之所以動人在於:這是超越黨派的行動,但因為民意不歡迎,但仍必須有所承擔;當然,究竟是不民粹所以民氣高,還是民氣高所以不畏民粹,這某種程度是雞生蛋或蛋生雞的問題,但這兩個案例至少透露,政府的決策是可以超越民粹的。

施政可以超越民粹,這是政治家和政客的基本分界線,不過剛大勝的民進黨政府卻已完全沒有抗拒民粹的意志力,陳明通的「小明」政策半天急轉彎已說明一切,這一次連陳時中都失守了,他提出國籍論而不顧基本人權,也許讓他仍能穩穩站在民粹的浪頭上,但卻枉費他的高人氣,也喪失一次和民眾溝通的重要機會。

要對抗民粹,政府要有溝通的能力和意願,就以是否公布確診者居住地一事,陳時中一開始反對公布,和柯文哲的透明開放主張互嗆,這考驗的其實是民眾能接受多少的真相,如何明知可能傳染的病人曾在我們周遭、但仍能如常生活;後來疫情中心從善如流公布了縣市分布,民眾有因此恐慌嗎?共有7例的台北有因此天下大亂嗎?

新冠肺炎疫情考驗我們的醫療制度、民主體制、人性,但也提供我們對抗民粹的利器:誠實透明和溝通的意願可能是最好的方法。

本篇文章共 2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295

喜歡這篇文章嗎?

吳典蓉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