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珍專欄:她叫洪慈庸,不叫洪酬庸

2020-02-28 06:18

? 人氣

退出時代力量改以無黨籍參選落敗的前立委洪慈庸,三月十九日起重回立法院,出任「機要顧問」。(蔡親傑攝)

退出時代力量改以無黨籍參選落敗的前立委洪慈庸,三月十九日起重回立法院,出任「機要顧問」。(蔡親傑攝)

民進黨真的是特別有本事的黨,但有選舉戰功者,即使戰損沙場,該賞依舊大大的賞。前有行政院長蘇貞昌、副院長陳其邁、交通部長林佳龍…,大官小官「酬庸撲克牌」五十四張排不完,不過,總統暨立委勝選就是硬道理,果不其然,大選才結束一個半月,立刻宣布一個新人事:敗選立委洪慈庸三月下旬接任立法院「顧問」,月薪比照「次長級」(照立法院長游錫堃的說法是「只有十二萬」),「酬庸」說再次引爆。

勝選就是硬道理,「酬庸撲克牌」白搭了

這對民進黨不痛不癢不新鮮,習以為常司空見慣,經過選戰試煉,「酬庸」二字在民進黨的字典裡,不再是貶辭,反而成了至高讚譽,經營政黨如同圍事幫派,只問是不是自己人,不必講究社會觀感,八一七萬票比「八一七報」更有威力,給了連任的民進黨蔡政府十足自信,民進黨做的就是對的,即使錯了,也是在野黨的錯─誰叫國民黨勝選不了?誰叫國民黨對落選同志不聞不問不管不顧?國民黨沒本事,豈能怪責民進黨太有本事?

洪慈庸出任立法院顧問到底算不算「酬庸」,還有兩說。首先,卸任立委頂著「顧問」名銜者,不是先例,確屬「酬庸」,不過酬「功」不酬「金」,連義務都談不上,就是一個名頭一張識別證,方便卸任立委繼續出入院區行走選區,不必「辦事」,即無勞務,無「庸(佣)」可言。

其次,根據《立法院組織法》,明定「立法院置立法院置顧問一人至二人,職務列簡任第十三職等至第十四職等,掌理議事、法規之諮詢、撰擬及審核事項」;換言之,這一或二位的「立法院顧問」屬「編制內員額」,有給職,給薪就要辦事,往例立法院泰半留給資深常任文官,借重其議事與法規之專才。

20200227-立法院長游錫堃27日接見台灣陪審團協會。(顏麟宇攝)
立法院長游錫堃就任第一個月,先聘落立委洪慈庸為「機要顧問」。(顏麟宇攝)

蘇嘉全的有給顧問,是五、六連霸的資深立委

不過,這個「慣例」在民進黨第一位立法院長蘇嘉全手中給「破例」了,他先聘了六連霸立委蔡煌瑯為有給職顧問,直到半年後蔡轉任台車董事長(這算實權酬庸),再聘五連霸立委李俊毅為有給職顧問,這兩位卸任立委均屬「資深國會議員」,為立法院提供「顧問」服務,情理法上都說得通,至於立法院顧不顧問不問?不干他們的事;還有一位高建智,資歷稍差,一任立委一任北市議員,直接掛在蘇嘉全辦公室當特助,安排檔次低一階,沒惹太多爭議,別小看這個「特助」,此刻的高建智是僑委會副委員長。

照游錫堃的說法,洪慈庸受聘的是有給職的「機要顧問」,這又是一個新的說法,照政府組織法規,機要是機要,顧問是顧問,游錫堃創造一個二合一的名銜,只能說是「以機要聘用(沒有文官資格)的簡任級有給職顧問」,這和蔡煌瑯李俊毅並無二致,差別在蔡李以幾要程序晉用做顧問的事(不問就不顧),洪慈庸以機要程序聘用領顧問的薪給,未來是做顧問的事還是機要的事?只能拭目以待。

儘管洪慈庸以一屆立委的資歷,能否「掌理議事、法規之諮詢、撰擬及審核事項」?看在老國會文官眼中,不無疑問,但「機要聘用」屬機關首長的用人權,社會觀感佳不佳,自由機關首長承擔,游錫堃「機要顧問」四個字的意思,用白話文翻譯就是:旁人少廢話!

20200120-立法院長蘇嘉全20日於院會發表感言。(盧逸峰攝)
前立法院長蘇嘉全聘過兩位「顧問」都是連五屆、連六屆的資深立委。(盧逸峰攝)

國民黨元老指導的政治精髓,民進黨不學自通

游錫堃初來乍到立法院,用人就搞「酬庸」,未免太大膽,不過,這個膽非游錫堃獨有,而是民進黨人的常態,蘇嘉全已經為游錫堃開道,何況游錫堃沒動立法院文官,還留用蘇嘉全政治任命的秘書長林志嘉,辦公室聘一位「機要顧問」,擺在民進黨滿朝皆酬庸的陣容裡,簡直不值一提。

別以為「酬庸」是民進黨政府的專利,考究其典故,南朝江淹《封江冠軍等詔》:「開曆闡祚,酬庸為先。」清朝陳大章 《王文成紀功碑》詩:「改元兆讖實天啟,酬庸錫爵開禎期。」封建皇權但凡開國、建朝、改元(年號),大賞封爵以酬庸就是第一等優先事項,民進黨「不學自通」,這叫「政治天分」;國民黨革命元勳廖仲愷在整整一百年前的《全民政治論》譯本序就有這麼一段:「考其千八百二十年所頒法案,規定數種文官任期為四年,其目的在總統選舉獲勝,可舉數千受國家俸給之地位,為政客酬庸之具。」一百年前都教的事,國民黨不是學不到位,就是全忘光,能怪誰?(註:廖仲愷筆下有任期的文官,屬政治任命,非今時經公務員考試晉用有退休保障的常任文官)

距離五二0就職還有二個多月,洪慈庸只是民進黨蔡政府第二任酬庸的「開端」,內閣尚未改組,司法、考試、監察及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等獨立機關,都要在未來一、二年全面換新或補提名,過去四年的駡詞,隨時可以倒帶播放,却改變不了已經發生和必然將發生的「現狀」,讚嘆民進黨學到了國民黨大老教導的「政治精髓」,感慨二十一世紀的民主台灣,要從百年前找「酬庸」的合理化淵源,民主不是直線而是漩渦,時進時退時打轉,只是一轉轉回百年前,也未免退得太驚心動魄了。

本篇文章共 16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1,450

喜歡這篇文章嗎?

夏珍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