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宗偉觀點:為人民回家的權利,郝龍斌槓上父親郝柏村

2020-03-05 06:30

? 人氣

國民黨黨主席補選在即,郝龍斌為參選人之一。(資料照,簡必丞攝)

國民黨黨主席補選在即,郝龍斌為參選人之一。(資料照,簡必丞攝)

為免從湖北返台者入境後,造成台灣疫情擴散,在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要求,卻沒有任何明確法源依據之下,2月底移民署已對一二三五名滯留台人註記,平白剝奪他們回國的權利。民航局也發函給各航空公司,要求除專案包機及經核准者,不得搭載管制名單人員返台。

台灣史上黑名單的故事真的並沒有結束,過去執政者不想讓許信良、李應元、黃文雄.回來的手段現在又出現了。但是曾有一名不見經傳,與政治訴求無關的小人物,也曾經在這張國民黨政府動員戡亂時期的黑名單上。

自我主見 敢於直言

在郝柏村《八年參謀總長日記》一書下冊的末尾,1989年4月16日這一天的日記提到,郝龍斌(文中稱靖兒)當時接觸黨外雜誌,因此對他有誤解,其中又以「甘裕郎遣返」事件,郝龍斌附和黨外反政府人士的意見,這讓他們父子意見不合。

該事件發生在1989年3月,當時澎湖出現一名自稱是1961年在金門當兵的男子甘裕郎,但有天他被共軍水鬼擄走、勞改後在福建定居,但由於生活太苦、思鄉,於是利用漁船偷渡,想回台灣。又慘遭人蛇集團欺騙,最後流落到澎湖的無人島上被發現。

但當時軍方不相信甘的說詞,在兩岸關係還尚未和解的年代。儘管徵查其他資料,高雄確實有甘的家人,當年金門也確實有名失蹤的二兵甘裕郎。國軍調出他當年入伍檔案指紋、確認他就是甘裕郎,但還是認為他是渡海叛逃,因為當時「水鬼摸哨不留活口」。因此將甘裕郎拘禁在澎湖營區內,也不允許他與家人見面,更不用說回家了。

最後甘裕郎事件的結局,就是軍方在等風頭過了媒體不關注此事時,秘密將他當成大陸偷渡客遣返,這應該就是郝龍斌對軍方處理不滿之處。郝柏村在日記中寫到當時郝龍斌對他不滿之處,尚及於郝柏村平日對軍事事務的處理,聽起來也不像是只有對甘案有不同意見。知名文史作家管仁健說,當時年輕的郝龍斌因為尚未從政、良心未泯,所以對父親郝柏村的作為有所不滿,但進了政壇後就變了。

郝龍斌(左)在台北市長任內,與婦聯會關係卻頗為緊密,婦聯會在2014年斥資260萬元,認購其父郝伯村(右)著作《郝伯村解讀蔣公八年抗戰日記》2000套叢書。(資料照,陳明仁、甘岱民、吳逸驊攝/影像合成:風傳妹)
郝龍斌曾因「干裕郎事件」不滿父親郝伯村。(資料照,陳明仁、甘岱民、吳逸驊攝/影像合成:風傳媒)

以實力獲取民心

果真如此嗎?對照郝龍斌的政治生涯,他後來就不只是在跟父親吵架的時候,附和黨外反政府人士的意見。在民進黨首次執政後,作為新黨的重量級幹部與立委,他甚至不顧同志與支持者的眼光,加入了綠營的執政團隊。在整整19年前的2001年3月,出任陳水扁政府環保署署長。不知道管仁健是否記得此事?

這個帶有新黨與民進黨聯合執政意味的新署長上任首日,就處理希臘籍貨輪阿瑪斯號貨輪油污事件這個爛攤子。

2001年1月14日發生希臘籍「阿瑪斯號」貨輪於墾丁龍坑海域擱淺,嚴重影響周遭海域生態。其時原環保署長林俊義因處理過程延宕,於2月8日向行政院長張俊雄請辭,這對以黨旗以綠色為底色,以環保運動起家的民進黨政府是一個響徹國內外的大耳光。郝龍斌於3月7日接下環保署長一職後成立油汙處理小組及求償小組,負責處理相關善後事宜。

喜歡這篇文章嗎?

王宗偉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