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新聞》防健保破產,健保署長李伯璋:今年必須面對啟動保費調漲

2020-03-04 15:30

? 人氣

對於健保財務亮紅燈,李伯璋認為健保署得多管齊下。(柯承惠攝)

對於健保財務亮紅燈,李伯璋認為健保署得多管齊下。(柯承惠攝)

明年健保累計收支只夠健保八天支出所需。健保署長李伯璋坦承健保財務再亮紅燈,健保署不能視而不見。他強調,相較於調漲費率,制訂合理的部分負擔,落實「使用者付費」精神,對健保永續經營是更重要的事。 

健保二十五歲生日前夕,迎來了史無前例的八九.七%全民支持滿意度!然而光鮮亮麗的背後,健保財務隱憂卻已步步進逼。

根據健保過去財務統計及未來財務預估,若持續採用現行四.六九%健保費率及一.九一%補充保費費率,二○二一年健保收支不但將連續第五年出現赤字,累計收支更將僅剩一三八億元,相當健保八天支出所需。到了二二年,更將出現十年來首度累計虧損,且高達一○四七億元。

台灣人均就診次數為已開發國家三倍

健保署長李伯璋坦承,健保財務再度亮起紅燈,健保署若視而不見,那是不負責任。

國人每年平均就診次數居高不下
國人每年平均就診次數居高不下

雖然他也認為,調漲費率需要中央支持、與各界廣泛溝通、取得健保會委員同意,更要體察政治氛圍,但落實「使用者付費」精神,對健保永續經營是更重要的事,「職責所在,我已向衛福部部長陳時中報告,健保費率調漲是健保今年就必須啟動與面對的議題。」他說。

人口快速老化、新藥研發日新月異,近年台灣健保總額以年成長率四%持續成長,二○年健保成本近七千億元,更較十年前增加一.五倍。然健保還是入不敷出,因為健保就醫的可近性,讓部分民眾養成逛醫院的壞習慣。

以一九年為例,全國二三七七萬被保險人全年看診次數累計達三億六五二九萬次。也就是說,一年三六五天不但每天平均有一百萬人在醫療院所就醫,每人每年就診平均次數十五次以上,更是已開發國家的三倍。

民眾這麼「捧場」,對健保財務是難以承受之重。健保合約醫院門庭若市,醫師一年到頭病人看不完,應該非常開心吧?

事實不然。問題出在健保總額支付制度並未做到「量出為入」,支出明明一年比一年多,決定收入多寡的費率及各項部分負擔額度卻不動如山,導致醫療院所及醫事人員拿到的健保點值也大幅縮水。

各國人均就醫次數
各國人均就醫次數

舉例來說,健保原核定盲腸手術執刀醫師可獲給付一萬五千點,但當總額支出遠大於收入,原本一點一元的點值就可能縮成○.九元甚至○.八元,醫師實際拿到的金額也就只剩一萬兩千元到一萬三五○○元。這也解釋了為何健保民意支持滿意度直逼九○%大關,醫界健保滿意度卻只有三三.七%。

民眾對健保的要求是又要馬兒好又要馬兒不吃草。一方面民眾高度仰賴健保,另一方面卻不願調漲健保費率與部分負擔,導致健保開辦以來,完全沒有財務危機的時刻屈指可數。

「雙降」一年就出現赤字

唯一的例外是一六年一月,健保因累計收支餘絀連續第四年出現盈餘,且二四七四億元已達健保五個月安全準備金,健保會做出健保史上首次也是唯一一次「費率雙降」(薪資費率由四.九一%降為四.六九%,補充保費費率由二%降為一.九一%)的決議。但好景不常,調降費率隔年的一七年,健保收支餘絀就出現九十八億元赤字。

健保還剩多少錢?
健保還剩多少錢?

李伯璋說,健保會提出費率雙降案時,健保署內部經財務精算,就已預估一旦實施,健保恐撐不了多久就又得調漲費率。

但收支連動、財務平衡是二代健保修法的重要精神,只要能建立更有效率的管理機制,在健保財務有餘裕時即時反映調降費率,健保署也樂觀其成。

一年七千億元,這麼多錢健保是怎麼花的?除了國人居高不下的就醫次數,健保為追求品質,持續將新藥、特殊醫材納入給付範圍也是主因之一。

根據統計,近十年健保納入給付新藥累計四四九項、特殊醫材四六七項。新藥或特殊醫材的共同特色是「高單價」;以一九年前三季健保納入給付的三十五項新藥為例,第一年就讓健保增加支出八.○六億元,平均每項每年增加總藥費支出二三○三萬元,是十年前新藥平均身價的十倍。

傷腦筋的是,不少民眾就醫並非出自需要,而是存著既然繳了保費,健保資源不用白不用的心理。

健保何時會破產?
健保何時會破產?

檢驗檢查費比藥錢還浪費

根據分析,健保歷年總支出中,用於給付國人的藥費就占了近三○%。但若以為藥費支出最嚇人,那就錯了。根據健保西醫門診分項費用占比分析,最燒錢的項目還是各種檢驗檢查費(診療費),歷年占比近四成,其次才是藥費占比約三五%,藥費加上檢查費就占了西醫門診總額的七五%。

如何證明健保藥費及檢查費有被浪費之嫌?一七年健保署曾做抽樣回溯調查,對象是當年曾接受電腦斷層(CT)或磁振造影(MRI)檢查的民眾,結果發現,當年曾至A醫院接受檢查後三十天內未回診,又至B醫院接受相同檢查,且檢查後仍然未回診的病人,檢查費用合計達十七億元。這些被浪費的健保資源只是冰山一角。

要減少健保資源浪費的一個關鍵,是部分負擔計算方式的設計。現已實施的部分負擔項目只有各級醫療院所門、急診基本負擔,以及藥品部分負擔,且均採取定額制。

例如,無論病人就醫健保給付點值多寡,未經轉診的醫學中心門診部分負擔就是四二○元,輕症至醫學中心急診的部分負擔為五五○元,而藥費部分負擔的上限只有兩百元。

近10年健保納入給付新藥累計449項,共同特色是高單價。(林瑞慶攝)
近10年健保納入給付新藥累計449項,共同特色是高單價。(林瑞慶攝)

可從「定額制」改為「定率制」

李伯璋說,為更符合公平正義,台灣健保不妨參考日、韓做法,依民眾年齡、申報金額、就醫醫院層級,制定不同的部分負擔比例,即將部分負擔徵繳方式從現行的「定額制」改為「定率制」。

此外,其他曾經實施卻因故取消的部分負擔項目,包括慢箋領藥及檢驗檢查等,也應考慮恢復。

李伯璋一再強調,相較於調漲費率,制訂合理的部分負擔是更重要的事。唯有每次領藥、檢查都要再從荷包裡拿出一筆錢,民眾才能切身體會健保資源涓滴來處不易。

喜歡這篇文章嗎?

黃天如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