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華觀點:有時鼓吹從天而降的英雄,就是踐踏隱身於世的凡人

2020-03-03 05:50

? 人氣

中國國家衛健委高級別專家組組長、中國工程院院士鐘南山,是這一波疫情最受信賴的「專家」(新華社)

中國國家衛健委高級別專家組組長、中國工程院院士鐘南山,是這一波疫情最受信賴的「專家」(新華社)

最先預警新冠肺炎疫情的牙科醫師李文亮之死,令不少人悲憤不已,他留下的那句:一個健康的社會不應該只有一種聲音,依然讓人深思。知識份子大聲疾呼我們這個國家經此一疫能夠鳳凰涅槃,我們不知道頂層設計能否有此決心。不過,我們仍然期盼未來在中小學的課本裡有介紹這位「不是從天而降的英雄,只是挺身而出的普通凡人」的小篇章,傳遞給下一代的不是對李文亮的頂禮膜拜,而是他說的那句話以及一個公民應有的責任感和正義感。

邱吉爾是英國最富盛名的一位首相,他在任內領導英國取得二戰勝利,他在2002年BBC所作的100位最偉大的英國人中排名首位。就是這樣一位英雄式的人物,在英國二戰後的首次大選中卻失掉了首相的寶座,當時有記者採訪邱吉爾:「你在二戰中戰功卓著,卻失去了首相寶座,這是否意味著英國人的忘恩負義?」邱吉爾肯定地點了點頭,說:「是的。」但他接著說了一句名言,「但是,Ungrateful characteristics is a great nation(忘恩負義是偉大民族的特點)」。這句話後來又被引申為:「對他們的偉大人物忘恩負義是偉大民族的標誌。」

通過這個故事,人們大多看到邱吉爾的胸襟豁達,而沒有看到後面的西方自由主義傳統。邱吉爾被趕下臺,是因為自由社會害怕「超人」的產生。英雄產生于社會失衡狀態,超人產生于英雄,英雄是可以接受的,但僅僅是在失衡狀態———如二戰中。在社會平衡的狀態中英雄如果繼續被推崇,英雄主義的後果便是超人的產生,超人是誰?希特勒是超人、史達林是超人。超人的出現會帶來獨裁甚至極權,這是自由社會所擔心的,所以理智保守的英國人在戰爭結束後制止了超人的產生。這是自由社會的一種防範機制:要防範惡,先防範有可能趨向於惡的善。因為在自由主義看來,政治的目的不是促進善,而是防範惡。

2020年2月7日,香港民眾在街頭弔念感染武漢肺炎病逝的醫師李文亮(AP)
2020年2月7日,香港民眾在街頭弔念感染武漢肺炎病逝的醫師李文亮(AP)

相反,共產主義的中國不管社會處於失衡和均衡狀態,都會對英雄和超人孜孜以求。中共建政之前,毛澤東被共產黨人捧為中國人民的大救星,奪取政權後,繼續接受人民的頂禮膜拜,搖身一變偉大的舵手、人民領袖,也一手釀成了中華民族史上最深重的磨難。儘管毛已經去世多年,民間對的造神運動依然如火如荼,一些中國農村地區的寺廟都為毛塑了偶像、上了排位,他儼然已經在另一個世界封神,接受萬世的香火。在農村地區的廟會遊行中,毛的畫像依然會出來打頭陣,老一輩的人美名其曰:「開天闢地」,毛的地位一下追上了神話傳說中的盤古。

今天的共產主義中國又在塑造一個可以和毛比肩的偉大英雄,也不可避免地走向了惡。在外界看來,中國官僚集團在這次新冠肺炎疫情中的反應和十七年的非典相比,並沒有太多進步,我們依然能看到故意隱瞞、拖延和卸責的官僚作風有過之而無不及,更為罕見地一幕是從上到下相互踢皮球。今天中國的政治體制和十七年前並沒有太大差別,唯一的變化是中央權力結構的變化,首先中央集體領導變為「兩個維護」或「定於一尊」,其次以往「隔代制定接班人」的慣例被廢除,再者國家主席的任期不再有限制。以上這些變化都是在為超人的出現做好了充分準備,而限制惡的機制卻在不斷瓦解。

本篇文章共 1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150

喜歡這篇文章嗎?

李華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